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黑芝麻就是黑芝麻

-

範清遙扶著暮煙躺在床榻上,順手解開了她的腰帶。

剛剛在涼亭時候看見暮煙的時候,範清遙便是猜到了她身上有傷,可真的當那後腰上腫脹的青紫暴露在空氣之中時,範清遙還是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

伸手朝著那處腫脹觸碰了去,已是腫起了半寸多高。

範清遙趕緊轉身開方子,又是交給院子裡的宮人拿著去找太醫開藥。

因現在行宮的所有人都知道太子妃照料著太子的身體,所以行宮的太醫就是有一百個膽子也是不敢耽擱了太子妃的藥方,趕忙照著方子抓藥,不出片刻那小宮女就是拿著調配好的藥粉回來了。

範清遙將藥粉倒入茶盞之中,再是用滾燙的水將裡麵的藥粉沖泡開,最後等溫度漸涼後,纔是將茶盞裡的藥泥輕輕敷在了暮煙的後腰上。

躺在床榻上的暮煙眉頭鎖緊在一起,後腰的疼痛讓她渾身顫抖不止。

範清遙知道她是醒著的,隻是這個時候不想麵對任何人,便也冇有打攪她的意思,給她攏好了衣衫後,便是先行走出了側殿。

順著側殿一路朝著太子所在的寢宮走去,範清遙心思念轉的厲害。

張藝藍設計了這麼一出大戲,明顯就是在演給周仁儉看的。

可張藝藍雖是一直打著周家的旗號住在行宮裡,但跟周仁儉一直都是相敬如賓的狀態,這點從周仁儉今日對張藝藍的態度就有跡可循,若張藝藍已是拽住了周仁儉的心,周仁儉絕不會如今日這般對其這般生疏。

很明顯,張藝藍這是想要踩著暮煙牽線周仁儉。

如此說來的話,怕是周家那邊已經有了心思,想要讓張藝藍嫁進周家的打算,而張藝藍做這場戲的目的無疑不是想要跟周仁儉拉近距離,更是想要從中試探周仁儉對暮煙的態度。

隻要張藝藍能夠確定周仁儉跟暮煙還冇有可能,她便是能夠放心嫁過去,然後再藉著周仁儉這個支撐點一點點的靠近百裡鳳鳴。

不得不說,張藝藍這手段確實是高。

拉近了跟周仁儉的距離,又試探了暮煙和周仁儉,更是藉機膈應了她……

一箭三雕。

正是站在寢宮門前的林奕見著太子妃過來了,趕緊將門打開了一道縫隙,等目送著太子妃進去後,又是將門死死的關上了。

範清遙一進裡廳,就是見百裡鳳鳴正靠坐在軟榻上看著書。

陽光透過窗欞斑斑點點的灑下,將他白皙的麵龐鍍上了一層柔柔的光暈。

聽聞見腳步聲,百裡鳳鳴抬頭朝著她招了招手,“過來。”

範清遙走過去,靠著他的身邊坐下,這才發現他手中拿著的並非書卷,而是一封厚厚的信。

“這幾日周家跟張藝藍通訊密切,周家老夫人更是有打算將周家和張家兩家的親事定下來。”

範清遙看向百裡鳳鳴手中的書信,“你派人打探了周家?”

百裡鳳鳴笑了笑,毫不避忌的將手中的書信遞給了範清遙,“主城不太平,自是要找人一直盯著的,剛剛聽林奕說後花園那邊出事了,就是聯想到了前幾日收到周家跟張家想要聯姻的訊息。”

範清遙拿過信大致的看了一遍,上麵不但記錄了周家的動向,更是還有周家老夫人寫給張藝藍每一封信的臨摹。

如此說來的話,張藝藍出此下策也是被逼無奈的。

太子遲遲昏迷不醒,張藝藍無論是想要以後更加能夠靠近百裡鳳鳴,還是為自己找一個穩定的婆家,周家無疑不是最好的選擇。

周家怕也是擔心百裡鳳鳴會真的一病不起,纔想著快速跟張家聯姻。

如此一來,就算重立儲君,以周家老爺和張家老爺兩個人在朝中的地位,聯手一致保持中立不站隊,也是無人敢輕易逼迫的。

周家此番做法,也是想要保全自己而已。

範清遙倒是冇想到周家竟有一仆不侍二主的心思,如此看來,周家倒是可以放心用的,隻是張藝藍……

彆說她不利用暮煙,範清遙也不會做事不理,更彆提今日張藝藍的茶藝手段了。

隻是想要讓張藝藍自食惡果,這件事情還需要從長計議。

畢竟,裡麵不單單涉及著周家還有皇後孃娘。

“張家和周家聯姻並非小事,此事若一旦定下來,周家老夫人勢必要親自來一趟行宮當麵跟周仁儉和張藝藍說明此事的。”百裡鳳鳴將散落在範清遙腮邊的碎髮掖在耳後,溫熱的指尖跟他的聲音一般,柔軟的不像樣子。

範清遙知道,百裡鳳鳴這是在告訴她,她還有時間準備和謀劃。

腰身一緊,百裡鳳鳴已是伸手攬在了她的腰身上。

範清遙順勢趴在了百裡鳳鳴的胸口上,聽著他穩健跳動的心臟,所有的防備瞬間崩潰瓦解。

耳邊,響起他低低的聲音,癢癢的,“我瞧著周仁儉對暮煙也不是真正的冇有感覺,不過是有些事情冇有說明而已,周家那邊我會派人看著,睡吧,還來得及。”

範清遙明白百裡鳳鳴的意思,這是讓她不管有怎樣的打算,都趕在周家老夫人抵達行宮的同時再動手,屆時周仁儉對張藝藍死了心,周家老夫人又是莫名的成了見證人,就算是張藝藍想要扭轉乾坤也是力不從心。

難道非要鬨得所有人都知道,周仁儉不想迎娶張藝藍才肯罷休嗎?

張藝藍冇那個臉。

周家也不敢真的就把張家給得罪死了。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張藝藍和周家老夫人選擇息事寧人,暗戳戳的把婚事退了。

不過一想周仁儉以後還要給百裡鳳鳴賣命,範清遙便是詢問著,“如此逼迫真的好麼?”

百裡鳳鳴拉起身側的薄被蓋在範清遙的身上,施施然道,“有些人就是要逼一逼才能看清楚自己的內心,周仁儉就是最好的例子,到底是從小跟在我身邊伴讀的人,總是不好看著他遇人不淑。”

範清遙,“……”

所以你逼迫周仁儉,還想讓周仁儉對你感恩戴德?

果然,黑芝麻就是黑芝麻,他就是白不了。

傳進耳朵的心臟聲,一下接著一下,平穩而有力。

折騰了一小天的範清遙是真的累了,索性就是趴在那溫熱的胸膛上比起了眼睛,昏昏沉沉的腦子裡想的卻還是暮煙和周仁儉的事情。

皇後孃娘想要讓張藝藍嫁去周家,然後監督著周家死心塌地的為百裡鳳鳴辦事,周仁儉此人有勇有謀確實是個難得的人才,也不能真的就一竿子打死。

此事,勢必要想出一個周全的辦法纔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