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吐氣揚眉的餘非魚

-

半個小時後,鄔重果然來到了北光彰的府邸。

鄔重是個頭髮斑白,臉色赤紅的老者,修為境界大概在九級魂師後期。

見到李易後,鄔重先是客套一番,然後極力邀請李易到城主府小住。

李易婉言謝絕,說自己準備返回內陸,不日就將啟程。

鄔重對此早有預料,笑嗬嗬道:“老夫知道請不動李將軍,但若是牧王想見將軍一麵呢?”

李易麵色一動:“牧王要來?”

鄔重正色道:“正是,牧王正在來雲城的途中,聽說將軍已經迴歸,所以讓我請將軍暫留幾日!”

李易想了想,牧王對他有知遇之恩,能夠覺醒雷係天賦也有牧王幫助的關係,這個麵子不能不給。

他冇有猶豫,隨即答應下來。

鄔重鬆了口氣:“既然將軍同意,那就請將軍隨我去城主府吧?”

李易搖頭道:“我在北兄這裡住慣了,就在這裡等牧王回來吧!”

鄔重麵現難色,正要再勸。

北光彰笑著道:“鄔大人,就讓李兄弟在我這裡住吧,反正我這裡離城主府也不是太遠,王爺回來,我們隨時可以過去!”

鄔重見李易冇有離開的意思,隻能道:“也罷,那就等牧王回來,我再來相請。”

此後兩天,李易閒來無事,就把餘非魚喊來,教導了他一些修煉的基本技巧。

餘非魚是初次涉獵修行,學得較慢。

李易也不著急,手把手教了一個上午後,隨口問道:“星核究竟是什麼?”

餘非魚累得滿頭大汗,手腳無力道:“回主人,星核是星球的核心物質,據說一顆星球能正常運轉,全靠星核散發出來的能源。

近代人類科技飛速發展之後,就曾深入地心開采星核能源,但在開發不久之後,大地龜裂,天災不斷,一片末日景象!

星盟政府立即叫停,可惜整個星球的生態環境受到破壞,四季節氣也出現了不可逆轉的變化。往往連連著幾個節氣都是大夏,又或者幾個節氣全是寒冬。

好在星盟文明發展到現在,很多事情已經可以進行人工乾預。危急關頭,科學家們發明瞭一種叫永動爐的高科技裝置,可以取代一部分星核的作用。在眾多科技手段的補救下,許多災害得到控製,勉強能夠維持星球的平衡運轉。”

李易聽到這裡,心裡隱隱明白,為什麼在餘非魚的家鄉冇有受到天地壓製了。

每個世界的天地意誌可以對外來力量進行壓製,甚至驅逐,但對這種從母體內部出現的漸漸蠶食反倒無能為力。

星核受損,世界本源受到嚴重破壞,再也冇有能力對強大的外來者進行壓製。

李易進入星盟世界,天地意誌也就冇有了反應。

餘非魚喘了口氣,接著說道:“後來星盟不在母星開采星核,而是將目標放在了天戶星係其他的星球上。在星盟勢力向外擴張的過程中,不斷有星球被髮現,也不斷有星球因為開采過度,資源枯竭而被廢棄!這樣就出現了許多無人星球,也出現了大量移居無人星球的星際遊民。”

餘非魚有氣無力地說完後,李易見他實在累得厲害,於是揮揮手:“去休息吧,明日再練!”

餘非魚如蒙大赦,趕緊低頭道:“是,主人!”

退出練武的院子後,餘非魚兩腿顫抖著往閣樓走。

成為星空大盜前,他在星盟世界曾經接受過嚴格的機甲訓練,但是強度遠遠無法與刺激血脈的肉身修行相比。

僅僅一天,就讓他經受瞭如同烈火地獄般的折磨。

休息了大半個小時後,餘非魚突然想起現在是秀怡給他送飯的時間。

雖然已經告訴她晚上再送,但保不齊秀怡會跑來找自己。

餘非魚顧不得休息,趕緊往雜役住的大院子方向趕。

到了大雜院後,果然見秀怡在外麵守著。

每進出一人,她就問道:“你見到茂生哥了嗎,他怎麼還冇回來?”

進出雜役大多搖搖頭,都表示冇有見到周茂生。

秀怡正失望時,大院中走出一個身材高壯的青年,滿滿的惡意道:“你問周茂生?從今晨起就冇見到他,或許是怕吃苦,自己逃出府了!”

“不可能!”

秀怡不屑一顧:“茂生哥纔不會做逃兵!”

“那可說不準!”

青年恥笑道:“昨天他偷懶耍滑,已經得罪了內院的管事,說不定怕管事找他麻煩,所以自己先跑了!”

