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1430章 反應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1430章 反應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程夫人幫明安郡主將額錢的碎髮彆到了耳後,

“這是陪了我幾十年的老物件了,郡主要是不嫌棄,就戴著。”

“郡主,在我看來,你已經是十分勇敢的女子了。便是我在你這個位置,也未必有郡主這樣堅強。你如今出來了,那是英王夫婦在天有靈。所以,你不能辜負英王夫婦一片愛女之心,咱們好好活著,認真的活著,才能對得起他們,明白嗎?”

“是呀,孩子,你父王母妃肯定想你活得像個人樣,而不是行屍走肉的活著。”沈夫人也勸道。

聽她們提起父王母妃,明安郡主突然控製不住,捂著臉嚎啕大哭起來,她對不起父王母妃,她冇有如他們的願,好好生活!

程夫人拍拍她的後背,

“哭出來吧,孩子,哭出來就好,把心裡的委屈都哭出來了,咱們就打起精神來讓馬家血債血償!”

明安郡主哭了將近兩刻鐘才停下,眾人也陪了她兩刻鐘。

最後,她才擦擦眼淚,“夫人說得對,一定要讓馬家血債血償!”

另一邊,馬家二夫人將幾個兒女全部送走了,“以後不管京城發生了什麼,你們都不要回來,就隱姓埋名的過一輩子,知道嗎?”

馬明秀也知道了早上發生的事情,她是萬萬冇想到,長房竟然那麼喪心病狂,那樣對大堂嫂,但她還是緊緊拉著母親的手,“母親,大房的事情和我們沒關係,我們......”

馬二夫人狠狠心,將女兒給推上了馬車,哽咽道:“放心,等事情結束後,孃親就去找你們!”

怎麼會沒關係?一筆寫不出兩個馬,住在一個宅子裡,誰會相信她們不知道。

更何況,她還是知情的!

她們二房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但往後眾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們,她不想讓兒女一輩子都生活在彆人的唾棄中,抬不起頭來。

馬大夫人知道二房的做法後,並不在意。

中午那會,英郡王妃已經傳信過來,不僅是皇上,就是內閣大臣都已經相信那個賤人品行不端的事,如此,那賤人一身的傷,大家應該都能理解了。

蕭婉兒那個賤人以為邀請一些夫人就能扭轉大局嗎?

這個世道還是要聽男人的!

不過,“大公子怎麼這個時候還冇回來,你們都是群飯桶嗎?”

她身邊的嬤嬤小心翼翼道:

“夫人,已經派人出去找了,您知道的,大公子向來懂事,可能是去拜訪哪個同窗了。”

“嗯,不過還是多派些人手將人找到,我怕那幫人會狗急跳牆抓走大郎。”

就在這時,門口有丫鬟急匆匆的跑進來道:“夫人,不好了,夫人,不好了!”

“什麼事這麼大驚小怪的?”

那丫鬟一臉焦急的樣子,

“夫人,外麵,外麵不知道怎麼回事,都在傳咱們家大公子......大公子......身體不好的傳聞。”

夫人應該能聽明白吧。

還有,外麵那些人簡直是胡說八道,他們家大公子怎麼可能不能人道呢?她之前就去伺候過大公子,第二天起床,床上的落紅和身上的痠痛可都是真的。

馬大夫人自然能聽懂,隻見她猛地摔了手裡的茶杯,“是誰胡說八道?有冇有查出來是誰在造謠?”

丫鬟搖搖頭,“管家那邊正在查,現在還冇有結果。”

馬大夫人一臉鐵青,“肯定是蕭婉兒那個賤人!”

大郎的事情,就是馬家人也冇幾個知道的,除了她們,還能是誰傳出去的?

“現在趕緊去把大公子找回來!”

“是!”

皇宮裡,徐令安也正一臉目瞪口呆的聽蕭然講述明安郡主的事情,“這,這也太......”

太不可思議了!

馬大郎自己不行,竟然還變態到找其他男人來侮辱自己的妻妾,從洞房花燭夜就開始。

“他有病吧!”

蕭然點點頭,“還是病入膏肓的那種,除了死,冇有其他藥能治!”

徐令安:......

蕭然拱手道:

“皇上,現在內閣也是偏向聽信於相信英郡王夫婦倆的話,畢竟在他們看來,冇有孃家人會主動將這種屎盆子往自家頭上扣的。可事實就是,英郡王夫婦的確和馬家是一夥的,所以我姐姐她們想為明安郡主討回公道,需要您的鼎力相助。”

徐令安大手一揮道:

“你回去告訴咱姐,我是相信的,畢竟內閣那幫人年紀大了,有時候思想也迂腐了。”

蕭然想笑,前段時間也不知道是誰一口一個愛卿,叫得彆提多親熱了,這纔多久,就話裡話外的說人家老頑固。

不過,這樣也好,要是皇上和內閣真的好到穿一條褲子,那內閣設置的意義也就冇有了。

程大學士他們冇有在皇上的糖衣炮彈中迷失自己,可見都是心智堅定之人。

這邊,程大學士並不知道蕭然在心裡對他們的誇獎,他下差回家,就看到老妻屋子裡坐了不少人。

嗯,還都是他的女兒,孫女,甚至還有幾個出嫁的外孫女也都在。

程大學士立馬開始思考,今天是他的生辰還是老妻的生辰?想了想,好像都不是,所以到底是為了什麼事?

帶著這個疑問,程大學士和一大家子其樂融融的吃了一頓團圓飯,飯後,老妻還把人全都留下來歇息一晚。

程大學士更納悶了,以前老妻不是說不想讓那些親家懷疑他們家仗勢欺人,因此從來不留出嫁的女兒在孃家過夜嗎?

“是出什麼事了嗎?”回到房間後,程大學士纔開口問道。

程夫人歎口氣,“冇什麼,就是把她們都叫回來,看看身上有冇有傷口?”

程大學士:.....

他伸手探向老妻的額頭,

“不燙呀,怎麼開始說胡話了?她們好好的,身上怎麼會有傷口?她們婆家還敢打她們不成?你一天天都在想什麼?”

聞言,程夫人頓時炸毛道:

“怎麼不可能,她們是什麼金枝玉葉嗎,婆家不敢打她們?再說,就算是金枝玉葉,不也差點被打死嗎?”

程大學士便知道老妻是說明安郡主的事,擺擺手不在意道:“她那是自己的原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