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鐵血巾幗 > 第三十章 鬆尾雄少佐

鐵血巾幗 第三十章 鬆尾雄少佐

作者:輕舟遠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來源:siluke

-

今天,王山貴家唱堂會,鬆尾雄覺得這一段時間太辛苦,弟兄們遠離家鄉,難得有一個機會放鬆放鬆,隻留了幾個人留守,其他人跟自己都到王山貴家看堂會空城計。

空城計正在關鍵時刻:司馬懿思索要不要進西城,活捉諸葛亮。

正在這時,槍聲響起,一開始隻是零星的幾槍,緊接著越來越密集,鬆尾頓時感到不妙,隨著是兩聲爆炸聲,急忙和王山貴帶兵往回奔,這時蘇家鎮南邊又響起了槍聲,二人有點發矇。不知道來多少華夏軍。

遲疑一會,鬆尾決定自己回研究所救援,王山貴帶兵去支援南邊的崗哨。鬆尾帶人來到山洞前,看到已經停止呼吸的岸田次郎,進入山洞,看到的景象是:山洞內所有醫療儀器和試驗設備都被炸碎,十幾個試驗人員也被炸得血肉模糊,還有一個小護士還有呼吸。

蘇家鎮最高指揮官日軍小隊長鬆尾雄,急急忙忙帶隊會研究所救援,看著眼前的景象,山洞內所有醫療儀器和試驗設備都被炸碎,十幾個試驗人員也被炸得血肉模糊,鬆尾深感責任重大。

這個帝國大本營煞費苦心建立起來的研究基地,就這樣被炸燬,事前冇有一點征兆,這些人從何而來;這時有人報告,發現一個角門,鬆尾來到角門前一看,過了角門是一個很窄的山洞,洞裡有許多雜亂的腳印,知道了這些華夏軍就是從這裡逃跑的。

鬆尾雄雖然是最高軍事長官,但為了避嫌很少進入山洞研究場所,並不知道這裡還有一個小山洞與外麵相連,即刻帶人爬進小山洞,小山洞狹窄低矮,好在日本人身材矮小,鬆尾雄帶人費了很大勁才穿過小山洞。

天色已經暗下來了,穿過小山洞來到山坡上,山坡上是一片一片的叢林,麵對茫茫山林,黑夜茫茫,不知這些華夏軍跑到哪裡去了,鬆尾雄歎息了一聲,不得已又順著原路返回。

將近一個小時過後,川島和麻田率增援部隊感到,進入山洞中,看到所有醫療儀器和試驗設備都被炸碎,十幾個試驗人員也被炸得血肉模糊,對於眼前的景象憤怒至極,麻田建議:“川島君,他們跑不遠,咱們現在追擊還來得及”。

看著漸漸暗下來的天色,川島想起來前一段時間,自己在山中追擊華夏軍,被困在深山中的情境,搖了搖頭說:“麻田君,莽莽大山,天色已晚,這些華夏軍早跑遠了”。

川島轉身走出了山洞,在院子裡看到了誠惶誠恐的鬆尾雄,他停下來盯著鬆尾雄看了一會,冷冷的問:“鬆尾君,家中還有什麼人啊”。

鬆尾雄戰戰兢兢的回答:“還有一個母親,一個妹妹”;川島回頭對麻田說:“麻田君,此次研究基地被襲擊,鬆尾君英勇奮戰,以身殉國,對他的家人要深加撫卹,撫卹待遇加倍”,說完,川島一揮手,麻田立刻領會了長官的意圖,抽出自己的軍刀扔到鬆尾雄腳下。

鬆尾雄淚流滿麵,雙腿跪在地上,哀求道:“川島長官,母親身體不好,妹妹還在上學,她們,她們——”,川島一揮手打斷了鬆尾雄的話,厲聲說:“鬆尾君,難道你懷疑帝國的撫卹製度嗎,天皇陛下會對每一個為國殉職的軍人家眷予以良好的撫卹,這一點不用你操心,你儘快自裁吧,要保持帝**官的榮譽”。

川島說完,轉身和麻田離開了。望著川島冷漠的背影,鬆尾雄顫抖著拿起地上的軍刀,看了一眼黑黑的夜空,猶豫了一下,用儘全力紮向自己的腹部,隨著幾聲慘叫,鬆尾雄在地上翻滾了幾下,一會兒就冇有了聲息。

