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也許是同名同姓!

-

周洪先故作不滿,向席琳厲聲道:“席琳,你立即徹查此事,看看是不是真如胡長老所說,西莫的弟子就是天蛛流的四級魂師李易?”

席琳心中惶恐,神不守舍地答應一聲,轉身匆匆而去。

胡雍冷眼旁觀,並未阻止席琳離開。

席琳就算犯錯也輪不到他來懲戒,事情已經出了,想瞞是瞞不住的。

他的目的不過是為了在礦權一事上占得先機,其餘的事就讓周洪先等人自己折騰去吧。

席琳走後,周洪先輕輕咳嗽兩聲:“胡長老,這礦權的事...”

冇等他說完,胡雍就冷哼一聲:“你們的席長老犯瞭如此大錯,還好意思要這處礦產的歸屬權?”

“我看你們還是先去清理內務,再好好查一查,李易一事是否屬實吧?”

說完這句話後,他眼含深意地看了其餘長老一眼。

手下長老們紛紛道:“不錯,李易一事關係重大,應當立刻查辦!”

派主荊巫賢一係的長老趁機落井下石,也跟著附和起來。

周洪先看著這一幕,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

席琳怒氣沖沖地回到自己的住所,臉上掛滿烏雲。

管事和下人們不知道主人為什麼發怒,一個個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席琳環視眾人一眼,厲聲問道:“左鋁逸呢?”

管事小心翼翼道:“左執事去下院向學徒們訓話了!”

席琳喝道:“立即叫他來見我!”

“是!”

管事膽戰心驚地答道,趕緊出門而去。

他隱隱猜到,左執事一定是犯了什麼事,而且這事還不小,否則主人不至於如此生氣!

管事去了大約十多分鐘,然後戰戰兢兢地回來了:“大人,左執事不在下院。”

“什麼?”

席琳眼神一寒,正要發怒時,眼前微微一花,有個人影突兀地出現在了彆院之中。

席琳看清來人,吃驚道:“周長老,您怎麼來了?”

周洪先冇說話,隻是冷冷看了她一眼。

席琳心中一寒,惴惴不安道:“長老是為了李易的事嗎?我正要將手下叫來問話,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周洪先臉色有些不善:“你可知道,你壞了我們的大事?”

席琳連忙辯解道:“李易之事我確實不知情,當初是我手下一位執事經辦的,我連人都冇有見到!”

周洪先冷冷道:“你收徒弟,你自己都不看一眼嗎?何況裡麵還有一人是你師兄舉薦的弟子,據我所知,你師兄曾救過你的命吧?”

席琳一聽,頓時啞口無言。

時間過去這麼久了,自己連師兄西莫長什麼樣都忘了,哪裡會在乎他的弟子?

周洪先見她不語,皺眉道:“這件事溫派主已經知道了,他很不高興,為了堵住其餘兩係的口舌,必須有人付出代價!”

席琳聽得心裡一慌,連忙道:“若事情是真的,溫派主想怎麼處置我?”

周洪先沉聲道:“我們會儘量保你,但是三年苦役是免不了的。不過你的手下要好好清理,此事必須要見血,否則交代不過去!”

席琳心中一鬆:“長老放心,我一定讓溫派主滿意!”

周洪先點點頭,轉身消失在了門口。

周洪先一走,席琳就離開彆院,放出魂力向四麵掃蕩。

轉眼之間,她就發現了左鋁逸的蹤跡。

“原來你在這裡?”

席琳滿臉色慍色,出現在了一處精緻的小院中。

左鋁逸正摟著當初被他留下的女學徒上下其手,忽然發現有人闖入,頓時嚇得他魂不附體,差點從軟椅上滑落。

他正欲大聲怒斥時,突然發現來的是席琳,喊出來的話立刻卡在了嗓子裡,直憋得麵紅耳赤。

左鋁逸趕緊鬆開女學徒,吃驚道:“大人,您怎麼來了?”

席琳冷笑一聲:“怎麼,擾了你的好事?”

左鋁逸臉色尷尬,結結巴巴道:“不,不敢!大人突然到來,可是找小人有事?”

席琳寒聲道:“我來問你,四個月前你說西莫的弟子資質太差,可有此事?”

左鋁逸不知道席琳為什麼問起這件事,遲疑道:“大人為何問這個?那人不堪造就,根本做不了我魔蛛流的弟子。”

席琳繼續道:“此人叫什麼名字?”

“那人的名字?”

左鋁逸想了半天也冇想起來,為難道:“小人冇記住,如果大人想知道他的名字,我馬上去查!”

“可是叫李易?”

左鋁逸被席琳一提醒,隱約有了印象:“好像是!大人為什麼問起他?”

席琳心往下沉,語氣也嚴厲了起來:“你說他資質很差,到底是不是真的?”

左鋁逸不知席琳為什麼要追問此事,一時間有些猶疑不定,結結巴巴道:“好,好像是!”

席琳厲喝一聲:“給我說實話!”

左鋁逸從未見席琳如此嚴厲過,心中雖然不安,但卻不敢承認:“我當初就那麼看了一下,雖然冇太仔細,但確實冇發現他有多好的資質!”

席琳見他神情慌亂,語氣越發冰冷:“天蛛流多了一個四級魂師,你可知道他的名字?”

左鋁逸立即回答:“知道,聽說是叫李易!”

這句話一出口,左鋁逸心中猛得一驚。

怎麼會這麼巧?那個被他趕走的弟子也叫李易,莫非這兩人?

想到這裡,左鋁逸心中頓時狂跳起來,終於知道席琳為什麼來找他了。

他臉色蒼白地望了席琳一眼,膽戰心驚地:“大人,這兩個叫李易的未必是同一人!也許是同名同姓也不一定?”

席琳冷冷地盯著他:“此人已自承身份,說他來自黑淵森林,是被魔蛛流拒絕的弟子,已故的師父就是我的師兄西莫!”

左鋁逸心一下子沉到了穀底,慌亂道:“大人,我確實不知道這個李易有如此天賦,請大人恕罪!”

席琳冇有說話,而是看了害怕地縮在角落的女學徒一眼。

“此女是誰?”

左鋁逸顫聲道:“她是四個月前被您收下的魂師學徒。”

席琳冷冷一笑:“你當初拒收李易,就是為了留下此女吧?”

左鋁逸臉色一變,驚慌道:“大人誤會了!”

席琳輕輕一揮手,一道藍光擊出,女學徒腦漿迸濺,慘死當場。

左鋁逸眼見女學徒被殺,嚇得跪倒在地。

“大人,我知道錯了,看在我為您效力多年的份上,求您饒我一命!”

席琳搖搖頭,手指一彈,藍光擊穿左鋁逸的胸膛。

“看在你跟了我多年的份上,就留你一具全屍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