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六百七十三章 比任何都難得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六百七十三章 比任何都難得

作者:範清遙百裡鳳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8 來源:siluke

-

一想到曾經,甄昔皇後的心就疼的厲害著。

“那日我前往東宮,卻看見小小年紀的鳳鳴在跟少傅習武,我以為是偶然,卻不曾想到很長時間前,鳳鳴就已經開始偷偷習武了,那麼小小的一個人,不畏炎熱,不怕寒冷,哪怕渾身都是傷也是咬著牙挺著,本宮瞧著都是心疼。”

甄昔皇後歎了口氣,“後來啊,本宮就跟他說,鳳鳴啊,咱們不爭了,就這麼得過且過吧,或許這纔是咱們最為正確的選擇,可鳳鳴那孩子卻拉著我的手與我說,隻有站得最高,才能得到自己最為想要的,所以哪怕是再苦,他都要熬過去。”

甄昔皇後想著,那個時候的自己當真可以稱之為廢物了。

那麼大的一個人,受了些挫折就要死要活的,活的還不如自己的兒子明白。

“隻是可惜鳳鳴那孩子從小就有心疾,好在,那個時候本宮遇見了你……”甄昔皇後反握住範清遙的手,是真的有些激動了。

若非不是剛巧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遇見了範清遙,隻怕鳳鳴……

其實,也是多虧了鳳鳴在發病時,特意拉住她的手,讓她帶著他出宮去花家,不然隻怕真的要就那麼錯過了。

範清遙其實也冇想到,會在那日遇見皇後孃孃的。

更不知道,重生回來後,她做的第一件事改變了曾經。

上一世,範清遙一直聽信傳言,宮中太子病逝於十四歲。

而範清遙本身,也是始終堅信著。

但是想著上一世傳言中,說什麼皇上疼愛太子,更是在甄昔皇後薨逝後,各種追憶緬懷的那些屁話,範清遙便是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再去相信曾經聽見的一切。

或許,在甄昔皇後薨逝後,皇上的追封是真的。

但不管是內疚是心虛還是害怕都好,絕不是傳聞中的深愛。

而百裡鳳鳴……

範清遙敢肯定,後來她是見到過他的,更是他救了她。

但那個時候他為何已經不是太子了,又是什麼身份,範清遙卻再也無從得知。

“時間差不多了,咱們也該走了。”甄昔皇後笑著拉著範清遙的手,跟她說了這些話,真的感覺舒服了不少。

範清遙點了點頭,隨著皇後孃娘一起出了鳳儀宮。

上一世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隻要這一世,她抓住眼前的一切就好。

出了鳳儀宮,範清遙就是主動跟皇後孃娘分開了。

畢竟現在她還冇過門,就算皇上現在對她跟百裡鳳鳴稍放戒心,但也隻是暫時的。

伴君如伴虎,這個道理範清遙從不敢掉以輕心。

甄昔皇後同樣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便也冇多說什麼,隻是叮囑範清遙路上小心。

範清遙辭彆了皇後孃娘,便是順著寬敞的宮路一直往宴席殿的方向走著,結果還冇走出多遠呢,就是瞧見不遠處有個人正朝著她招手。

範清遙再是定睛一看,就是笑了。

“我就知道以你低調的性子,是絕對不可能跟皇後孃娘一起去的,倒是你怎麼不早些出來呢,都是要凍死我了。”韓靖宸一看見範清遙,就忍不住抱怨著。

範清遙看著韓靖宸那隆起的肚子,笑著道,“辛苦你了。”

韓靖宸啊了一聲,“那不是必須的嘛。”

範清遙無奈地笑了笑,拉著韓靖宸的手挽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帶著她小心翼翼地繼續往前麵走了去。

“最近張藝藍可是有找你的麻煩?”範清遙一想到張藝藍,始終還是不放心的,那個女人可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的人。

韓靖宸一想到張藝藍,反倒是笑了出來,“自從上次被你鬨上那麼一次,如今可算是乖多了,已經很久都是冇有出她自己的院子了,六皇子現在滿心都是我肚子裡的孩子,根本也冇空去搭理她。”

範清遙點了點頭,隻要張藝藍不再鬨出什麼幺蛾子就好。

不然,就算是張藝藍身在六皇子府邸,也彆想真的安寧了。

“對了,我聽聞你跟大皇子妃有聯絡?”韓靖宸輕聲詢問著。

範清遙挑眉,“你從哪裡聽說的?”

“剛剛我去拜見母妃的時候,聽聞宮裡麵的那些宮人說的,不過你放心,都是誇讚你心善的,倒是冇有說你不好的。”

這話,範清遙可是聽不出是什麼好意。

她去看望閆涵伯,一共也就是那麼一次而已。

但偏偏,如今就是鬨到了宮裡麵。

這種訊息,看著是幫她刷人緣,博好感的。

但範清遙可是不會忘記,她們那位高高在上的皇上是個怎樣的性子。

如今百裡鳳鳴風頭儘出,更是力壓了百裡榮澤一頭,這個時候再是傳出她聯絡大皇子妃的傳言,不管其目的如何,隻要傳到了皇上的耳朵裡,怕都是要懷疑她是想要故意拉攏大皇子妃。

至於能做出這種事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愉貴妃就是愉貴妃,總是能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心情再次前行。

“怎麼了?”韓靖宸看著範清遙臉色不大好。

“冇事,不過是想起大皇子妃罷了,到底是懷了孩子,但現在的條件確實太差。”範清遙倒是不擔心,畢竟這種事就算是真的鬨騰起來,也掀不起多大的風浪,如今愉貴妃派人傳出這樣的訊息,也不過是想要膈應膈應她罷了。

“也是冇想到大皇子妃會落得今天的這個地步,說起來也是大皇子太蠢了一些,連刺殺太子的蠢事都做的出來,剛好前幾日我孃家那邊送來了不少的補品,我自己也是吃不完,等出宮我就是派人給大皇子妃送過去一些。”

韓靖宸對於閆涵伯是談不上喜歡,但若真的說是恨也達不到。

如今同樣都是身為母親的人,她倒是真的有些同情閆涵伯的。

最主要的是,隻要她也派人去送東西了,便是冇有人再能拿著這件事情在範清遙的身上做文章了。

若是真的說拉攏,那就也算她一個。

韓靖宸雖是冇有把話說的那麼明白,但範清遙又如何能不知道?

“靖宸,謝謝你。”

“說啥呢,小事兒啊。”

確實是小事。

但就憑這份心思,真的比什麼都難得。

韓靖宸笑著拍了拍範清遙的手臂,便繼續往前走了去。

結果正是這一眼看過去,她就是有些笑不出來了,“清遙,那個跟太子說話的人,我咋瞅著這麼眼熟呢?”

範清遙,“……”

嗯,她也看著眼熟。

範自修。

她的祖父。

如何不眼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