“你胡說!”

秀怡怒目而視:“茂生哥不是這種人!”

餘非魚見秀怡維護自己,心中升起一絲暖意,立刻走上前去:“秀怡,我回來了!”

秀怡回頭看到他,臉上露出喜色,跑過來嗔怪道:“茂生哥,你去哪裡了?好多人都說冇見到你!”

餘非魚笑嗬嗬道:“去了一個好地方,回頭再跟你說!”

青年見兩人秀恩愛,忍不住妒火上湧:“周茂生,你今日曠工一天,如何解釋?”

餘非魚頭也不回道:“此事不勞許鋪頭費心,我今日來搬行李,馬上就走!”

餘非魚住的大通鋪有七八人,為了方便管理,會在這些人中找一個領頭的人。

青年的歲數雖然不大,但是身強力壯,又和府裡某個管事有一點姻親關係,所以當了領頭人,俗稱鋪頭。

青年早看餘非魚不順眼,但礙於秀怡大兄攔著,一直找不到收拾餘非魚的藉口。

這次遇到餘非魚一整天冇有上工,哪裡會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

青年冷笑一聲:“拿行李?先把今天的事交代清楚了再說,否則什麼也彆想帶走!”

餘非魚懶得跟他掰扯:“不拿就不拿,反正也不值錢,留給你便是!”

青年一聽就惱了:“想走?哪有這麼容易,今天不把話說清楚,哪裡也彆想去!”

青年走上前來,仗著人高馬大,攔住了餘非魚和秀怡的去路。

秀怡氣得臉通紅道:“許鋪頭,你想乾什麼?小心我告訴我哥!”

青年鐵了心要收拾餘非魚:“今天就是你大兄來了也不好使,周茂生惡意怠工,壞了府裡的規矩,必須受到懲處!”

大院的人聽到外麵的動靜,一個個走出來。

見是三人在吵鬨,一個個想勸又不敢勸。

許鋪頭在府裡有些關係,周茂生又有秀怡她大兄撐腰,兩邊都不好惹,乾脆在旁邊看起了熱鬨。

餘非魚皺起眉頭:“你到底想怎樣?”

青年冷笑道:“府裡的規矩,曠工不到者,要吃十個板子!”

秀怡立刻叫道:“你胡說!我哥說過,曠了一天工,要麼罰十個鐵錢,要麼自己出府!哪裡有挨板子的說法?”

青年冇有理會秀怡,徑直對餘非魚說道:“不想挨板子也行,你我跟我打一場,如果答應,我就不將今天的事告訴上麵!”

周圍的人一聽,頓時呼喝起來,大有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興奮。

秀怡怕餘非魚真的應戰,抓住他衣袖:“彆跟他打,我這裡有些鐵錢,咱們認罰!”

青年身高體壯,塊頭比餘非魚大一圈。

真要打起來,秀怡擔心餘非魚會受傷。

餘非魚一笑,微微搖了搖頭。

一天之前,他或許會怵戰,但是現在,完全冇了必要。

餘非魚上前一步,大聲道:“好,我跟你打!”

青年一聽,雖然有些意外,但卻忍不住得意起來。

他早想揍餘非魚一頓,此刻終於得償所願。

今天就讓這個病怏怏的小白臉,嚐嚐自己拳頭的厲害!

秀怡滿臉擔心,想阻止餘非魚上前應戰。

餘非魚一笑,正色道:“男子漢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今日被人欺負到頭上,如果再忍,以後都抬不起頭來!你今日若阻止我,以後就再不相見!”

秀怡被餘非魚的義正言辭震懾住,她看著餘非魚的臉龐,瞬間覺得對方的形象高大起來,似乎餘非魚即便敗了,也敗得十分光榮。

餘非魚在心愛的女人麵前裝完逼,大喝一聲:“來吧!”

青年早已經等得不耐煩,立刻揮出一拳,直奔餘非魚麵門而去。

青年長得身高體壯,但卻從來冇有習過武,打架都是直來直去,冇有什麼招式變化。

餘非魚看上去不如青年強壯,但是已經覺醒血脈,力氣是成年壯漢十倍。

麵對青年凶猛的攻勢,他同樣揮出了一拳。

咯嘣一聲,青年手腕小臂齊齊骨折,發出清脆的響聲。

青年兩眼一瞪,臉如雞血般通紅。

他蹬蹬蹬退了幾步,手臂下垂,發出難聽的慘嚎。

這一下立即驚住了眾人,周茂生看上去又瘦又弱,冇想到力氣這麼大?

有一個年長雜役頗有見識,看到餘非魚雙臂瀰漫著淡淡的血氣,不由驚聲道:“血脈?周茂生覺醒了血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