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 第三百五十二章 金光不滅,不死之身!

-

尤獵說完,將劍重新拋給了段滄北。

段滄北接過劍來,目光看向前方。

對麵的周無傷全身金光滾動,青色寒流已經被他儘數除去。

段滄北無奈,壓抑著躁動的氣血,朝著周無傷又是一劍。

唰!

青虹掃過,周無傷舉臂硬接,再次被斬退了十餘米。

這一劍的威力明顯不如上一劍,青色劍意纏繞在周無傷的雙臂上,但是被他金光一逼,立刻沖淡了許多。

“老段,你這劍好像不行啊?”

尤獵見周無傷毫髮未損,忍不住搖了搖頭。

斬出這一劍後,段滄北臉色微微發白:“非是青華劍不行,而是我實力不足!青華劍是天外隕鐵所鑄,蘊含極寒煞氣,我無法駕馭,發揮不出它的威力。”

“這麼邪門?”

尤獵盯了青色劍體一眼,想起持劍時的徹骨寒意,知道段滄北所言非虛。

“這樣說來,此劍豈不是無人可用?”

“倒也不是完全冇有辦法!”

段滄北沉聲道:“我徒弟葉蒼是天生劍心,所以我才著重培養他,看他成為丹氣境後,能不能與劍意融合,徹底掌控這把青華劍!”

“你徒弟呢?”

“出外曆練了,準備突破大師後期!”

“才大師後期?看來是冇希望了。”

尤獵正在搖頭,唐少青輕叱一聲:“說什麼廢話,還不快上?”

她飛身撲出,趁著周無傷驅逐青氣之際,抬手就是一記梅花拳印。

周無傷怒吼一聲,舉臂硬擋。

唐少青打在周無傷的手臂上,立刻覺得一股寒意反擊回來,令她情不自禁打了個冷顫。

她眉頭一皺:“段淪北,你這劍上的寒氣敵我不分啊?”

段滄北無奈道:“此劍就是如此,既傷人也傷己,除非能找到真正駕馭它的人!”

周無傷被梅花拳打退一步,但是手臂上的青氣卻淡了幾分。

他趁勢用動能一逼,瞬間把煞氣全部化解。

尤獵見勢不妙,低聲道:“實在不行,咱們就跑吧?”

段滄北搖了搖頭,尤獵和唐少青能跑,他卻不行。

這裡是武體聯盟的總部,他若一走,軍心立刻瓦解,聯盟武者不知會死傷多少。

周無傷看向三人,眼中閃動著冰冷的眸光:“想跑?你們今天一個都走不了!”

他身體一抖,全身金光流水般滾動,閃電般擊出三拳。

段滄北首當其衝,被一股強大的動能打在劍上,頓時全身劇震,蹭蹭蹭連退了十幾步。

尤獵和唐少青同樣無法避免,運力抵禦之下,同樣被轟退了十幾米。

尤獵嘴角流著血沫:“怎麼辦,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段滄北低喝一聲:“你們借力於我,我再斬他一劍!”

尤獵和唐少青互視一眼,立刻衝到段滄北身後,向他渡入一股丹氣。

段滄北全身一震,三股丹氣合到一處,朝著衝來的周無傷就是一劍。

劍上的寒意被丹氣所激,迸發出一股強悍無比的煞氣,轟得一下擊中周無傷的腹部,直接破開金甲,射出了一個拳頭大的血口。

周無傷怒喝一聲,向後飛退了數十米,全身劇烈顫抖,顯然遭受到了巨大無比的痛苦。

段滄北三人也後退了七八米,身上寒意湧動,臉都被凍成了紫青色。

尤獵看了遠處的周無傷一眼,忍著冰刀刮骨般的疼痛道:“成了!”

段滄北吐出一口鮮血,那血落到地麵,立刻凝結成了冰渣。

他支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道:“還差一點就能把這傢夥射穿,可惜了!”

“趁他病,要他命!”

唐少青眼含殺機,剛往前走了兩步,反噬的煞氣立刻躁動起來,逼得她不得不停下來運勁調息。

段滄北忍著痛楚道:“稍安勿躁,這煞氣太過厲害,緩口氣再說!”

二十米外,周無傷看著腹部的傷口,露在金色殖裝外的雙眼充滿怒色。

自從穿上金甲以來,他還是第一次受到如此重的傷勢,心中立刻升起了強烈的殺氣。

周無傷盯著段滄北三人,一字一句道:“你們找死!”

尤獵盯著周無傷血流如注的腹部,嘲笑道:“我倒要看你還有冇有本事動手?”

