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服不行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服不行

作者:範清遙百裡鳳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8 來源:siluke

-

範清遙正色看向百裡鳳鳴,“你可知此番淮上一戰,朝廷從鮮卑手中繳獲數目?”

百裡鳳鳴微微挑眉,“金銀過千萬。

少林奕補充道,“聽聞淮上戰敗後,鮮卑三皇子親自寫信給鮮卑帝王主動提出聯姻,鮮卑帝王答應的異常痛快,皇上見鮮卑如此有誠心便不想把事情做的太過難看,所以並不曾仔細追究鮮卑上繳的數目。

範清遙勾唇淺笑,“這便是鮮卑的高明之處。

淮上並非大城,卻靠山吃山,其主城內所有的腐骨靈花均來自淮上。

腐骨靈花,味甘性平,歸肺,腎經,補腎益肺,止血化痰。

其一株方可價值百兩紋銀。

故,淮上乃是西涼十大富城之首。

鮮卑人侵占淮上,大肆燒殺搶奪,其中獲利數目隻怕驚天。

隻怕鮮卑帝王能夠如此痛快的答應聯姻,以至於藩王抵達西涼後,麵對西涼的步步緊逼,甚至是加倍索要貢品和城池都步步退讓,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婁乾以聯姻之明讓永昌帝退讓,為的就是忽略上繳的數目。

而於麵上,婁乾做的也是相當可以,千萬的金銀上繳足以讓永昌帝放下細查之心。

豈不知,婁乾早已中飽私囊,或許跟上繳給西涼的比起來,那些始終未曾見過光的東西纔是最為價值連城的。

不然麵對西涼的變本加厲,鮮卑又何以答應的那般痛快!

百裡鳳鳴稍作思考便是明白其中因果,卻並未突兀開口。

花家男兒想要在淮上練兵,軍餉乃是重中之重,如若這次當真能夠一招將被鮮卑吞進肚子裡的東西摳出來,對於淮上練兵一事無疑不是雪中送炭。

阿遙既是將此事擺上檯麵,怕已是有了思量。

範清遙見百裡鳳鳴冇有開口的意思,才頓了頓又道,“鮮卑暗殺我之心路人皆知,既是如此,明日鮮卑想要取我首級必全力以赴,卻也給了我們可乘之機。

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一處的時候,那麼其他的地方自就會懈怠。

林奕都是聽得懵了。

若是其他女子知道自己將會被暗殺,隻怕嚇都是要嚇死了。

可是再看看清瑤小姐,從始至終那張麪皮連色都是冇有變一下,更是還想要以自己為誘餌給鮮卑來一個反掏心。

這心智,這魄力……

嘖嘖嘖……

不服不行啊!

斜靠在木床上的百裡鳳鳴目光溫柔從容,“阿遙可已知東西藏在哪裡?”

範清遙不打誑語,“當然。

“那便就按照阿遙說的辦吧。

”如今這局勢百裡鳳鳴但求穩妥,但他心裡也清楚,一旦範清遙決定要去做的事情,無論是誰也無法阻止的。

如果滿足於阿遙想要一箭雙鵰的心思,才能讓她徹底放下防備聽信於他,那麼這個險還是值得冒一冒的。

範清遙想要私自囤兵的心堅如磐石,自不會放過如此良機。

不成功,便成仁。

又是在營帳內小坐片刻,將一切事宜全部談妥,範清遙纔再是傾身靠近,伸手按在了百裡鳳鳴手腕上跳動的脈搏。

短脈而往來流利,如循荷露,乃為滑短脈。

“酒食痰熱生濕熱,痰濕,故津液蒸灼,以後還是少飲酒為妙,尤其是喝到不省人事。

”範清遙平靜收回手,緩緩起身。

百裡鳳鳴微微一笑,睨視著她的目光隨著她的起身而揚起,“我倒是希望以後還有機會不省人事。

範清遙,“……”

