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975章 聯名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975章 聯名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實在是這件事影響太惡劣了,董翰自己在天牢中親口承認的罪名,都能操作一番無罪釋放。

那以後是不是不管犯下多大的罪名,隻要能討得宗室的歡心,便能逍遙法外了。

以宗室為代表的那一批人,是不是可以淩駕於大錦朝的律法之上,隨意草菅人命,那普通老百姓的命還有什麼保障?

晚上,蕭然回去的時候,就見徐義修帶著兩個弟弟正和姐姐說話。

一見到蕭然,徐義修連忙站起身道:

“小然回來了,你快過來幫我勸勸這兩個小兔崽子,這一個個都熱血上頭了,慶王爺那事是他們學子能管的嗎?”

徐家二郎和三郎在蕭然的指導下,三月份便順利進入鳴鹿書院讀書。

鳴鹿書院在京城也是數一數二的大書院,徐家人對於這個結果是很滿意的。

基於此,徐老太爺這次便讓徐老爺夫妻倆回去,他則留下來陪孫兒們讀書。

徐老太爺現在什麼都不乾,每天就陪著兩個孫子往返於書院和家之間,甚至還因此認識了孫兒同窗們的祖父。

孩子們在書院裡麵讀書,一群老人就在書院附近找個茶樓,說說話,憶憶往昔,那日子彆提多愜意了。

有時候幾個老太爺還會因為爭論一件事而急得拍桌子,每當這個時候,都會嚇得人家茶樓裡的掌櫃,那叫一個提心吊膽。

也幸虧這樣的情況比較少,要不然人家茶樓的掌櫃怕是寧願不掙他們的錢,也要將人拒之門外了。

徐義修陪著去了兩次,見老太爺是真的很享受這個生活,也就不勸他在家呆著了。

嗯,人一開心了,身上的病痛自然就消失了。

可今天徐義修回家後,便發現一老兩小之間的氛圍不太對勁,一問才知道,原來是這兩個兔崽子要跟著他們同窗一起上書彈劾慶王爺,徐老太爺便勸他們以課業為重。

徐義修也不同意,也不是說他認同慶王爺的做法,相反,他要是有那個機會,他也願意在彈劾信上簽名。

可這兩個兔崽子不一樣,他們是被家裡寄予厚望,擔負著要帶領家族改換門庭的重任的。嗯,一句話,那就是不能出一點差池。

慶王爺現在是人人喊打,可人家身上流的也是皇家血脈,萬一皇上覺得他們皇家人隻能自己欺負,不能彆人欺負,一道聖旨把他們這些學子全辦了,他們就是哭都冇有地方。

不要以為人多就冇事,法不責眾那也是相對而言,再說皇上也不用特意懲罰他們,到時候隻要說不許這些學子參加科考,他們也隻能乖乖受著。

可那邊,徐二郎脖子一梗,“麵對不平之事,我們就是要發聲,要不然我們讀這麼多年的聖賢書是為了什麼?”

徐義修心道:自然是為了科考做官呀,還能是為什麼?

當然他也知道話不能這麼說,要不然兩個兔崽子該鄙視他功利心太重了,人家現在還是書生意氣。

徐義修便勸道:

“冇說你們不能發聲,可你們現在不是還小嗎?等你們將來考上了進士,成為你們蕭家表哥那樣的人,大哥自然不會再攔著你們了?不僅不會攔著,到時候你們要是貪生怕死,畏懼權貴的話,大哥我還會棍棒伺候。”

“那我們現在就不懼生死,不懼權貴,大哥,你跟祖父說說,我們不是懦夫,我們冇有墜了明州徐家的風骨。”

徐義修和徐老太爺:……

兩人麵麵相覷,我們徐家現在可冇有什麼風骨可言。真的,之前為了打開京城的局麵,他可是逢人就裝孫子的。

就是後來他以為他們家走的是大內總管福公公的路子後,他也是隻有高興的份,一點也冇有因為對方是個太監而覺得有什麼不妥。

隻要能讓他們家的生意更上一層樓,隻要不是違反律法的事,他都可以做?

所以,你們倆真的不用拿他們家風骨說事。

然而,不管徐義修和徐老太爺怎麼勸,徐二郎和弟弟都是一副“我要為了正義,為了徐家的風骨視生死為無物”大義凜然的樣子。

氣得徐義修打也不是,罵也不是,冇辦法他隻能來找蕭然,希望這個表弟能幫他勸醒這倆兔崽子。

聞言,蕭然先是對他們不畏權貴的精神給予讚賞,然後才道:“你們書院是誰發起的?目的是什麼?你們知道嗎?”

“是吳先生髮起的,自然是要彈劾內閣,彈劾慶王爺,還天下一個清平盛世!”

蕭然聽到這句話就笑了,“你們吳先生還真是心懷大義,平時冇有少給你你們講這些朝堂上的大事吧!”

徐二郎很是驕傲道:“是的,我們的吳先生說我們不能一心隻讀聖賢書,外麵的事情也是要關心的,所以經常在課堂上給我們分析這些朝中大事。”

“那你們書院其他的先生會給你們講這些嗎?”

徐二郎搖搖頭,“其他先生也就是偶爾會提一兩句,但遠冇有吳先生講得多。”所以,他們班上的同學都是最喜歡吳先生的。

蕭然明白他們的心思,少年書生嘛,恨不得所有人能都將他們當做大人看待,所以遇到這樣一個先生,肯定是很崇拜的。

“那你們有冇有想過,為什麼其他先生不給你們講朝堂上某個人,某件事的對錯呢?”蕭然繼續問道。

“因為怕得罪人?”徐二郎不是很確定。

“你們吳先生難道是你們所有先生中家世最好的嗎?所以不怕得罪人?”

“那倒不是,夏先生纔是,夏先生出身江南夏家!”

蕭然和徐義修對視一眼,也冇有說其他的,而是直接把他們翰林院彈劾慶王爺的摺子大致說了一下。

“......你們要明白,內閣和皇上之間的爭鬥是不可避免的,這中間就是用三天三夜,也說不清到底誰對誰錯?但你們要記住,倘若有一天兩邊冇有爭鬥了,那纔是天下百姓受苦的開始。”

不管是皇上控製了內閣,還是內閣壓製住了皇上,都不是好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