周無傷冷哼一聲,身上的金光流向腹部,傷口附近的血肉詭異的蠕動起來,很快止住鮮血,凝結生疤。

三人看到這一幕,臉上頓時變色。

尤獵呆呆地道:“我忘了,這傢夥已經不是人了!”

周無傷獰笑一聲,大步向眾人走來。

唐少青眼神一凝:“段滄北,我們把丹氣給你,再來一劍!”

段滄北無奈搖頭:“冇用的,我們隻有三人,發揮不出此劍最大的威力,無法對他形成致命傷!”

尤獵問道:“如果是四個人,是不是能把這傢夥刺個對穿!”

“如果再多一人,倒是有這個可能!”

“那就有希望了!”

段滄北聞言有些詫異:“你說什麼?”

尤獵喃喃道:“我好像看到李易了,那小子也是丹氣境吧?”

“李易?”

段滄北一愣,下意識向遠處望去,果然見到一個熟悉的年輕人出現在了青華台下方。

李易在山下感知到上麵的動靜,知道不好,立刻飛身上崖,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青華台。

他目光一掃,發現至少有六個銀甲人出現在青華台。

這些銀甲人數目雖然不多,但是實力強大,穩穩占據了上風。

在他的正前方,段滄北的徒弟高渚和中年文士孟溥正在對拳,兩人目光凶狠,打得難分難解,看上去如同生死仇敵一般。

李易有些詫異,這兩人不都是武體聯盟的嗎?怎麼跟自己人乾起來了?

“李易,快來幫忙!”

突然一聲大喝傳來,李易舉目望去,看到獵人公會的尤獵正向他大聲疾呼。

尤獵喊完這一句,冷不防周無傷揮來一拳,將他震得連連吐血。

周無傷眼神冷冽,又是一拳轟出,強大的動能打破空氣,發出劇烈的爆響聲。

尤獵臉色一變,飛快地向後一竄,轉眼就消失在了青華台。

周無傷一拳落空,身上金光流動,邁步向他追去。

段滄北和唐少青怕尤獵有失,趕緊追在兩人身後。

“金色的殖裝?”

李易感受到前方傳來的陣陣能量波動,立刻來了興趣。

他身體一晃,向著青華台的高處直衝過去。

一個銀甲人見李易肆無忌憚地衝過來,嘴裡發出桀桀冷笑,朝著他就是一拳。

他們的任務就是拖住武體聯盟的人,讓最強殖裝毫無顧忌的生擒三位大宗師,為組織送去三個丹氣境的**實驗者。

“什麼玩意?”

李易見一個銀甲人攔住去路,隨手一拳,將他打得血肉崩碎,連同殖裝一起化作漫天血雨。

殺死銀甲人後,李易腳步未停,飛快地掠了過去。

在衝向青華台高處的途中,他見幾個體術大師被一個銀甲人逼得連連後退,於是踢出一腳,將那個銀甲人踢得腰身崩裂,直接斷成了兩截。

李易連殺兩個銀甲人,立刻引起了眾人的震動。

這些銀甲人實力強大,個個堪比大師後期的高手。

尤其是第二個被李易殺死的銀甲人,實力之強,已經形同丹氣境的大宗師。

如此高手,就這樣被一個突然出現的年輕人輕鬆殺死,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李易殺死第二個銀甲人後,身體一晃,衝到了青華台的山峰上。

舉目望去,在青華台後方的一處斷崖上,金甲人和三大宗師纏鬥在一起,打得山石崩碎,飛塵四揚。

金甲人以一敵三,但卻占據了絕對上風。

三大宗師身上浴血,支撐得十分艱難。

若不是三人配合還算默契,早已有人重傷不起,被金甲人各個擊破。

看到李易在青華台上方出現,尤獵再次大叫:“李易,快來幫把手!”

“他就是李易?”

周無傷注意到突然出現的年輕人,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如果冇記錯的話,就是這個年輕人一手導致了殺手協會的覆滅,還令他變成瞭如今非人的模樣。

雖然由此獲得了超越丹氣境的力量,但是他得到這種力量的痛苦和代價,也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在周無傷的心目中,段滄北、尤獵、陸展衡和李易都是必死之人。

隻不過前者會淪為組織的實驗品,後者會被他殘忍折磨,虐殺至死。

李易跳下青華台,一路往山崖而來。

尤獵吐血吐得太多,臉色白得像雪緞,神情也越發萎靡。

他見李易跑近,精神重新振作起來,大聲疾呼道:“快!我們四人合力,給這個怪物一劍!”

李易停住腳步,詫異道:“四人合力?”

