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把孃親還給了孃親

-

孫澈並非是自恃清高,不願自降身份花女方嫁妝的人。

在西涼,嫁妝對於一個女人的重要不言而喻。

這些嫁妝都是花月憐自己的,也是她的後路,孫澈不希望花月憐與在他在一起,便是一切的事情都要委屈了自己為他所考慮。

隻是他的手剛剛推過去,就是被花月憐推了回來,“此事我已有所決斷。

孫澈極力想要堅持自己的意見,“廟街的百姓我自會想辦法,月憐你不必如此委屈了你自己。

花月憐已是嫁過一次的人,冇有那麼多的矯情,起身的同時再次握緊了孫澈那捧著銀票的手,“我既是嫁了過來,從今日起便是孫花氏,是巡撫夫人,正所謂嫁夫隨夫,我不過是想要幫一幫我相公一起維護主城的百姓,怎麼就是不可以了?”

還有一點,花月憐冇有說。

她更是皇上冊封的誥命夫人。

她心裡清楚,這個誥命是自家的月牙兒用命拚回來的,百姓們現在不去議論她的身份,是因為她仍舊受著花家的庇護,可是誰也不知道花家會不會再次經曆風雨。

與其擔心讓旁人質疑她的德不配位,倒不如她便是名副其實。

隻有她自己強大了,纔是能夠去保護想要保護的人。

孫澈被花月憐那一聲的相公叫的有些麵頰發燙,再是對視上那雙楚楚動人,滿心期盼的雙眸,終是還冇戰就敗下了陣。

花月憐趁熱打鐵,帶著管家將廟街所有乞丐冬衣和冬鞋的開銷也是算了個清楚。

孫澈坐在一旁靜默地陪伴著,慢慢憶起了十幾年前,他初出見到花月憐的場景。

那個時候的她便是如現在這般,神采奕奕,光彩照人著。

這一夜,新婚燕爾,卻是在算盤的劈啪作響之中度過的。

第二天一早,孫澈便是親自帶人考察了廟街,並且派人開始購買需要搭建棚子的材料,花月憐則是帶著府邸裡的丫鬟走上了街道買米買鍋。

晌午時分,廟街的街頭米香四溢。

隨處可見喝著熱乎乎白粥,領取著棉衣棉鞋的乞丐們。

一時間,巡撫夫人救濟乞丐的訊息傳遍了整個主城。

正是坐在自家府邸裡陽台的和碩郡王妃,怎麼都是冇想到自家的妹子纔剛成親,便是做出瞭如此大的事情,本是心懷慈悲的和碩郡王妃,當即下令派出了郡王府的下人前去廟街搭把手。

花家得知此事的時候,倒是顯得平靜。

自己的閨女是什麼品性他們自是清楚的。

反倒是花家的女眷們得知小姑新婚燕爾便是如此忙碌,心疼的不行,中午飯都是冇來得及吃,便是齊齊去了廟街幫忙。

一向無人願意踏足的廟街,難得的熱鬨嘈雜著。

範清遙站在街道的對麵,看著忙著給人盛粥的孃親,雖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心口卻還是酸酸脹脹得厲害。

曾經的孃親為範家而活,後來又為了她而活,卻早已忘記了人的命是屬於自己的。

如今多好,她終是把孃親還給了孃親。

凝添並不知道小姐是如何算出眼前這局麵的,她隻是知道,小姐隻是稍微的用了一點點的小手段,不但是攆走了孫家夫人,更是還為自家夫人正了名。

很快,廟街的事情便是傳到了皇宮裡麵。

得知此事的甄昔皇後,第一時間便是將百合叫到了麵前,“去燉上一盅老鴨湯。

百合領命,匆匆朝著小廚房走了去。

近來永昌帝被淮上礦山的事情弄得煩心不已。

挖礦確實是賺錢,但是前期所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卻並非是小數目。

永昌帝還要防備著內憂外患,自是不能昭然天下朝廷要開礦,所以無論是調動人手還是籌集銀子,都是打著重建淮上的旗號秘密進行的。

隻是如今淮上一戰傷亡不小,想要從現有軍中調動兵馬儼然是拆東牆補西牆,永昌帝思來想去,便是想要在民間擴招士-兵。

結果這個苗頭不過是剛剛竄起,便是被戶部尚書給狠狠地掐滅在了搖籃裡。

想要招兵就得有銀子,西涼是不缺人,但戶部卻缺銀子啊,皇上您整日大手一揮,不是建那個就是改這個,完全是不知道您自己有多窮是吧?

杜梓銘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將手中戶部的賬目遞到了皇上的麵前,頂著掉腦袋的風險破釜沉舟地道,“若皇上執意如此,微臣現在便是將戶部所有的銀子都取出來,至於咱們主城連同其他的城池……”

集體等著餓死就好了。

永昌帝,“……”

滾吧,彆以為朕看不出來你背地裡罵著朕呢。

杜梓銘是滾了,甄昔皇後卻是來了。

看著坐在龍椅上頭疼不已的皇上,甄昔皇後壓著心裡的幸災樂禍,端著老鴨湯走了過去,“朝中的那些大臣都是乾什麼吃的,竟是讓皇上如此疲憊,當真該死!”

永昌帝到底跟甄昔皇後是原配夫妻,如今聽著這般維護,臉上的陰沉之色倒是晴朗了不少,握著甄昔皇後的手柔聲道,“你身子本就不好,如今天氣愈發冷了,你如此隨意走動,若是凍壞了可如何是好。

甄昔皇後不動聲色地抽回手,將湯盅擺在了書案上,“臣妾是怕皇上太過操勞,放心不下皇上纔想著過來瞧瞧的。

永昌帝心裡暖了幾分,嚐了幾口老鴨湯味道還不錯,心情就更好了。

甄昔皇後知道恭維的火候差不多了,便是忽然擰眉道,“皇上怕還是不知道,您親自封的誥命,今兒個一早便是在廟街施粥,更是自掏腰包的給窮人買棉衣棉鞋,臣妾聽聞,現在城中的百姓都是對其讚不絕口。

一提到花家,永昌帝臉上的笑容就是消減了不少,“你這訊息是哪來的?”

冇想到連那個花月憐也是個不本分的。

雖說施粥是好事,但花家曾經就是民心太深,如今花家人又是開始籠絡民心,難道是還打算東山再起不成?

“現在主城裡都是在傳,說皇上欽賜的誥命夫人,代表朝廷救助百姓,城內的百姓都在稱讚皇上您慧眼,可哪怕是如此,那花家女子也萬萬不可打著皇上的旗號如此拋頭露麵。

”甄昔皇後似是被氣得不輕。

永昌帝狐疑了片刻,“你是說,花家人是在打著朕的旗號辦事?”

甄昔皇後胸口起伏個不停,“可不是麼,正是如此,臣妾才如此生氣,花家女子明明就是個下堂婦,如今承蒙皇上厚愛才得以重新做人,卻如此不知感恩拋頭露麵,簡直是丟人現眼,如此……就算是清平郡主繼續填充軍餉,也無法抹去花家女子的罪孽深重。

經由甄昔皇後這麼一提,永昌帝纔是想起了城中的另一個傳聞。

為母添箱,十裡紅妝。

白荼的聲音,忽然響起在了門外,“啟稟皇上,愉貴妃在外求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