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鐵血巾幗 > 第二百一十章 西箐嶺

鐵血巾幗 第二百一十章 西箐嶺

作者:輕舟遠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來源:siluke

-

在耿家莊,朱二江的二姨和二姨夫十分感激陸珊救了朱二江兄妹倆,宰殺了兩隻雞,一隻鴨子,還拿出自己釀製的米酒款待陸珊等人,在席間,陸珊瞭解到二姨和二姨夫的大兒子就在西箐嶺遊擊支隊,說起來大家都是一家人。

陸珊問朱二江,“朱兄弟,去西箐嶺的山路你知道嗎,怎麼走”,朱二江手指著房屋後麵的峭壁回答:“從這個峭壁爬上去,向西再翻過兩座上山,就是西箐嶺了,你們東西太多,我馬上去西箐嶺通報一聲,讓老山叔派人來搬東西”。

陸珊估計,爬上峭壁,還要翻越兩座上山,一來一往需要四五個小時的時間,自己帶著這些東西貴重,還是早一點送到西箐嶺,因此決定留下阿蓮在耿家莊養傷,把幾箱香菸盒牛肉罐頭留在耿家莊,幾個人帶上兩箱銀元,六個子彈箱子,由朱二江帶路,一起去西箐嶺。

敞篷吉普車隱藏在峭壁下的灌木叢中,被茂密的柳樹覆蓋,一般人不會發現。

耿家莊後山的峭壁有三十多米高,高文和和李久福,朱二江三個人揹著繩子,徒手爬上峭壁,再把繩子順下來,先把銀元皮箱和木製子彈箱子吊上去,然後其他人在抓著繩子爬上峭壁,陸珊來到山頂發現,要想直接去對麵山峰是不可能的,兩山之間是一條山澗,足有二十多米寬,深不可測。

朱二江對這裡很熟悉,“從這向南,繞過山澗,大概得有二十多裡”,冇有辦法,山區就是這個樣子,溝壑縱橫,陸珊眾人跟著朱二江向南繞行,赫平和朱二江每人揹著一皮箱銀元,高文和幾個人每人揹著一個子彈箱子,陸珊和江嵐替肖東,章達揹著勃朗寧輕機槍。

黃昏時分,天色漸漸黑了下來,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跋涉,翻山越嶺,終於來到了西箐嶺,西箐嶺不是一座山峰,而是幾座山峰相連,山勢陡峭,林海茫茫,微風吹過,樹林莎莎作響,陸珊隱隱看到半山坡上的石牆和板房。

來到山腳下,朱二江讓大家止步,站在山腳下,“咕咕,咕咕咕——”,向著山坡上學著布穀鳥的叫聲。

“咕咕,咕咕,咕咕”,山坡上傳來了迴音,一分鐘以後,從一棵高高的樺樹上跳下來一個小夥子,二十歲左右,中等個頭,灰色普通粗布外衣,帶著一頂軍帽,揹著一支中正式步槍,動作敏捷,向朱二江跑了過來,“二江,是你啊,這麼晚了你怎麼回來了”。

“栓子哥”,朱二江也跑過去,和被稱為栓子哥的小夥子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我有要緊事,要見張司令員,快去通報吧”。

栓子猛然看到朱二江身後有幾個人,扛著子彈箱子,警覺地問:“二江,張司令員有命令,不能隨便帶人來,這些人是乾什麼的”,朱二江生氣的說:“誰是隨便的人,他們是大安叔叔的朋友,救了我和阿蓮,還給我們送來了銀元和子彈,快去向張司令員通報”。

朱二江拽著栓子快步向山上跑去,陸珊讓大家把箱子放下,休息休息,赫平環顧四周,讚歎的說:“真是一個好地方,山勢陡峭,樹木茂密,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高文和接著說:“比皖北山區山勢險峻,上次在夾山河一帶,我就感覺到大箐山山勢險峻,方圓麵積超過皖北”。

很快,從西箐嶺下來幾十個人,興奮的大聲說笑著,“終於來人了,給我們送彈藥來”,“還有銀元,兩箱子銀元”,為首的一位,三十多歲,瘦高個,也是灰色普通粗布外衣,帶著一頂軍帽,揹著手槍,陸珊知道這位肯定是西箐嶺遊擊支隊司令員張山。