你還是閉嘴吧。

範清遙走出營帳,方可見鮮卑營地那邊仍舊燈火通明。

淮上一戰,婁乾手下的將士早已死傷儘絕。

如今這些隨行軍,表麵上對婁乾恭敬,實則卻並不完全聽從婁乾。

此番婁乾殺死鮮卑隨行軍,無疑不是親手澆滅了鮮卑隨行軍的軍心。

婁乾自知其利弊卻無暇顧及,隻盼著明日能夠手刃範清遙,已解自己的心頭恨。

營帳內,笑顏被掛起於半空之中,口中塞以麻核。

在婁乾的注視下,幾名隨行軍不斷地在笑顏的身上施加各種酷刑。

雲安郡主坐在一旁,於燭光之中雙目圓瞪,看著笑顏被折磨到生不如死的模樣,興奮的毫無睏意。

一夜無眠。

第二日天未亮,大軍已整裝待發。

婁乾命人將囚禁著笑顏的籠子蓋以黑布,以貨物為由,再次裝進了自己的馬車內。

範清遙所乘坐的馬車車輪卡死,為了不耽誤大軍前行的時間,百裡鳳鳴邀請範清遙乘坐在了自己的馬車上。

寅時,大軍前行。

似是因為昨日變故太多,又似是因為每個人都各有算計,今日大軍之中的氣氛異常沉悶,就連前行的腳步都沉重異常。

馬車裡。

範清遙透過車窗外看向幾名公然於行軍途中竊竊私語的西涼士-兵,眉頭微蹙。

行軍途中如此公然交頭接耳,西涼少將更是放任縱容。

西涼的士-兵見少將策馬路過並未曾嗬止,聲音便是愈發地嘈雜。

“真是不知道太子殿下究竟是如何想的,竟對鮮卑如此卑躬屈膝。

“咱們這位太子殿下本就是個不問世事的病秧子,聽聞以前在東宮根本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如果不是皇上顧及著甄昔皇後,隻怕早就將其廢除了。

“如此廢物一般的太子,若當真繼承大統,倒不如早些死了的好。

幾名士-兵的議論聲不斷。

其他的士-兵雖未曾參與,可臉上同樣露出讚同且譏諷的笑容。

範清遙靠於車窗靜默觀望,心中震顫。

如此堂而皇之的議論當今太子殿下……

他們藐視的哪裡又是軍威,根本是此番帶兵出行的人!

隻怕此番回主城後,這些話會原封不動地傳進皇上的耳朵裡。

“阿遙什麼時候也會在意我的事情了?”

百裡鳳鳴輕聲開口,範清遙循聲回眸,隻見他正將一杯茶推於她的麵前。

範清遙垂眸看著麵前的茶盞,並未拿起,“這便是你想要的結果?”

一個當初能躲開皇上暗中埋伏在西郊府邸外所有探子的視線,公然闖入她閨房出現在她麵前的男子,可見其武功之深。

如今外麵的那些閒言碎語連她都是能夠聽見,百裡鳳鳴又如何不知?

百裡鳳鳴自然明白,睨視向她輕笑,“算是吧。

範清遙的眼中難得多了一分驚訝。

身為皇子自都希望被人所擁戴,如此才能更好的在朝堂站穩腳跟。

如百裡鳳鳴這般自損名聲的,倒是真的聞所未聞。

雖然範清遙已跟百裡鳳鳴暗中達成協議,花傢俬兵暫且歸屬百裡鳳鳴,但範清遙可不認為百裡鳳鳴因此便狂妄自大。

百裡鳳鳴端起茶盞輕輕一抿,神色淡然,“花家失勢,軍中早已改頭換麵,父皇早已將心腹安插進軍營之中,隻是那些在明的是父皇所知的自己人,但是在暗處的那些究竟是誰的人就未可知了。

範清遙反應極快,“你想要藉此蟄伏?”

皇上疑心病晚期,百裡鳳鳴若是想要讓皇上安心,定是要做出頹廢窩囊之態,如此才能夠讓皇上以為自己好控製。

百裡鳳鳴從未曾打算瞞著範清遙什麼,“是,也不是,在父皇心裡我已然是個天生的傀儡,父皇的心腹又怎會不知?反倒是那些對我毫不知情的人,纔會對我失望甚至是故意揚言擾亂軍心。

百裡鳳鳴回到主城的同時,此番出行發生過什麼會如數傳進皇上的耳朵裡。

包括現在外麵那些士-兵交頭接耳所有言辭。

皇上可以容許自己在軍中動手腳,但是絕不準許旁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搞動作。

若是讓皇上知道,有人如同他一般往軍中塞入眼線自不會容忍。

想必用不了多久,軍中就會清理門戶。

百裡鳳鳴根本就是想要藉助皇上的手,除掉軍中隱患。

好算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