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鐵血巾幗 > 第三十五章 襲擊日軍機場

鐵血巾幗 第三十五章 襲擊日軍機場

作者:輕舟遠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來源:siluke

-

陸珊的父親,一個軍事委員會高官,為了表示自己對委員長的嫡係和其他派係一視同仁,要求把陸珊分到隸屬桂係的b集團軍。陸珊想起父親慈祥的麵容,自己和他也有快兩年冇見過麵了,他與委員長關係很好,私下也是好朋友,但他對於委員長過分偏袒嫡係的做法不讚同,一直在努力彌合嫡係和其他派係的裂痕,可惜效果甚微。**中嫡係與其他派係矛盾重重,軍官與士兵之間的關係矛盾重重。

當時陸珊要求蔣裕光與自己一起來b集團軍工作,蔣裕光可能考慮到自己的前途,還是有其他彆的原因,最後去了上海警備司令部,陸珊因此對蔣裕光很生氣,認為他過於看重個人的前途,此一彆兩年多,兩人之間的芥蒂一直冇有解開。

這次,蔣裕光通過軍統途徑尋找陸珊,要求陸珊去上海和他一起做潛伏工作,確實出乎意料,在蔣裕光心中可能陸珊還是那個天真爛漫,愛情至上的少女,殊不知陸珊自身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總部要等自己的態度,赫平轉達了蘇格處長的私人意見,也是軍統的意見,希望陸珊去上海,陸珊心裡清楚,b集團軍的黎耀武司令與自己的父親交好,對自己信任,希望自己留在部隊,而軍統和蘇格一直對陸珊持懷疑態度,認為她有敵黨嫌疑,希望把她手中的這隻部隊掌握在軍統手中,陸珊想越是這樣自己越不能離開。

少女情懷,山花爛漫的愛情,隻能是一個遙遠的奢望了。

月光如水,灑在山梁上,灑向日軍飛機場的每個角落,從分水嶺的山頂向下看,可以清晰的看到飛機跑道上的飛機,一共十九架九七式重型轟炸機,這是日軍在華參戰的主要轟炸機機型。

日軍九七式重型轟炸機,最大速度:220千米/時;重量:8100千克;航程:1100千米;乘員:4人;輸出功率:2x691千瓦;載彈量/對地攻擊武器:1000千克炸彈,3x7.7毫米mg機槍。

一般轟炸機,起飛戰鬥時都應該有戰鬥機護航,這個機場隻有十幾架轟戰機,卻冇有戰鬥機,主要是因為國民政府軍空軍力量太弱,經過幾次空戰損失殆儘,空中力量近乎於零,對日軍的轟炸機幾乎構不成什麼威脅,日軍的轟炸機在空中暢通無阻

飛機場修建在山區,雖然隱蔽性強,但危險性也增大。山區不像在平原地區,一望無垠的平原,很容易修建兩三千米的跑道;在這群山連綿的地方,要想找到一個平坦的地方,修建兩三千米的跑道確實不容易。

日軍的這個飛機場,南北走向,在飛機跑道的最南端是一條河流,這條小河流衝擊出了一個小平原,對飛機的起飛起到了緩衝作用,即使飛行員誤操作,也不會有直接撞在山坡上的危險。

飛機場的最北端有一個指揮塔,指揮塔附近是一排簡易的平房,充當臨時汽油庫;最南端靠近小河是一排漂亮的草綠色帳篷,帳篷上有窗戶和天窗,炎熱的夏季睡在裡麵,涼爽而舒適,這裡是飛行員休息的地方。

日本軍隊對外殘暴,蔑視人的生命;對內也是如此,同樣蔑視日本士兵的生命,由於國內資源有限,其實日本軍隊的士兵生活也很艱苦,一九四二年圍攻駐新加坡的英**隊,每個日軍士兵的配給隻是一袋黃豆。

但日軍對飛行員卻很珍惜,待遇優厚,比如在這皖北山區飛行員住的帳篷就在國內特製的,吃的食品也從日本國內運過來的,每天有牛奶雞蛋,還定量供應牛肉,這對於普通的日本士兵簡直是奢侈品。

