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1500章 往事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1500章 往事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張氏滿心歡喜的為自己想到的主意而高興,覺得老天還是對她不錯的,讓她找到瞭解決辦法。

那邊,鐘大郎似乎也在思量她的話是不是真的,

“你真的能做到,不管什麼情況都絕不用你這身武藝?”

張氏雙眼發亮的連連點頭,

“能保證,能保證,我可以發誓,我這輩子要是使用這身武藝,就讓我天打雷劈!”

鐘大郎則是直接捂住了她的嘴,

“我不許你用自己發誓,我會心疼的,要是那樣的話,還不如讓我自己天打雷劈呢?”

聞言,張氏隻覺得那一刻的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所以後來鐘大郎讓她拿他起誓的時候,她自然是不願意的,她怎麼捨得,於是,一時腦子發熱就拿未來孩子起誓。

當時在她心中,反正她是絕不會違背誓言的,所以用未來孩子也是無所謂的,隻是給鐘大郎一個保證而已。

那時候的她,又何曾想到這一切不過是鐘大郎為了桎梏她而故意為之的呢?

婚後,鐘大郎說要做生意,說不想碌碌無為,想讓自己的父母不後悔把自己嫁給她,她便毫無怨言的拿出嫁妝給他做本錢。

即便後來他越來越忙,甚至還幾個月不沾家,她也是任勞任怨的在鐘家做好一個妻子該做的一切。

漸漸地,鐘大郎對她越來越不耐煩,她也是絲毫冇有抱怨,隻以為他是在外麵太辛苦,回來不把氣撒在她身上,還能撒在誰身上?

那時候,孃家人不是冇有提醒過她多注意鐘大郎的動向,可她覺得冇必要,男人在外麵賺錢本來就辛苦,她要是在家裡還疑神疑鬼的,他不會更煩躁嗎?

再說,鐘大郎還是很厲害的,憑藉著自己那些嫁妝,的確是掙了不少錢回來的。

加上,後來她生了女兒,家中裡裡外外都需要她操持,她就更冇有精力去管鐘大郎在外麵乾什麼了。

在她心裡,她始終覺得她是明媒正娶回來的嫡妻原配,男人在外麵的那些鶯鶯燕燕都是過眼雲煙,她有女兒,手裡有錢,以後她纔是要陪鐘大郎終身的。

這就夠了!

附近的人家不都是這樣的嗎?

有的男人還冇有鐘大郎會掙錢,還不是天天去逛青樓。

她覺得母親說得對,守好家裡的錢,帶好女兒,以後再生個兒子,這一輩子她在外人眼裡就是個幸福的女人!

事情開始轉變是從年初開始的,之前不管多少,鐘大郎都會往家裡拿錢,可是從那個時候,他每回來一次都是拿錢,從無例外。

她一問就是做生意虧了,外麵生意不好做,她再多問兩句,鐘大郎就要發火。

而且,婆婆和小姑子,小叔子也不像之前那幾年尊重她了,每天總是各種各樣的找茬,不是飯菜不好吃,就是衣服冇洗乾淨。

她一個人帶著孩子還要伺候他們幾個,心裡不是不委屈的。

而且,她們不僅不幫忙,還不允許她請個幫工回來,即便家裡有結餘的錢,還說他們這樣的人家,要是請幫工回來,會讓人家笑掉大牙的。

她心裡憋屈的很,於是,在鐘大郎又一次回來拿錢的時候,便和他吵了起來。

鐘大郎也第一次動手打了她,那一巴掌把她整個人都打懵了,她當時第一反應自然是還手,但是鐘大郎冷笑著看了眼一旁的女兒,

“你忘了你當年怎麼發的誓言了嗎?你想要報應在她身上是不是?”

張氏這個時候才明白,原來他是在這等著她呢。可即便心裡明白了,看著乖巧的女兒,她舉起的手還是無力的放下了。

這個時候,她滿心憤恨,當年真是腦子進水了,纔會在他的花言巧語中立下那樣的誓言。

那一次,鐘大郎狠狠的打了她一頓,又拿走了不少錢,然後才離開。

可即便是這樣,她還是想著好好和他過下去的,甚至安慰自己,他應該是在外麵受氣了,纔會心情不好。

後來,有一次她上街買東西,遠遠的看見鐘大郎帶著一個年輕女子逛街,那溫柔的神色是成親後她再也冇有在他腳上見過的。

她抱著女兒上去質問,質問他怎麼能這麼對她呢,她為他操持家務,生兒育女,他怎麼可以這麼對她?

可是鐘大郎是怎麼做的,一開始隻說是和那人合夥做生意,是她想差了。

見那女人眉頭一皺,便讓自己給對方道歉!

可她又不是睜眼瞎,兩人那眉目傳情有說有笑的樣子,以及鐘大郎護著那女人的樣子,哪一點是正常的?

可能是覺得丟人,那次鐘大郎帶著那小妖精快速離開了,隻留下一句“回家再和你算賬!”

回家能怎麼算賬?還不是和她吵,和她打,她礙於那個誓言,隻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就你這個鬼樣子,當年要不是我,還有誰願意娶你?哪知你竟然不知道感恩,還天天無理取鬨疑神疑鬼的,我就算在外麵勾三搭四,也是因為你太醜的緣故。你要是在敢這樣,我就把你們母女全送回你孃家去,這麼多年了,一個兒子都生不出來,你有什麼資格管我在外麵的事。逼急了老子,老子直接把你給休了,重新娶一房美嬌娘回來。”

她不想這個家散了,忍著心痛提醒他那個女人就是為了他的錢,讓他注意點,哪有合夥人隻有一方出錢的。

可鐘大郎那個時候誌得意滿,覺得他自己就是個聰明人,冇人能從他手裡騙錢,更何況是個女人。

最後,人家卷錢跑了,家裡連下鍋的米都冇有,還要她從孃家借。

他又想起她的好,或許是她孃家的好了,近兩個月天天對著她們母女倆噓寒問暖的,也有時間陪妞妞了,她以為他是終於知道好歹了,可人家做這一切,隻是想從她孃家借錢,想東山再起而已。

那天酒樓裡,其實不止他們三口人,她父親和兄長也都在,不過是因為拒絕了鐘大郎借錢的請求,提早離開了。

鐘大郎覺得她孃家人見死不救,這才恨不得殺了她們母女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