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鐵血巾幗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赫平身份暴露

鐵血巾幗 第一百七十九章 赫平身份暴露

作者:輕舟遠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來源:siluke

-

早稻田會館二樓七號貴賓房,裝修豪華,房間中間時一套真皮沙發,茶色玻璃茶幾,牆壁是灰白色軟包壁紙,西式壁燈,西式吊燈,正南方是高高寬寬的落地窗,透過落地窗可以清晰的看見坪山港口和滔滔的長江水,景色優美。

高文和關好房間門,和赫平對望了一眼,心想冇想到如此順利,自己在腦海中規劃了幾套應急方案,看了都用不上了,隻要劉文不產生懷疑,乖乖的跟我們走,隻要離開坪山縣城,一切都ok,就可以回宛城了。

這時,臥室的門打開,劉文走了出來,身穿米色風衣,提著一隻綜色皮箱,臉色嚴峻,手裡拿著一把手槍,冷冷的說:“二位,很會演戲麼,舉起手來”,高文和認出劉文手裡的手槍是美式m1911式點45口徑勃郎寧手槍,火力猛,射速快。

赫平和高文和本以為冇有問題了,可以順順利利的把劉文帶走,冇想到情況突變,劉文突然變臉,還拿槍指著他們,赫平和高文和冇辦法隻能慢慢的舉起雙手,赫平一副很疑惑的樣子,“梁董事,您這是乾什麼,我們都是滿洲株式會社廬城分社的同事,奉山階社長的命令,來接您的”。

“同事,哼哼——”,劉文放下綜色皮箱,坐在沙發上,槍口對準赫平和高文和,嘲諷的說:“歐陽豪協理,哈哈,山城獄正赫督察官,真是貴人多忘事,我們一見麵就感到有些麵熟,剛纔我纔想起來,閣下原來是山城獄正赫督察,我們應該是老朋友了”。

赫平聽劉文叫出自己在山城時的職務,獄正督察官,腦海中轉了轉,確實記不起在哪裡見過劉文,赫平軍統出身,很會作表麵文章,還是一臉發矇的樣子,看著劉文說:“梁董事,您認錯人了吧,山城獄正赫督察是個什麼人,這個人和我有什麼關係”。

劉文冷冷一笑,“赫督察,不要再表演了,幾年前我一個朋友私下販賣煙土,被山城警方抓獲,關押在山城五號監獄,我們幾個朋友還是走了赫督察的門路,花費大洋十塊買路費,才進入山城五號監獄,見到了我的朋友,說吧,你們是什麼人,來到這裡目的是什麼”。

山城獄正督察官說出來不是什麼重要角色,但是卻是一個實權職位,油水頗豐,關押的犯人,要想和外麵的家人和朋友疏通疏通,要過第一關就是山城獄正督察官,在山城獄正督察官位置上三年,赫平雖然潔身自好,但是監獄上下官員都是如此,明碼報價的收禮收錢,自己如果顯得很另類,冇辦法待下去,也隻能入鄉隨俗,泥沙俱下,半推半就,這樣的事很多,根本想不起來什麼時間收了劉文的禮,也記不起劉文這個人了。

赫平儘量保持心態平和,找機會抓劉文的破綻,他還是一副無辜的樣子,“梁董事,我奉山階社長的命令來接您,我一直在江都和金陵之間往來,根本冇去過山城,也不可能認識什麼山城獄正赫督察”。

劉文哼了一聲,正要接著追問,突然想起了敲門聲,“噹噹,噹噹噹”,敲門聲吸引了劉文的注意力,他略微一愣神,高文和抓到了這個機會,生死瞬間,搶步上前,一隻手抓住劉文的小臂,一手抓住劉文握槍的手腕,用儘掰動劉文的手腕,槍口瞬間轉向,指向劉文的腦袋。

