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何必跟死人爭風吃醋

-

範清遙敏銳回身,剛巧一輛馬車便是從她的身後疾馳而去。

天色太黑,那馬車行駛的又快,根本捕捉不到掛在馬車上的牌子。

一直到馬車徹底消失在了街道的儘頭,範清遙纔是恍然發現,她袖子下的一雙拳頭早就是攥緊了的。

那視線太熟悉了。

那個視線的主人曾經在她於皇宮之中苟且偷生時,對她極儘淩辱,百般折磨。

那個視線的主人曾經將她癒合的傷口一次次的殘忍撕開,看著她皮肉潰爛不止。

那個視線的主人曾經於她倒在血泊之中時,笑的囂張而又殘忍。

一股沖天的恨意夾雜著說不儘的興奮充斥著範清遙的全身。

範雪凝,我們終於又見麵了啊。

真好。

因為我終於能夠親口告訴你,我有多麼迫不及待的讓你血債血償了。

做在馬車裡的範雪凝,於黑暗之中心臟跳動的厲害著。

她也是冇想到馬車剛剛好路過花家的門口,更是冇料到真的就是看見了範清遙。

本來,她隻是想要窺視一二現在的範清遙。

可結果……

她竟是在範清遙的注視下潰不成軍。

範雪凝不想承認被範清遙給比了下去,可是她的一雙手卻仍舊瘋狂顫抖個不停!

“你這是怎麼了?”做在對麵的百裡榮澤察覺到了範雪凝的異常,體貼地握住了那雙顫抖不止的素手。

越是在黑暗之中,百裡榮澤對範雪凝便是越體貼入微。

其實百裡榮澤自己都不曾察覺到,因為隻有這個時候,範雪凝纔是最像範清遙的。

範雪凝在掌心的溫熱之中回了神,嬌柔一笑順勢躺在了百裡榮澤的懷裡,“剛剛我好像是看見姐姐了。”

百裡榮澤渾身一僵。

雖然很快便是恢複如初,卻還是冇能逃得出範雪凝的眼睛。

範雪凝故作疑惑地道,“三殿下這是怎麼了?”

百裡榮澤厭惡地皺著眉,“一想到要被迫迎娶範清遙那個賤人,便噁心的要死。”

真的是如此嗎?

範雪凝心裡狐疑的厲害,卻最終沉默地閉上了嘴巴。

在夢裡,百裡榮澤對她死心塌地一心一意,如今自是不可能有變的。

當然了,範雪凝也是不在意的。

愉貴妃對外裝樣子欲娶範清遙,實則愉貴妃心裡如何想的她可是一清二楚。

說白了,範清遙很快就是個死人了,她又何必跟一個死人爭風吃醋。

如此想著,範雪凝便是踏踏實實地摟住了百裡榮澤的脖子。

百裡榮澤的心哪怕就是到現在還狂跳的厲害著,尤其是一想到在營地時,範清遙對百裡鳳鳴的百般照顧,他就更是恨得牙癢癢。

不過不要緊,很快範清遙就是他了。

等那個賤人成為了他的人,他定是要好好磋磨纔是。

隨著百裡榮澤回到府邸,一千多的精兵也是迴歸到了軍營之中。

隻是相對於太子,此番三皇子的迴歸並冇有在主城驚起太大的水花。

這次太子路遇悍匪,等三皇子帶著救兵前去黃花菜都是涼透了。

所以如今的百姓們有多麼的慶幸太子殿下劫後餘生,便是就有多無法原諒三皇子的姍姍來遲。

讓人意外的是,三皇子整個人低調了許多,麵對百姓們背地裡的埋怨也是冇有半分的不乾和憤怒,隻是進了一次皇宮給皇上請安,便是整日呆在府邸裡。

很快,主城百姓們的憤怒便是消去了些許。

如此的安安靜靜,反倒是熄滅了不少城中的怨憤。

一晃的功夫,進宮的日子便是到了。

一大清早,許嬤嬤與荷嬤嬤就是帶著幾個丫頭準備著了。

等範清遙起身的時候,一群的人就是朝著她圍了過來,洗漱更衣,上妝盤發……

一切都是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礙於範清遙還在孝期,無論是穿戴和妝容都是極致的清淡著。

可饒是如此等一切準備妥當後,還是把屋子裡的人都給驚豔到了。

因為要進宮,故早上根本不能吃任何的東西,不然把衣服撐起來可就不好看了,範清遙在兩個嬤嬤的攙扶下去給外祖母請了個安,便是早早地坐上了馬車。

對於皇宮,範清遙並不陌生。

但是無論是上一世還是現在,此番都是她第一次一人進宮。

許嬤嬤擔憂得不行,可無論如何的擔憂,半個時辰後馬車還是停在了宮門口。

此時宮門前的空地上,已是停了不少的馬車,前來參加宴席的官家小姐們無不是穿戴靚麗打扮得體地三三兩兩往宮門裡走著。

範清遙辭彆了許嬤嬤,一個人跟隨著眾人進了宮門。

本來此番進宮赴宴的官家小姐就多,再加上皇宮於範清遙來說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所以冇費什麼周折,就是抵達了此番設宴的行宮。

這行宮修建的相當別緻雅觀,近處假山嶙峋,遠處還有打造精美的人工湖。

此時的行宮裡已是或站著或坐著不少的人了。

一早就是被自己母親給催促來的韓婧辰正無聊的發慌,結果就是瞧見了範清遙。

“早知道你也要來,我就應該先去找你一同過來的。”韓婧辰親熱地走過來,挽住了範清遙的手臂。

範清遙想著肖家的事情,真誠地道,“上次的事情謝謝你了。”

她與韓家並不相熟,若非不是韓婧辰從中維繫著,韓家又怎能上門撐腰。

韓婧辰一臉的你冇事吧,“你是我的朋友,我自是不能讓你吃了虧,幸虧那肖家夫人跑的快,不然我定要親口罵罵給你出氣。”

範清遙莞爾一笑,“若你答應了肖家的親事,或許就無需來宮裡走這一遭了。”

韓婧辰不在意地道,“無所謂,反正嫁給誰我都不吃虧。”

這話倒是真的。

油然記得上一世這位韓家小姐嫁的正是當今的六皇子。

雖說六皇子跟其他皇子相比之下是個小透明,但為人溫和性子又乖順,聽聞將韓婧辰娶回去後便是一直放在手心裡捧著。

兩個人正說著話,就是見又有不少的官家小姐走了進來。

隻是在看見範清遙的時候,很明顯都是露出了絲絲不屑甚至是譏諷的厭惡。

如此明顯的鄙夷,就連韓婧辰都感覺了出來,“有殺氣。”

範清遙微微皺眉,正狐疑著,就是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大搖大擺地進了行宮。

瞬間,範清遙就是瞭然,所謂的殺氣出自何處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