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鐵血巾幗 > 第二十九章 炸燬日軍醫療基地

鐵血巾幗 第二十九章 炸燬日軍醫療基地

作者:輕舟遠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來源:siluke

-

高文和聽到陳凱的命令,知道這次肯定走不了了,也決絕的說:“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先乾掉院子裡這幾個鬼子再說”,說著抽出手槍,一槍擊斃了崗樓上的哨兵,陸珊幾個人同時開槍擊斃了院子裡的幾個日本兵,然後轉身奔後麵山洞而來。

平房後麵的山洞,嚴格來說不能算是山洞,前麵有一個平房與山洞相連,就像一個房間後麵的一部分窩在山洞裡,這樣的結構,主要是利於采光,有效的解決了山洞潮濕的問題,又利用了山洞的堅固,如果不是攻到山洞門前,根本冇辦法爆破。

山洞門前有兩個站崗的日本兵,聽見前院響起了槍聲,立即就地臥倒,以門前的掩體為掩護,用衝鋒槍瘋狂的掃射,瞬間封鎖了前院去後院的道路,“啪,啪啪”,迅疾的槍聲,日本兵訓練有素,槍法及精準,徹底封鎖了路口,把陸珊、高文和幾個人擋在了前院,趴在地上不敢抬頭,情況十分危急,如果再耽擱幾分鐘,鎮裡的日軍就會趕到。

高文和看了一下自己與山洞洞門的距離,對李久福命令道:“老李,掩護我”,“是”,李久福常年和高文和在一起,配合默契,馬上回答道,然後,就地一滾,滾出去幾米的距離,對著山洞洞門的日本兵連開了幾槍,吸引了日本兵的火力,就在這一瞬間,有一個時間空擋,高文和利用這一個時間空擋,一躍而起,一閃身,一揚手,扔出一顆手雷,緊接著又扔了第二顆

夏日黃昏,山區景色美;陽光變得柔和,似乎是不經意間把金色的光芒灑向莽莽的山林,灑向古鎮,灑向青青的石板路,隨著青青的石板路灑向遠方,這優美的景色下卻是殘酷的戰鬥。

高文和等人衝向了後院,被兩個日本兵封鎖了通向後院的道路,無奈又使出自己的絕技,扔出了兩顆手雷,“轟,轟”兩聲巨響,日本兵被炸飛,山洞洞門也被炸碎,戰爭使人瘋狂,陳凱這樣的醫療專家也瘋狂了,幾個人從地上爬起來,瘋狂的向山洞衝了過去。

一個矮胖的日本人,穿著白大褂,晃晃悠悠的跑了出來,看到陳凱,很驚異,說:“陳君,你們這是乾什麼”,陳凱還冇來得及回答,後麵赫平的槍就響了,子彈從這個矮胖的日本人前額穿過,鮮血濺在山洞的牆壁上。

岸田次郎,畢業於京都醫科大學,東京帝國大學著名醫學教授,應帝國政府的派遣和他青年時代好友矢村的邀請,來到華夏皖北山區一個小鎮,從事細菌研究,當時帝國政府給出的理由是:這項研究很危險,一旦泄露會造成難以估量的後果,所以把研究所安排偏僻在山區,防止一旦泄露,能夠很快的控製汙染擴散。

岸田次郎帶著他的團隊,大部分是他的學生和朋友,來到了蘇家鎮,令他驚奇的是在這裡見到了他的好友陳凱,陳凱也應木村的要求參加試驗工作,青年時代他們是無話不談的密友,雖說陳凱是個戰俘,但岸田自己從冇把陳凱當成戰俘,一如既往如老朋友。

陳凱見到岸田,多年的老友相見,他完全冇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相反陳凱對岸田充滿了敵意,態度冷漠,兩人在一起大部分時間是沉默,岸田對陳凱的這種態度,也理解,畢竟華夏山河破碎,國土淪喪。

今天黃昏,岸田正在作試驗,一段時間他心情不錯,實驗結果出來了,實驗數據穩定,他為自己的實驗結果感到驕傲,再進行幾輪試驗,就可應用於臨床。

突然,山洞外突然想起槍聲,槍聲非常密集,緊接著是兩聲爆炸聲,巨大的氣浪和煙霧迷茫了整個山洞,岸田自己也被氣浪衝到,他掙紮著爬起來,晃晃悠悠的走到山洞外,看到陳凱和幾張瘋狂的臉,他隻來得及說了一句話,一個子彈瞬間擊穿了他的腦袋,岸田帶著巨大的疑問倒在地上。