“不錯!此人實力已經超越丹氣境,唯有我們四人合力,纔有可能擊敗他!”

尤獵急聲道:“你千萬不要小看他,此人就是殺手之王周無傷,他和金甲融為一體,已經變成了刀槍不入的怪物!”

“刀槍不入?”

李易打量了周無傷一眼,嘴角帶著一絲古怪的微笑:“那就讓我看看,他是不是真有這麼硬?”

“不可大意,現在隻有老段的青華劍可以傷他,其餘的攻擊根本冇有效果!”

尤獵見李易似乎有單獨出手的意思,心一下就提了起來。

這可是個生力軍,也是他們最後的希望,千萬彆被周無傷打死了。

唐少青嘴上冇有說話,隻默默望了段滄北一眼。

段滄北明白她的意思,輕咳一聲:“年輕人嘛,總是容易衝動!”

周無傷冇把新出現的李易放在心上,他的眼中現在隻有尤獵。

此人傷得最重,是最好下手的目標。

隻要自己再多揮兩拳,就能徹底放倒對手,剩下的幾個人,對自己來說隻是早晚的問題。

周無傷雙臂一展,兩道強大的動能將段滄北和唐少青逼退,然後單拳一揮,轟向搖搖欲墜的尤獵。

尤獵咬緊牙關,正準備聚集僅存的丹氣擋住這一擊,耳旁風聲一響,一個年輕的身影擋在了前方。

尤獵心中一鬆,同時大聲疾呼:“小心,不可硬接!”

李易單掌抬起,同時回頭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齒:“冇事,這傢夥打不動我!”

其餘兩人見李易這時還敢回頭說話,心一下提了起來。

周無傷更是憤怒無比,他是最強的金甲殖裝,此人居然敢無視他的攻擊?

憤怒之下,周無傷身上的金光猛得漲大起來,拳速又快了幾分。

啪!

金色的流光打在李易的手掌上,僅僅發出一聲輕響,緊接著金光潰散,冇有掀起半點波瀾。

這一下不僅周無傷愣住了,其餘人也滿臉驚色。

周無傷的拳頭他們早已領教過了,如果一拳挨實,鐵人也會被打個窟窿。

可這一拳李易擋下來,似乎完全冇花什麼力氣?

“好了,該我了!”

李易懶洋洋地說了一句,緊接著一拳揮出。

周無傷隻覺眼前一花,恐怖的音嘯瞬間在胸膛炸響。

砰!!

周無傷猶如炮彈般飛了出去,整個人被轟出上百米,狠狠撞到後麵的山崖上。

傾刻間山石崩碎,掀起巨大的塵垢。

段滄北和尤獵一下就直了眼,把他們三人逼得彈儘糧絕的金甲怪物,一招就被打飛了?

唐少青同樣滿臉震驚,周無傷已經夠可怕的了,這個年輕人居然比他還強?

啪嗒!

崩塌的山崖下伸出一隻金色的手掌,將一塊巨大的岩石推開。

周無傷從碎石中爬出來,兩隻眼睛充滿鮮紅的血色。

他的胸膛有個巨大的創口,裡麵的鮮血泊泊而出。

在傷口附近,大量的金光湧了過來,促使周圍的血肉不斷蠕動,阻止鮮血向外流出。

“居然還能爬起來?”

李易詫異地看了周無傷一眼,又看了看他正在癒合的傷口,似乎明白了什麼。

看來是升級了,與前兩代殖裝相比,似乎多了自我恢複的能力?

周無傷用血紅的雙眼盯著李易,嘶聲道:“冇想到吧?我是不死之身,隻要金光不滅,我就不會死!”

“金光不滅,不死之身?”

李易笑了,搖搖頭道:“那我就打滅你的金光!”

他輕輕一晃,身影稍閃即逝,下一刻拳頭已經出現在了周無傷的胸前。

周無傷瞳孔緊縮,死死盯著李易的動作。

這一次他終於捕捉到了李易的出拳的軌跡,雙臂一舉,牢牢擋在胸前。

啪嚓!!

周無傷的雙臂發出清脆的折斷聲,胸口捱上重重一擊,再次被擊飛出去。

轟隆一聲,大量的碎石簌簌而下,山崖下方出現了一個人形窟窿。

周無傷深深嵌在岩石中,雙臂折斷,胸口出現一個血淋淋的大洞。

與此同時,圍繞在他身體四周的金光再度向傷口湧去,頑強地癒合著血肉模糊的肌體,隻是速度明顯慢了許多。

李易看著奄奄一息的周無傷,輕輕搖頭:“看來你的金光也不是無限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