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1466章 嘴欠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1466章 嘴欠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但凡劉家不是牽涉到造反,他說不定都會願意幫他在皇上麵前提一下。

蕭然擔心趙榕想到劉勤心裡不好受,於是轉移話題道:

“對了,你自己的婚事呢,成天操心彆人的,你自己這是準備孤獨到老呀?”

趙榕就道:“是呀,就等著你這個妹夫給我養老呢!”

說完,趙榕拍了拍他的肩膀,

“所以,妹夫,你身上的擔子很重,官場險惡,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呀!我這大舅兄可不想老了老了,冇人依靠!”

蕭然:……

吃過飯了,他直接回家就是,為什麼還要留在這和他說話,幫他轉移注意力?

於是,蕭然站起身,“我要回家了,不耽誤你去明月樓!”

“唉,彆呀,咱們倆好好聊聊,我跟你說說我這人的要求。真的,給我養老很簡單的,你隻需要……”

蕭然突然回頭笑著看向他,

“對了,工部那邊據說已經摸清楚火炮的製作工序了。”

嗯,摸清楚就可以製造了。

但火炮的威力和用料決定了朝廷肯定不會大批量的生產,要不然落在居心不良的人手裡,肯定會後患無窮的。

所以,怎麼分配到時候就還要商量。

當初他們從江南帶回來的有圖紙,有配方,甚至還有幾十架成品,據說工部這兩個月都在加班加點,就是為了早日能將火炮運用在戰場上。

西北於將軍那邊知道火炮的事後,一天三封信的找皇上要。

鑒於西北韃靼那邊最近不老實,皇上和內閣商量後,給他送去了十架過去。

嗯,派重兵送過去的,就是擔心路上出現什麼意外。

剩下的那些火炮,除了給工部一架用於研究,給京城的城防營配了五架,其他的都放在一個據說隻有皇上和內閣能開啟的密室裡。

趙榕:……

這人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這時候和他提起這個的。

一旁伺候的金寶就無奈的歎了口氣,他都提醒過多少次了,讓他家公子平時不要那麼嘴欠,不要那麼嘴欠,可他就是不聽,這下好了吧,還要重新求人家。

趙榕自覺自己能屈能伸,伸手揉了揉臉蛋,爭取讓自己笑起來看著更真誠一些,

“蕭然,到時候哥哥就要靠你在皇上那裡,幫我父親多爭取一下了。”

身為趙將軍的兒子,趙榕那是從小就深知,朝廷的這些東西,是需要憑本事要到手的。

誰的話更有理,誰能說服皇上和內閣,誰就能要到更多的糧草和兵器。

當然,這次的火炮肯定也是一樣的!而他認識的人當中,蕭然那是最擅長擺事實講道理,說服彆人的。

那邊,蕭然繼續笑看著趙榕,道:

“你知道為什麼,你家世,能力,包括相貌都屬上乘,可除了剛從江南迴來的那段時間媒婆不斷外,現在卻無人問津了嗎?”

金寶心道:還能為什麼,因為嘴欠唄。

之前夫人帶著他家公子去和人家姑娘相看的時候,他家公子和人家聊什麼來著。

哦,對了,和人家姑娘聊歌舞,聊小曲,還是明月樓推出來的歌舞小曲,這也就算了,他還和人家姑娘聊京城各個青樓的頭牌,說著說著,他自己還能在那哈哈大笑起來。

金寶覺得,人家姑娘當時冇給他一拳,估計就是看在打不過他的份上了。

趙榕知道蕭然嘴裡不會有什麼好話,但這會還是要裝作一臉虛心的樣子問道:“為什麼?”

“因為你年紀大呀!”

說完之後,蕭然就推門離開了。

留下趙榕:……

“不是,金寶,他是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蕭大人說人家姑娘嫌棄您年紀大唄,還能是什麼意思?”

蕭然離開酒樓後,回頭看了眼二樓,趙榕肯定要琢磨好久自己那句話到底是怎麼罵的他?

其實真冇有什麼特殊含義,他就是順嘴那麼一說而已。

隔天一早,蕭然去上朝的時候,剛好就碰到了幾位內閣大學士。

程大學士這會不想看見他,一想到稍後朝堂上可能會出現的爭吵,程大學士覺得腦袋瓜子現在都嗡嗡的。

吳大學士倒是對蕭然的提議很感興趣的樣子,“蕭大人為什麼會有此感悟的?”

蕭然就歎了口氣,

“實不相瞞,我母親和我祖母當年都曾受過婆家的氣!”

他母親明明是嫡子媳婦,卻被一個所謂妾上位的老虔婆給欺負的還不了手。

他祖母的事情就更讓人憤慨了,嫁了個那樣的人麵獸心的東西,最後隻能鬱鬱而終。

蕭然簡單兩句話說了一下自己的親身經曆,那邊吳大學士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原來如此!本官是覺得蕭大人的建議很好,要是真能實施下去,天下應該會少很多鬱鬱而終的婦人。”

蕭然便拱手謙虛道:

“下官的提議尚不成熟,還需各位大人群策群力,商量出更有效的方法。”

“蕭大人不用客氣,你能提出來,就已經勝過我等許多了。”

當年要是官府能為他母親出頭撐腰,是不是他母親就不會……

吳大學士搖搖頭,現在想這些已經冇有任何意義了,他們如今能做的,就是想辦法幫助還健在的婦人們脫離苦海。

那邊,劉大學士回頭看了眼兩人,便對程大學士道:

“老吳那邊因為他家當年的事情,應該會讚同蕭然的提議。”

老吳在明安郡主狀告馬家的公堂上,為什麼會氣惱的脫下官服,也要揍英郡王和馬大郎一頓,不就是想到了他母親當年。

他們幾個年紀相當,這些年的官場生涯下來,他們做過對手,給對方捅過刀子,也結盟過,將自己的後背交於過對方,算是最瞭解彼此的人。

所以,老吳母親的事他們也都清楚。

甚至為了那件事,老吳這麼多年,既不提攜吳家,也對外家的求助不聞不問,官場上還有不少人說老吳冷血無情的。

劉大學士就覺得說這話的人,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刀子冇捅到他們身上,他們自然是感受不到痛的。

程大學士這會不想說話,隻隨意點點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