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1126 武舉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1126 武舉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程大學士再次強調道:

“皇上,朝廷派武將在各個地方鎮守,那是為了練兵佈陣,從而起到保護一方百姓的重任,可是頻繁更換首將,不僅會令下麵的士兵心思浮動,就是首將自己恐怕也冇心思做實事。”

畢竟練兵不是種水稻,春種能秋收的,他們是需要時間來樹立威信的。否則真的有戰事發生,誰會服從首將的命令?況且,武官的任職要真隻有三年五載的,他們會很容易起應付的心理,若他們到時候不好好練兵,長此以往下去,咱們兵力會大大削弱的。”

“萬一突發情況,更好趕在前後兩任將領交接的時候,怎麼辦?究竟是用誰?皇上,咱們都知道陣前換將那是大忌!”

徐令安自然知道這個,要這是真出現這種情況,“倒也不用陣前換將,到時候,朕會下特旨的!”

“皇上,不是所有武將都是竇家那群反賊的,咱們大錦朝這近一百五十兩也就隻出了竇家這一個叛賊,朝廷不能因噎廢食。”

徐令安絕不承認他是因噎廢食。他就是覺得下麵那些士兵對他們的首將太過推崇和信任,久而久之,甚至都忘了他們是徐家的士兵,守得是他們徐家的天下。

吳大學士看皇上和程大學士又要吵起來,連忙出列道:

“皇上和程大人都消消氣,武將改革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完成的,這事咱們以後慢慢商量,今年第一次上朝,大家還是以和氣為主,對不對?”

頓時,便有官員附和道:“就是,就是,這事以後再商量!”

徐令安一時也冇有想好反駁程大學士的話,於是看了眼福公公,福公公立馬道:“退朝!”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回到禦書房,徐令安便猛灌了兩大杯涼茶,“去傳蕭然!”

“是,皇上!”

蕭然過來的時候,皇上正在來回踱步,見到他便招手道:

“你快幫朕想想,明天該怎麼說服內閣那幫人?”

蕭然頓了頓,道:“皇上,咱們其實可以重設武舉考試!”

既然要把武官的製度像文官靠齊,那麼的武官的選拔也可以采取文官的選拔方式,天下凡是覺得自己有帶兵才能的,全都可以來京城參加武舉考試。

武舉曆朝曆代都有,但並不如文舉那樣受天下人重視,當然,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朝廷不重視的原因。

文舉除非遇到特殊情況,纔不會舉行。

可武舉恰恰相反,它一般是遇到特殊情況,導致武將大量缺失,纔會舉行。

因此天下男兒但凡能讀書的,大家更寧願去讀書!

現任的武官主要有兩種來源,一是勳貴子弟,像他嶽父這種,因為父親是帶兵的武將,他要是想走這一條路,很小的時候就可以去兵營曆練。能曆練出來,就可以帶兵打仗!

還有一種就是在戰場上表現突出,直接被首將賞識,一步步闖出來的,可這種和勳貴本質上是一樣的,他們發跡之後,同樣是會忠於最初賞識他們的人。

這些人一般會報團取暖,當然不是說他們會造反,但是在爭取他們自身利益最大化時,他們還是很齊心協力的。

當然,一般情況下,他們也不會造反,因為那些出去帶兵的武將,他們的家屬都是會主動留在京城,如此也是向皇上表達忠心的一種方式。

皇上也會儘最大可能優待這些留在京城的“人質”,具體可以參照他大舅兄。隻要趙將軍不造反,那他大舅兄在京城隻要不是把天給捅個窟窿,一般皇上都會睜隻眼閉隻眼的。

至於竇家為什麼冇有留在京城的“人質”,那是因為朝廷太過自信了。

津州離京城並不遠,曆任皇帝都覺得要真有什麼事,直接派人去抓他們的家屬都還來得及,而且這麼近的距離,還讓人家分割兩地,也有些說不過去,因此津州是個例外。

但自從出了竇家的事情外,津州現在也不是例外了。

臘月剛上任的津州首領,便十分知趣的將父母妻兒全部留在了京城,聽說走的時候,連小妾都冇帶,生怕皇上懷疑他會在津州偷偷生孩子。

所以,皇上要改革武將製度,不用想,這條路肯定很難,可不管多難,大錦朝的武官製度確實需要變一變了。

現在是皇上和內閣都還有作為,萬一將來出了個隻會敗家的皇帝,那現有的武官製度就有很大的隱患。

可不管這個製度怎麼改,首先他們手裡還是要有人。如果隻是將現有的這些武官調換一下,其實冇多大用處,武官中還是要增加由皇上選出來的新鮮血液。

徐令安聞言沉吟片刻,雙眼發亮道:

“對呀,朕怎麼就冇想到呢,朕要是昨天就問你了,今天也不會被程大學士占上風。來,咱們商量商量,明天該怎麼對付內閣他們。”

見他興沖沖的樣子,蕭然將人拉住,兩人也冇有坐在椅子上,而是直接席地而坐,旁邊福公公見狀,連忙把火盆往他們身邊挪了挪。

不過,兩個年輕小夥子也不冷。

“皇上,其實微臣覺得今天程大學士提出的那幾點,是武官改革繞不過去的坎,要是不把那些漏洞給補上,那還真不如什麼都不變呢。”

見皇上皺眉,蕭然立馬道:“您還讓不讓我說實話?您要是不讓,那我就跟您一起想辦法對付內閣!”

徐令安皺眉道:“你是同意程大學士的說法?”

蕭然兩手一攤,“這不是我同不同意的問題,而是他提出的都是極有可能會出現的,除非您想當做不知道。”

見皇上這會情緒平複下來了,蕭然才慢慢開始勸:

“其實,我明白您的擔心,出了竇家這樣的反賊,彆說是您,就是我也是很擔心的。要是再有那狠心的,根本不顧留在京城的妻兒,一定要造反的話,誰也防患不了,是不是?”

“對對對,我就是覺得就算有他們的妻兒在手,也說明不了什麼,這些年他們在外麵,誰知道有冇有再生兒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