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四百九十二章 有病就得吃藥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四百九十二章 有病就得吃藥

作者:範清遙百裡鳳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8 來源:siluke

-

範清遙可不是那種隨意就能夠跟旁人化乾戈為玉帛的人,況且閻涵柏對她的敵意尚未查明原因,範清遙當然不可能隨便示好。

當然,隻要閻涵柏不惹是生非,範清遙自也不會主動為難。

隻是往往事與願違,第二天中午,閻涵柏所乘坐的馬車速度就是莫名減緩了下來。

到底是一起趕路,林奕也不能真的就扔下後麵的馬車不顧,隻能隨之停下馬車去詢問原因。

範清遙坐在馬車裡等著訊息,很快便是聽聞林奕彙報說,“大皇子妃身子不適,承受不住馬車的顛簸,車伕隻好減緩車速。”

身子不適?

範清遙可不覺得昨日還神清氣爽的閻涵柏,能有什麼不適的。

不過既然那邊這麼說,範清遙也不能坐視不理,趁著中午停車吃乾糧的空檔,範清遙便是主動來到了閻涵柏的馬車前。

“聽聞你們大皇子妃身子不爽利,我特意過來瞧瞧。”

正是在馬車下麵吃乾糧的婢女和車伕,可是不敢攔著當今的太子妃,忙退讓到了一旁,恭恭敬敬地目視著太子妃上了馬車。

正是躺在軟榻上的閻涵柏看見範清遙,臉色瞬間就是難看了,“你來做什麼?”

範清遙不疾不徐地坐在她的身邊,不容她分說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大皇子妃身子不適,我自是要來照應一二的。”

“太子妃身份貴重,如何乾的來這種事情,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有數,就不勞煩太子妃傷神了。”閻涵柏說著,就要抽回自己的手。

“大皇子妃這話嚴重,身為醫者本就是該懸壺技術,彆說今日躺在這裡的是大皇子妃,就是廟街的難民我也是會照看不誤。”範清遙豈容她將手收回去,又是用力一拉,直接將閻涵柏拽下了軟榻。

閻涵柏,“……”

不但嘴巴有毒,怎麼力氣還這麼驚人!

趁著閻涵柏呆愣之際,範清遙已是將手指尋著脈按了下去。

流利有力,尺脈沉取不絕。

範清遙其實已經猜到了閻涵柏是在故意裝病,可如今真的診出閻涵柏脈象正常時,她的心還是跟著一沉。

如今大皇子站在百裡榮澤的背後,那麼閻涵柏幫著的是誰就不言而喻了。

如果說閻涵柏出現在這裡真的是巧合,可如今故意裝病拖延行程又是為了什麼?

隻怕皇宮那邊真的如範清遙所想的那般,愉貴妃想要對皇後孃娘不利。

或者說,已經是不利了!

閻涵柏裝病本就心虛,見範清遙靜默著不說話,便趁機將手抽了回來,“太子妃若是診斷不出就算了,我想來也是暈車,隻要車速慢點就冇事了。”

範清遙循聲抬頭,看向閻涵柏。

漆黑的眼中沉不見底,又無半分的溫度。

閻涵柏被那雙眼睛盯得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你,你想要做什麼?”

範清遙當然不會光明正大的對閻涵柏做什麼,如此隻會讓閻涵柏抓準時機繼續心安理得的拖延著回主城的路程。

“邪鬱在裡,氣血內困,則脈見沉象,脈氣鼓動乏力,則脈沉而無,乃氣血不充,臟腑虛弱之表現,大皇子妃如今感覺到睏乏不堪,四肢痠軟無力,便是病發之兆,若是不能及時加以調養,隻怕會後患無窮。”

閻涵柏一愣,“你,你騙我的吧?”

“身為醫者,自不會拿患者身體開玩笑,不過大皇子妃也無需驚慌,剛好我手中的藥材還是夠調配出幾副藥的。”

範清遙說著,當真就是打開了自己拎來的藥箱。

閻涵柏看著範清遙那認真調配藥材,後又是將所有的藥材全部碾成粉末的樣子,倒真的不像是開玩笑的。

而且範清遙說的也是冇錯,這段時間她確實有無力痠軟的感覺。

隻是當範清遙將磨成粉末的藥粉舉起在閻涵柏的麵前時,她還是猶豫了,“太子妃的好意我心領了,隻是如今我實在是吃不進去苦的東西。”

範清遙倒是冇有逼迫她的意思,將藥放在矮幾上才道,“大皇子妃身體不爽利,從而耽誤了回城的速度乃人之常情,可如今藥擺在麵前,大皇子妃卻推三阻四,難道是有意拖延路程?”

閻涵柏自然不會承認,“你少在那裡血口噴人!”

範清遙不怒反笑,“那大皇子妃怎麼就不願吃藥了?”

“你……”

“此番我回主城,乃是進宮與皇後孃娘彙報太子殿下的病情,若因大皇子妃故意而讓皇後孃娘著急了,不知此事大皇子妃可是能夠擔待得起的?”

閻涵柏,“……”

真的是被懟到原地裂開!

如果不是範清遙高自己一頭,她真的是恨不得將範清遙一腳踹到馬車外麵去!!

皇後孃孃的動怒,閻涵柏可是擔待不起的,低頭看了看桌子上紙包裡碾好的藥粉,閻涵柏可謂是咬牙切齒的一口吞了個乾淨。

範清遙見閻涵柏真的將藥粉吞嚥了個乾淨,纔是笑著走下了馬車。

早就是等在一旁的林奕,陪同著太子妃往自家的馬車前走去,禁不住擔憂的道,“如果大皇子妃的身體真的如同太子妃所說的那般,豈不是……”

他們的回城速度還要一直減慢?

範清遙站定在馬車前,聲音淡淡,“你若半年內除了吃就是躺,你也會如此。”

林奕,“……”

所以您剛剛把話說的跟大皇子妃都是要死了似的,就是為了嚇唬人啊?

一邊是大皇子妃,一邊是太子妃。

林奕自是相信自家太子妃的。

隻是隨著兩輛馬車再是朝著主城的方向駛動,大皇子妃所乘坐的馬車仍舊在不斷的減慢拖延著速度。

以至於天都是快要黑了,兩輛馬車不過才行駛了三分之一的路程。

林奕無奈,又不能跟大皇子妃正麵剛,隻能將此事告知給了太子妃。

範清遙倒是冇什麼意外的。

閻涵柏既是有意拖延,自不會輕易罷手。

隻是知道是知道,範清遙卻冇打算再繼續慣著她什麼。

範清遙示意林奕減緩幾分車速,等兩輛馬車肩並肩了後,纔是挑起車簾看向了對麵馬車裡的閻涵柏,“大皇子妃還是覺得身子難受?”

閻涵柏是不能拒絕吃藥,但隻要她不點頭說自己好了,誰拿她也冇辦法,“太子妃說的是,我這頭還是暈暈的。”

她就不相信,範清遙還敢扔下她不管。

“既是如此的話,我便先行一步。”

閻涵柏,“……”

就算她身份比不過範清遙,可到底也是大皇子妃,皇家的兒媳。

範清遙怎麼敢?!

可是範清遙就敢啊,而且是明晃晃的就是讓林奕快馬加鞭,不過是眨眼的功夫,連馬車屁股都是看不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