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三百三十六章 肖家夫人有請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三百三十六章 肖家夫人有請

作者:範清遙百裡鳳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8 來源:siluke

-

肖鴻飛本來以為自己進門之後,範清遙便是就要相陪左右的,結果冇想到他都是坐在花廳裡小半個時辰了,範清遙……

纔是姍姍來遲。

迎著花廳的燈火通明,遙遙而來的範清遙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

在看向肖鴻飛時,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更是不覺不敢褻瀆。

肖鴻飛看著愈發在燈火下奪目的範清遙,隻覺得心裡的怒火都跟著平息了下去。

他的母親經常說,男兒不成家便永遠不算獨當一麵,可隻要一想起妻女的牽絆,肖鴻飛就是覺得異常疲憊,他還是更加喜歡在官場上如魚得水的日子。

可是現在看著範清遙,肖鴻飛忽然就是憧憬起了以後回到府邸裡,有這樣一位妻子等待著自己的場景……

“咣噹!”一杯茶重重放在了桌上,驚得肖鴻飛回了神。

凝添看著都是開始做起春秋大夢的肖鴻飛,冷聲提醒著,“肖家公子喝茶,若是等茶涼了再喝容易生病。”

肖鴻飛自然不會在範清遙麵前失了顏麵,趕緊收回視線端起了茶盞,半晌纔是開口道,“不知清平郡主勞煩家母過來所謂何事?”

範清遙淡淡一笑,客套疏遠,“不著急,等肖家夫人來了再說也來得及。”

既是要算賬,總是要把人湊齊了再仔細算的。

看著端坐在不遠處的肖鴻飛,範清遙忽然就是覺得失望。

上一世,肖鴻飛乃是朝堂上出了名的清正廉明,更是敢直言不諱她居心叵測,歹毒心腸的人,她本以為,這樣的人私下裡也應當是謙謙君子,結果卻……

果然是人無完人麼。

肖鴻飛自然是能夠感受得到範清遙注視他的目光,雖他覺得這樣的舉動有些太冇有廉恥了一些,但不得不說他卻是很享受這種感覺的。

如今他隻是希望母親能夠快些過來,若是今日便是將婚事定下纔是最好的。

話說範昭這邊真的是快馬加鞭趕到肖家,結果卻被告知肖家夫人去了韓府做客。

範昭無奈,隻得又是帶著人朝著韓府的方向疾馳而去。

此時正是坐在韓府的肖家夫人跟韓家夫人可謂是相談甚歡。

肖家就是有這樣的本是,長了一張能說會道的嘴,把韓家夫人恭維的一直都是合不攏嘴的。

韓家夫人想著自家的女兒本來就無心當什麼皇子妃,如此倒是正好,若是自己的女兒能夠提前定親,便是也不用再發愁有機會被皇家磋磨了。

“既是如此的話,找個合適的機會便是讓兩個小輩的見見麵,隻是我家那個女兒被寵壞了,到時候可是不要嚇著了肖侍讀就好。”

“怎麼會,韓家夫人可是言重了,韓家夫人溫柔賢淑,韓大人又是在朝中赫赫有名,如此的府邸就算是閉著眼睛教導女兒也斷是不會差了的。”

肖家夫人見韓家夫人總算是鬆了口氣,又是稍作了片刻纔是忙著起身離開,心裡想著趕緊將這個好訊息告訴給自己的兒子。

韓家的小姐,自是要比花家的那個狐媚子高出了不知道多少。

肖家夫人走後冇多久,韓大人就是回來了,聽聞自家的夫人說起這件事情,倒是也覺得還算是可以,雖然那個肖鴻飛現在隻是個小小的內閣侍讀,但明年還要參加殿試,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

韓家夫人見自家夫君都是同意了,更是似撿到了寶貝似的笑著,“老爺都是不知道,聽聞肖家夫人說,肖侍讀一直被清平郡主糾纏的緊,肖侍讀又是個本分的,不敢抗拒清平郡主的身份,可肖家夫人偏巧就是看上了咱家的女兒,您說這事兒鬨得……”

她家的女兒連郡主的風姿都是給比下去了,她自是要拿出來炫耀的。

“我不嫁!”

隻是還冇等韓家夫人笑夠呢,就是見韓婧辰風塵仆仆的進了門。

韓家夫人愣愣地看著一臉怒氣的女兒,“好端端的這是怎麼了?那肖家的侍讀我可是見過的,人長得很是端正,再加上肖家夫人人品也是冇得挑,你以後若是進門了定是要被婆家捧在掌心上的。”

韓婧辰並未曾見過肖鴻飛,不過剛剛在門外聽了孃親的一番話後,隻覺得那樣的人不見也罷。

範清謠是個怎樣的心性,她清楚更加相信著。

韓婧辰見父親母親一臉的懵著,便是將自己跟範清謠是如何認識,更是現在的關係都是說了個清楚的。

“清謠那樣的人,又是怎麼會如肖家夫人說的那般不堪?”韓婧辰越說越是生氣,多虧那肖家夫人走得快,不然她定是要撕爛了肖家夫人的嘴。

她被當成摯友的人,豈又是能被那種人所侮辱的!

韓家夫人怎麼都是冇想到事情竟跟她所知道的完全不一樣,雖說她冇跟清平郡主打過交道,但是自己的女兒跟肖家夫人相比,她自是更加相信女兒的。

韓大人深思了片刻,不管肖家跟花家孰是孰非,他韓家還是不要參與進去的好,不然倒是弄得女兒跟他們有隔閡就不好了,“既是女兒不願,這事便是算了吧。”

韓家夫人點了點頭,忙喚了人過來,“快去將肖家夫人攔住!”

韓家的小廝急匆匆地出了門,結果門外空空蕩蕩,哪裡還有肖夫人的人影。

而此時的肖夫人,早就是被範昭親自‘請’上了馬車。

坐在馬車上的肖夫人擔心的不是範清謠要算賬,今日她為了自己兒子的婚事討好了一整天的韓家夫人,自是不清楚城中的是非,雖剛剛被範昭那一臉的凶神惡煞嚇得不輕,可是一聽見說兒子也是在花家的,她這心裡就有了算計。

隻怕是範清謠那個狐媚的對自家的兒子賊心不死纔是。

若是以往,肖家夫人倒是真不敢得罪了花家,但如今可是不同,韓家已是答應了親事的,所以今日既那範清遙不要臉,她便是也冇什麼可顧忌的了。

如此想著,肖夫人的底氣便是更足了些。

等到了花家的時候,肖夫人幾乎是一路昂首挺胸進了院子。

花廳裡,正是默默望著範清遙的肖鴻飛見自家的母親來了,忙起身相迎,“外麵寒氣大,母親可是有冇有凍著?”

肖家夫人笑著搖了搖頭,“來回都是有馬車的,我能凍著什麼,倒是你,這外麵的天都是黑了,可是已經吃過晚飯了?”

肖鴻飛不敢跟母親說,自己在花家門外守著的事情,隻能沉默地搖了搖頭。

肖夫人見此,火氣就是有些控製不住了,轉眼朝著坐在一旁的範清遙,臉色更是有些陰沉了下去,“清平郡主晚上難道都是不吃飯的不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