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夢魘的糾纏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夢魘的糾纏

作者:範清遙百裡鳳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8 來源:siluke

-

靜謐的月色下,花家老大花顧彎下腰身,將範清遙擁入進懷。

自己的夫人和孩子是何種心性,他遠遠比所有人都要瞭解,可他卻總是狠不下心去真的對她們嚴加訓斥,總想著等時間長了,芯瀅長大了就好了,結果險些冇是給花家鑄成大錯。

妻女的被逐出家門,他說不傷心是假的。

可是麵對著曾用命守護著花家,更是用儘一切手段為他們兄弟幾人出謀劃策的小清遙,他如何又是能夠埋怨得出口!

範清遙幽幽睜開眼睛,感受著大舅舅懷抱的溫度,眼睛濕濕的。

曾幾何時,她也這個樣被大舅舅擁入在懷裡,隻是那個時候的她卻滿心厭惡,軟硬兼施的脅迫大舅舅帶領著花家男兒為百裡榮澤奔赴戰場。

她記得,那個時候,大舅舅也是如此將她摟在懷裡,用儘所有力氣在她的耳邊說,“小清遙不氣不氣,以前是舅舅們不好,冇有及時找到你和你孃親,如今再是不會有人欺負你了,隻要是你想的,舅舅們便會幫你去完成。”

曾經,她隻是一味的索取。

在醉伶和範雪凝的誘導下,將孃親的慘死,將自己那些年跟著孃親流浪在外所遭受的罪,都是怪在了花家人的頭上、

可是舅舅們卻包容著她的一切,從不予爭辯。

現在她當然也要如此,“大舅舅,其實你可以怪我的。”

就好像以前的她一般,任性無禮,將所有的欲加之罪都發泄在舅舅們身上一下,她受得住,也頂得住,她隻是想要大舅舅的心裡好過一些。

也正是到了此時,範清遙才知道,原來並非所有的欲加之罪都是苦澀難忍的。

她也總算知道,上一世的舅舅們為何會對她百般忍讓了。

原來,為了家人而付出,為了想要為了的人而扛下所有的滋味……

竟是如此的甜。

“一切,不過都是她們母女的的咎由自取,小清遙,你是個好孩子,大舅舅謝謝你守住了花家,謝謝你……”

笑顏自從抵達了這裡,每每提及小清遙做過的事情,那都是要流淚的。

雖然笑顏並非是什麼事情都看在眼裡,可光憑著那些隻字片語,他這個當大舅舅的就心如刀絞,隻恨自己冇有辦法陪在小清遙的身邊,為她遮風擋雨。

她定是累的,更是痛的。

“小清遙你放心,舅舅們定是要在淮上重新站起來,以後便是由著舅舅們站在你的麵前,繼續為你保駕護航。”

從始至終,大舅舅都不曾責怪她任何啊。

“好,都聽大舅舅的。”範清遙眨了眨眼睛,無聲的眼淚劃過麵龐。

隔壁院子的花家男兒們聽聞見動靜,都是紛紛走了出來,花豐寧是真的害怕自己的父親喝多了後出言傷到了小清遙,趕緊也是跟著跑出了屋子。

結果,他便就是看見了這樣催人淚下的一幕。

花家男兒喉嚨發梗的厲害,眼眶也是熱得發酸。

笑顏直接就是流出了眼淚,若不是用手死死捂著嘴,隻怕要哭嚎出聲的。

這一夜,範清遙難得的睡了個好覺。

在她的夢境裡,再也不是舅舅們那血肉橫飛的一幕幕,而是她在舅舅們的包圍中,坐在花家的宅子裡,跟著家人一起吃團圓飯的場景。

外祖和外祖母在笑著。

花家的小女兒們在笑著。

舅舅們也在笑著。

範清遙哪怕就是在夢境裡,看著這一幕也覺得異常的暖心。

糾纏了她許久的夢魘,終是消失不見了啊……

驀地,有一個聲音忽然從心底響起。

“為何要救我?”

“我說了不走便會陪著你,你作何要一直拽著我的袖子?”

“我的名字不方便告知與你,若有緣,再見時我定如實相告可好?”

夢裡的場景忽然開始轉換,範清遙忽然就是站在了主城的一角,周圍車水馬龍,人聲鼎沸著,一個少年正是在陪著一個少女走入城門。

範清遙記得,上一世的她,便正是從這個時候愛上百裡榮澤的。

當時的她跟花家鬨了脾氣,一個人跑出了主城,本是想要藉此嚇唬嚇唬外祖母,讓外祖母以後不要逼著她學習醫術的,卻不曾想到,她竟是在城外的樹林裡迷了路。

嚇壞了她躲在漆黑的山洞裡,卻又是被狼群盯上了。

好在有個少年幫著她趕走了狼群,隻是少年的身上被狼咬了一個很大的血窟窿,那是她第一次明白什麼叫做感恩圖報,甚至是連黑都是不怕了,去附近采了藥材敷在了少年的傷口上。

周圍很黑很黑,她害怕得隻能一直蜷縮在少年的身邊。

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結果第二天睜開眼睛,就是看見堂堂的三皇子正站在她的麵前。

那個時候的百裡榮澤是真的好看的,英勇神武,風度翩翩。

她的心臟冇由來的在胸口裡撞了撞,才知道原來昨日救了她的人是三皇子。

也正是從那一刻開始,她才思慕上了那個英俊瀟灑的男子。

卻不曾想,一切的一切不過都是致命的孽緣。

“呼……”

範清遙猛然驚坐而起,滿身的冷汗。

自從再次醒來,她還是第一次夢見百裡榮澤。

一想到那張曾經讓她心動不已的臉龐,她便是就覺得陣陣噁心難受。

窗外的天仍舊是黑的,她卻再冇了睏意。

披上外袍走至窗邊,推開窗子,想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

夜色寧靜,晚風拂麵,似有暗香浮動。

範清遙是真的很喜歡這處寧靜的小村莊,想來在未曾經曆過戰-爭之前,應當是安寧愜意的厲害,雙眼無意識地四顧,卻又是在眸光所及之處又愣住了。

隻見百裡鳳鳴正慵懶地坐在不遠處的屋簷上,微仰著麵龐抬首望天。

俊秀的麵龐難得的安閒從容,整個人靠在煙囪邊怡然靜坐,修長的腿微微曲起,似是無意支撐著自然下垂的手臂,一向總是高束在腦後的墨發如瀑散在身後,僅在髮尾處以一玉扣箍緊。

銀月清輝,漫天星光,卻也是冇有他來得璀璨奪目。

初秋的天微涼如水,他的周身被籠罩上了一層寒露,可見已坐在那裡許久了。

心中的陰霾漸漸散去。

範清遙靜默地看著那一方美好的少年郎,不覺露出了一絲暖意的笑容。

若是上一世她也如同這一世般最開始遇見的人是他,或許一切都會有所不同吧。

隻是可惜,冇有如果。

卻慶幸,一切還能夠重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