雖然已是深夜,矢村司令長官的辦公室仍然燈火通明,川島和木村筆直的站在他的辦公桌前。

川島:“將軍,這夥華夏軍偽裝成山本特工隊副隊長何光,騙過警衛人員,進入研究基地實施襲擊,在這些死難的人員中,冇有見到一個叫陳凱的華夏醫生,估計被這夥華夏軍救走了,研究基地被襲擊時鬆尾隊長正在看戲”,川島補充說:“另外,東京帝國大學教授岸田次郎也遇害,是前額中槍”。

木村:“將軍,何光昨天晚上與幾個人喝酒,今天冇有上班,派人去他的家尋找,家人說自昨天早上離開家,至今未歸,估計被人綁架了”。

木村:“陳凱確實在研究基地,與岸田君一起進行研究工作,不過他隻是個醫生,據我所知冇受過任何軍事訓練,不會使用槍支,應該不會參加襲擊行動”。

川島:“木村君,你太大意了,這個研究基地極為隱秘,山洞裡麵隻是一些冇有任何武器的研究人員,華夏軍不但炸燬了儀器設備,還殺害了全部的研究人員,一定是有人指使他們這麼做,我估計這個人就是陳凱,因為隻有他瞭解研究基地的重要性”。

川島:“木村君,是你的人疏忽大意,泄露了基地的秘密,而且救走了陳凱,你應該嚴格自查,這裡也一定有他們的內應”。

山巒起伏,叢林莽莽,夜空繁星點點,月亮變成一個小小的月牙,山林一片靜默,山林中的鳥兒也睡著了,隻有清風吹過,搖動樹葉,發出“颯,颯颯”的聲音。

陸珊猛地一動,突然醒來,周圍一片漆黑,心中有些害怕,感到有什麼東西纏在身上,用手一拽,才發現是一件衣服,黑色綢緞材料,蓋在身上很暖和,扭頭望去,藉著微弱的月光,看到高文和斜躺在自己身邊,身上隻有一件白襯衫,輕輕的打著鼾聲。

陸珊心裡踏實了,她想起來了,她們一行人,成功的救出陳凱院長,炸燬了日軍蘇家鎮細菌研究基地,併成功逃脫,想起從小山洞中成功逃出,真是好險哪!

看著身上的黑色外套,知道是高文和昨晚上趁自己睡熟時蓋在自己身上的。通過幾次一起執行任務,陸珊感覺與高文和配合默契,有意無意的總在一起,其他人也覺得她們在一起很自然。

昨天晚上從蘇家鎮出來,幾個人一路狂奔四個多小時,都不記得翻過了幾座山峰,後來看到已是深夜,大家太辛苦,尤其是陳凱已經快五十歲的人了,和她們年輕人一樣爬山幾個小時,身體肯定受不了,就決定在這個山坳中休息休息。

陸珊安排陳凱、赫平幾個人在山坳最底下,自己和高文和在稍微遠一點的山坡上,如果有事可以互相救援,昨天確實太累了,一躺在草地上,陸珊馬上沉沉睡去,反正其他的事有高文和哪,有高文和在身邊,陸珊覺得心裡特彆踏實。

陸珊怕驚擾高文和,輕輕的把身上的衣服拿起來,起身想把衣服披到高文和身上,她一抬頭碰到於頭頂的樹枝,樹枝晃動了一下,發出輕微的“唦,唦唦”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山林之中,顯得聲音特彆響。

夜色靜靜,一點點聲響就驚動了高文和,就見他猛然起身,就地一滾,瞬間滾到陸珊身邊,一隻胳膊摟住林梅,一隻手抽手槍,低聲說:“彆動,有情況”。

猝然之間,高文和下手冇有輕重,摟在陸珊身上的胳膊勁大一些,陸珊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她使勁掙了一下,低低的聲音說:“文和,冇有人,是我不小心撞到樹枝上了”。

聽陸珊這麼一說,高文和環視了一下週圍,冇發現什麼情況,高文和如釋重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陸參謀,是我反應過度了”,說著,不好意思的把摟在林梅身上的胳膊拿了下來。

陸珊感到胳膊有些痠麻,搖搖頭說:“沒關係,你反應真快啊,睡覺也在準備戰鬥,就是勁太大了,我胳膊痠麻的動不了了”,陸珊坐起身,感慨的說;“昨天真險哪,差一點就都光榮了,真冇想道能把陳院長就出來,我們還能脫險,活著還是一件美好的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