張山來到陸珊麵前,抱拳拱手說;“是陸參謀吧,吳安同誌已經通過電台通知我了,冇想到你們還救了二江,謝謝,謝謝”,陸珊急忙還禮,把吳安的信件遞給了張山,“張山司令員吧,七千大洋,九千發子彈,安全送到,請司令員查收,我們也是偶然的機會救了二江,不過多虧了二江兄弟,不然我們也不會這麼快找到你們”。

章山接過吳安的信,仔細看了一會兒,看著陸珊,陸珊身材高挑,氣質英挺,感歎的說:“陸參謀,真是巾幗女將,穿過日軍幾道封鎖線,還擊斃了皇協軍,救了二江兄妹,不容易啊”。

“快,請上山,陸參謀,請請——”,張山感激地說,同時命令道:“弟兄們,把銀元和子彈箱子抗上山,交給李民光,告訴李民光燉上一鍋野豬肉,今天改善生活了”。

陸珊幾個人跟著張山來到西箐嶺,在山腳下看,西箐嶺遊擊支隊的駐地不大,是一個小山坳,到上麵一看,空間很寬敞,中間是一條石板路,石板路兩側是兩排木板房,木板房都建在高高的榆樹下,利於隱蔽,還可以防止突然的炮擊,通向山腳下的道路,建有兩道石牆,居高臨下,是很好的掩體工事。

張山請陸珊幾個人進入一間稍微寬敞的木板房內,木板房很簡陋,兩張木板床,一個長條方桌,張山命人點上油燈,請陸珊幾個人在長條方桌周圍坐下,拿上幾個大海碗,海碗裡倒上滿滿的熱水,有些尷尬地說:“陸參謀,諸位弟兄,有朋自遠方來不亦,可惜我們這裡條件簡陋,招待不週,請各位弟兄多擔待”。

看到西箐嶺遊擊支隊生活條件如此簡陋,還矢誌不渝的抗擊日本人,陸珊心生敬佩,急忙說:“張司令員,不用客氣,你們條件如此艱苦,還堅持抗擊日本人,令人佩服,都是自己弟兄”。

張山看起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非常樂觀,一點也冇有因為條件艱苦而頹喪,“哈哈,陸參謀過獎了,艱苦的條件,我們早就習慣了”。

在吃飯時間,張山向陸珊介紹了西箐嶺遊擊支隊的情況,西箐嶺遊擊支隊有一千多人,原來住紮在夏禾鎮一帶,後來遭到日軍的圍剿,不得已來到西箐嶺上,現在部隊困難很多,最主要是缺乏彈藥,好多戰士槍膛裡都是空空的,因此不敢下山,如果日軍來攻山,後果不堪設想。

“這回好了,有了這九千發子彈,我們馬上可以下山大乾一場”,張山充滿感激地說,“陸參謀真得好好感謝你們,冒著風險,給我們送來了救命的彈藥,我們可以下山籌集彈藥和糧食了”。

陸珊想起了張峰的囑托,張峰托陸珊帶一個口信給張山,張峰和張山是親兄弟,於是陸珊低聲對張山:“張司令員,有一件事,你弟弟張峰托我給你帶一句話,你父親幾年前故去了,母親安好,一個人在老家生活”。

陸珊的聲音很低,但是張山震動異常,他愣愣的盯著陸珊看了一會兒,問:“陸參謀,你是說張峰托你給我帶話,張峰,小峰子他不是在蘇北嗎,你們怎麼會認識”。

張山心裡波瀾翻滾,離家十年,突然得到一封家書,家書雖然隻是幾句話,但是對於張山來說,字字千斤,父親故去,弟弟和自己一樣在抗日戰場上。

陸珊回答,“張峰同誌現在是粟將軍在宛城聯絡處參謀,我們是地下組織聯絡人,他知道你在西箐嶺,特意委托我帶話,他很好,你母親一個人在老家,身體健朗,你父親幾年前故去了,看得出張峰同誌很掛念你,托我帶口信,已經是下了很大的決心,著已經違反地下工作紀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