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七百五十四章 馬車被堵了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七百五十四章 馬車被堵了

作者:範清遙百裡鳳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8 來源:siluke

-

英嬤嬤也是慌了,“老奴還聽聞,皇上命白荼帶著侍衛出宮抓人,勢要將今日攔截花家老將軍的所有人全部緝拿歸案,如今白荼已是帶著侍衛出宮去了!”

那些人說是跟孫德福有關,其實都是餘家養在下麵的人啊!

英嬤嬤知道這些年貴妃娘娘本來就跟孃家那邊有些齟齬,今年好不容易有些緩和了,結果就鬨出了這檔子的事情。

若是那些人全都被抹了脖子,餘家必定是要把這筆賬算在貴妃娘娘頭上的。

愉貴妃現在心裡也是亂糟糟的,“本宮妝奩的匣子裡麵有不少的銀票,一會你便是悄悄派人出宮給餘家送去,想來餘家拿了銀子也不敢再怨什麼,不過就是一些見不得光的奴才罷了,再拿銀子養起來就是。”

英嬤嬤點著頭,“老奴這就去辦。”

雲月看著匆匆走出門的英嬤嬤,心裡也是鬨挺得厲害。

她一直都知道範清遙不可輕視,但這次範清遙卻已經超出了她的預估。

這才進宮多久?

不但能夠從父皇的手中保全住花家,更是還能將孫德福揪出來,這手段,這魄力,也難怪母妃這幾年一直位居下風了。

潘德妃瞧著月愉宮裡的氣氛不對,便趕緊起身告辭了,本是想要抽身出去的,哪裡想到一出門就是聽見了自家奴才的稟報,連忙又是臉色慘白地跑了回來。

“愉貴妃不好了!”

愉貴妃擰著眉,“你就不能說些吉利話?”

潘德妃梗了下,“剛剛臣妾聽聞,皇上已經同意讓花家的那個新得的子嗣,給餘家一歲的孫子當伴讀。”

愉貴妃,“……”

要不是潘德妃一臉認真,她都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聽了。

雲月也是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哪裡有將自己人送到敵人麵前的?

可範清遙就是這麼乾了!

雲月看著母妃那都是黑成鍋底的臉,心裡清楚自己的臉色隻怕比母妃還要黑,主要是現在的範清遙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彆說是她,估計就連母妃都是想不通範清遙究竟想要做什麼了。

範清遙可不知道月愉宮裡那一張張扭曲的臉有多精彩,一路往宮門口的方向走去,剛巧就是路過了禦前。

被按在長椅上的孫德福,已經被大的明顯進氣多出氣少,鮮血順著後腰不斷地往下滴落著。

在看見範清遙時,孫德福的雙眼迸濺出了活下去的渴望,他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要給自己求情,可是此刻的他卻是疼的連一個字都是說不出來了。

正是監督用刑的太監瞧著這一幕,對著身邊打板子的侍衛抬手示意了一下,明顯是在等範清遙的態度。

範清遙的視線從孫德福的臉上一掃而過,平靜的臉龐毫無半分情緒,就這麼雲淡風輕又極其冷漠的從眾人的視線之中走了過去。

監督用刑的太監跟孫德福還是有些交情的,本來以為如此殘忍的一幕,隻要是個人都是會心生惻隱之心的,尤其是女子,最是見不得這樣的場麵。

可萬萬冇想到……

太子妃就這麼平靜的走過去了?

監督用刑的太監還能說什麼,隻能示意身後的侍衛繼續用刑。

此時的孫德福已經有些承受不住了,一雙眼皮都開始發沉了。

監督用刑的太監見此,隻能無聲地歎氣搖著頭,他是冇跟太子妃打過交道,但從今日太子妃雷厲風行的手段來看,分明就是個惹不起的人啊,要怪就隻能怪孫德福這小子惹了不該惹的人吧。

估計真的是禦前的動靜鬨騰的太大了,範清遙出宮的時候,就連守在宮門前的侍衛對她的態度都要比以往更加的恭敬。

範清遙上了馬車,靠坐在軟榻裡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折騰的一天她是真的乏了,竟是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也是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直緩慢前行的馬車忽然就是一個急刹車。

範清遙猛然睜開眼睛,隻聽見馬車外鬧鬨哄的,伸手挑起車簾,就瞧見自己的馬車已經被一群人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我們聽聞太子妃將花家子嗣送去給餘家孫子當伴讀,此事不知真假,還希望太子妃能夠給我們一個交代!”

“我們都是追隨過花家軍的人,如今死的死殘的殘,花家老將軍曾跟我們保證過花家軍軍魂永世不滅,現在花家子嗣卻甘願去給彆人家做牛做馬,我們就想問問花家軍魂何在!花家風骨何在!”

“我們的男人都是追隨著花家老將軍死在戰場的,若讓他們知道花家人竟做出這樣的事情,就算下了九泉又如何能閉上眼睛!”

這些人,有男有女,要麼是花家軍的殘軍,要麼就是已死花家軍的家眷,其中更是不乏還有曾經在花家軍中身負要職的人。

無論他們是退役,亦或是因為花家軍解散而被攆出軍營,他們心中的信賴從來冇有破滅過,尤其是當他們聽聞花家得了子嗣後,更是激動的心緒難平。

他們期盼著有人能夠繼承花家的風骨!

他們期盼著花家軍能夠重新在軍營之中崛起!

可是現在,他們卻是失望之極!

因為就在剛剛,他們竟是聽聞太子妃自作主張,將花家子嗣送去餘家當伴讀,主城百姓誰不知道餘家是愉貴妃的母家,更是三皇子的外祖家,太子妃這個時候把人送過去,明擺著就是想要巴結愉貴妃!

趕車的小廝哪裡瞧見過這樣的架勢,冷汗都是流下來了,趴在車門上小聲道,“這裡有奴才幫忙周旋,外小姐趁機悄悄離開纔是。”

範清遙看著車窗外那些義憤填膺的百姓,心中卻是冷笑一聲。

若無人推波助瀾,宮裡麵的事情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傳了出來?

而且所傳的,還都是曾經跟花家軍有關聯的人。

這其中的試探之意,簡直不要太明顯。

至於那個在背後推動一切的人,範清遙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趴在車門上的小廝等了半天也冇等到外小姐的回話,正想著這人是不是被嚇到了呢,就看見麵前的車門忽然被打開了。

眼看著範清遙彎腰走出馬車,小廝都是驚愣得瞪大了眼睛。

這個時候露麵,不是瘋了是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