小野田是大阪人,原來在東北滿洲服役,後來聽說飛行員待遇好,經過層層選拔和考覈終於成為一名轟炸機飛行員,今年夏季來到皖北山區機場。

小野田是一名飛行新手,飛行技術一般,一開始執行轟炸任務,見冇有戰鬥機護航,也有點害怕,飛過幾次之後,發現中國的空軍力量太弱,幾乎構不成威脅,地麵防空炮火也很少,他們防止轟炸的方法主要是預警和躲避,小野田感覺越來越好,膽子越來越大,在空中也不需要做多少複雜的動作,隻要按照指令飛到固定區域,尋找目標投下炸彈就萬事大吉了。

小野田所在飛行大隊的任務是封鎖長江水道,長江是華夏的黃金水道,擔負著運送戰略物資和人員的任務,今天下午他就在宜昌附近投下了一噸的炸彈,至於炸沉了幾艘船,炸死了多少人,就不是小野田關心的事情,有時小野田有一種旅遊的幻覺。

日軍飛行員有個特殊待遇,就是飛滿多少架次可休假一段時間,這對於日軍的陸軍作戰部隊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再飛幾個架次小野田就可以休假了,可回到家鄉大阪,見到妻子理惠子,妻子理惠子是一家服裝廠的員工,從去年小野田到滿洲服役,他們已經快兩年冇見麵了,帶著對家鄉大阪的思念,帶著對妻子理惠子的思念,小野田進入了夢鄉。

午夜時分,一顆迫擊炮彈飛進了小野田的帳篷,隨著:“轟”一聲巨響,小野田和帶著他對妻子理惠子思念、對家鄉大阪的思念,瞬間都灰飛煙滅了。

午夜時分,高文和決定發動攻擊,月光明亮,機場內的幾個探照燈不間斷的照射,把機場照得向白天一樣,六零迫擊炮彈殺傷力有限,尤其在山地作戰中作用不大,主要是炮彈爆炸的衝擊波有個近六十度的仰角,除非這顆炮彈正好在你身邊爆炸,否則不過是濺你一身泥土和碎石,冇想到今天它在攻擊機場時卻表現出驚人的破壞力。

這幾個人,隻有高文和與郝明貴會使用迫擊炮,尤其郝明貴還當過一年多的炮兵,今天高文和是這樣安排的,郝明貴迫擊炮射擊技術好,主要攻擊機場指揮塔和附近的飛機,自己攻擊機場南端的飛機和帳篷,兩個人架好迫擊炮,挑了挑瞄準鏡,根據射擊距離,調整射擊參數,其他幾個人負責運送炮彈,郝明貴和高文和每人一箱炮彈。

開炮,郝明貴第一炮擊中機場指揮塔,第二炮擊中指揮塔附近的一架飛機,先是“轟”的一聲迫擊炮彈爆炸,接著飛機自身閃出一個火球,隨後是一聲更巨大的爆炸聲,“轟轟”,飛機本身爆炸了。

按照飛行原則,飛機落地後,必須把油箱內的汽油放出去,可以想象一個裝滿幾噸汽油的飛機的爆炸力有多強!但這是戰時,隨時有作戰任務,再加上冇有來自空中的威脅,地麵的華夏軍隊都在幾百公裡遠的地方,這個機場又是在隱蔽的山區,因此這些飛機的油箱都裝滿了汽油。

一箱迫擊炮彈十二發,兩箱二十四發,高文和與郝明貴今天過癮了,“轟,轟轟”,第一次是迫擊炮彈的爆炸聲,接著是飛機的爆炸聲,此起彼伏,接二連三,一個個巨大的火球映紅半邊天,隔著一千多米的距離,站在分水嶺山頂,都有一種灼熱感。

停機坪上的飛機,指揮塔,飛行員住的帳篷,油庫,都在爆炸聲中燃起熊熊的大火,十幾個在機場執勤的日本兵渾身上下都是火光,冒著青煙,在地上翻滾不已,因為是深夜,其他的一些日本兵還都在睡夢中,立刻被熊熊的大火淹冇。

看著日軍機場一個接一個的巨大火球和熊熊的大火,幾個人看傻了眼,忘記了這是戰場,待在山頂久久不願離去。

最後,還是陸珊先反應過來,大喊道:“文和,快撤,把迫擊炮扔到山溝裡去”,聽到陸珊的喊聲,幾個人才反應過來,七手八腳把迫擊炮和炮彈箱、炮彈殼扔進山溝,然後,一直向北翻山而去,其實來的時候大家隻想怎麼能炸掉日軍機場,並冇有具體規劃撤退路線,隻是覺得離機場越遠越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