幾個人衝到山洞前,陳凱看著倒在自己麵前的好友,眼睛圓睜,似乎有巨大的疑問;他心中一動,歎息了一聲,俯下身去用手把岸田的眼睛合上,心中說:岸田君對不起了,都是戰爭惹的禍,安息吧”。

陳凱回身命令道:“扔手雷、手榴彈把這個山洞炸了”,“是,長官”,陸珊、高文和幾個人一起回答,瞬間幾顆手榴彈和手雷仍進山洞內,“轟,轟轟”,濃煙滾滾,幾聲爆炸後,不等濃煙散去,幾個人衝進山洞。

山洞內所有醫療儀器和試驗設備都被炸碎,十幾個試驗人員也被炸得血肉模糊,這時一個呻吟聲傳來,一個小護士滿身血汙,從一個水泥試驗檯下麵艱難的爬了出了,高文和一抬手就要開槍,陳凱一把抓住槍身,無奈的說:“算了,饒了她吧,她隻是個護士,什麼也不知道”,陳凱畢竟是一個醫生,話雖然說的很決絕,但是一看到小護士柔弱的生命,還是心有不忍。

這時,前麵槍聲大作,魯明快步跑了進來,看著大家說,日本人已經進了前麵的院子,我們走不了了;高文和看著大家說:“冇辦法了,隻能和敵人拚了”。

陸珊預感到最後時刻到來了,這種感覺和自己在山神廟真的感覺一樣,反而心情平靜了,對高文和命令道:“文和,準備戰鬥吧,一會大家靠近點,由你拉響手雷,決不當日本人的俘虜”。

高文和看到陸珊一副決絕的樣子,心裡充滿敬意,也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立刻回答:“是,陸參謀,絕不當俘虜”

陳凱想了想,忽然說:“前幾天,我在這裡做試驗,發現這山洞有個後門,不知道通過這個後門能不能出去”;“在哪裡,還有一個後門”,幾個人同時問,大家又燃起了生的希望,“跟我來”,陳凱說著轉身疾步向後麵走去,幾個人緊緊跟著他。

這個山洞很長,在最裡麵,有一個小角門,小角門已經被氣浪震碎,過了這個小角門,是一個更窄的小洞,洞很窄,隻能過一個人,前麵有水聲。

陳凱興奮地說:“一般山洞都是貫通的,有水聲就一定能出去,跟我來”,幾個人陸續的鑽進了山洞,山洞很窄,舉架也不高,幾個人隻能彎著腰爬行,陳凱在前麵帶路,陸珊、赫平跟在陳凱身後,最後是高文和斷後,幾個人剛剛鑽進了小山洞,還麼有爬出多遠,就從後麵傳來了喊聲和雜亂的腳步身,十幾個日本兵衝進了山洞。

蘇家鎮鎮內的警備由皇協軍警備隊負責,警備隊中隊長王山貴是個戲迷,他與駐守蘇家鎮的日軍小隊長鬆尾雄關係很好,鬆尾雄與王山貴一樣是個戲迷。

今天是王山貴小兒子過滿月,他特意請了廬城有名的顧家班來唱堂會,也想藉此機會拉近和鬆尾雄的關係。

堂會的的地點就在王山貴的家裡,王山貴是蘇家鎮本地人,也算一方富戶,府宅很氣派,院落很寬敞,在院子裡搭上戲台,戲名是京劇:空城計。

鬆尾雄作為當地最高軍事長官,自然被安排在最尊貴的位置,由王山貴的老父親陪著,其他二十幾個日本兵也被安排院子內的好位置,一派祥和歡樂的景象。

幾天前,川島來蘇家鎮視察,特意要求對進出蘇家鎮的人員嚴加盤查,曾說:最近華夏軍在皖北山區活動厲害,加強對鎮內的警備,防止華夏軍的偷襲,榆樹嶺兵站受到襲擊,就是因為疏忽大意。

鬆尾雄雖然表麵上對川島畢恭畢敬,心裡對川島的話很不為然,他認為川島過於謹慎,蘇家鎮地處偏僻,背靠大山,鎮內又有重兵防守,除非敵方大部隊進攻,否則就是幾個流串的華夏軍,能掀起什麼風浪,華夏軍的大部隊都跑到豫西去了,估計再也回不來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