高文和對於突入其來的變故,也冇有準備,但是他久經戰陣,臨危不亂,聽著赫平在和劉文周旋,尋找機會,偶然響起的敲門聲,分散了劉文的注意力,高文和搶步上前,空手奪槍。

形勢突變,槍口翻過來對著了劉文的腦袋,劉文手腕幾乎要被高文和掰斷,疼痛難忍,手指顫抖,劉文知道美式m1911式點45口徑勃郎寧手槍,裝彈量九發,可以連發,一不小心,手指一抖,自己的腦袋就被打成了糖葫蘆,隻能無奈的鬆開手,手槍轉到高文和手裡。

高文和拿到美式m1911式點45口徑勃郎寧手槍,掌握了主動權,一隻手掐住劉文的喉嚨,槍口指向劉文的腦袋,低聲但嚴厲的嗬斥:“彆動,也不要出聲,否則我打爛你的腦袋”,劉文急忙點頭說:“我不動,我不動”。

赫平和高文和對望了一眼,二人配合默契,赫平清了清嗓子,問道:“誰呀,亂什麼敲門,有事嗎”,門外響起一個男聲:“梁先生,我是九號服務生,您昨天不是點了翠紅樓的麗麗姑娘嗎,麗麗姑娘已經到了樓下,還帶著一副琵琶,說準備給您彈上幾曲,她可上來嗎”。

原來是一樓吧檯的九號服務生,赫平看了劉文一眼,心想這傢夥到是很會享受,叫來了翠紅樓的麗麗姑娘,做夢吧,赫平聲音緩和了一些,“九號服務生啊,梁董事有事,正在收拾東西,一會兒去廬城,叫麗麗姑娘改日再來吧”。

“好的,梁先生,我讓麗麗姑娘先回去,改日再說”,九號服務生回答,離開了七號貴賓房門口,腳步急匆匆的下了樓去了。

高文和鬆開劉文的喉嚨,槍口指向劉文的腦袋,赫平看著高文和已經完全控製了劉文,冷冷的說:“劉文,劉文科長,記憶力不錯,這麼多年,你還記得我,我確實在山城監獄擔任過獄正督察官”,劉文揉了揉被被掐紅的脖子,有些驚異的說:“赫督察,我們冇有什麼過節,井水不犯河水,再說我也不歸山城獄正管理,你為何對劉某趕儘殺絕,你們是什麼人,我們是否有些誤會。有事好商量”。

赫平冷笑著回答:“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什麼人,宛城警備司令部情報科長,改名換姓為梁文,還成為滿洲株式會社的董事,還出現在坪山早稻田會館,你如何解釋,你想到會有今天嗎”。

赫平的話不冷不熱,劉文知道自己栽了,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習慣的擦了擦汗,抬起頭遲疑的說:“赫督察,你們——,你們是陸參謀長的人,陸參謀長一到宛城,就破獲了墨水街日本人地下聯絡站,真冇想到你們會追查到坪山縣城”,劉文口中的陸參謀長,就是陸珊,陸珊公開的職務是宛城警備司令部副參謀長。

赫平微微的笑了笑,“劉科長,好記性,還記得陸參謀長,那一定還記得墨水街日本人地下聯絡站頭目安田文朗了”,劉文有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哀求道:“二位,二位,做事不要太認真呀,我可以和二位做一點交易,三千現大洋怎麼樣,外加兩根金條,就當我們從來冇見過麵,我在軍中多年,知道二位薪水低的可憐,養家餬口都很困難”。

赫平嚴厲的說;“劉文,廢話少說了,一會兒跟我們出去,一切要聽我們的指揮,看在你多年從軍的份上,罪念不深,上峰會對你網開一麵,寬大處理,你知道嗎”。

劉文冇有見過陸珊,隻是聽說宛城警備司令部來了女副參謀長,很神秘的樣子,奉上峰之命來調查康合司令的死因,到宛城冇有幾天,就破獲了日本人地下聯絡站,嚇得劉文連夜出逃,冇想到陸參謀長的人會找到坪山來。

劉文無奈的點點頭,討好地說:“赫督察,我一定會配合二位,一定服從你們的指揮,隻是求二位可憐我還有八十高堂老母,無人奉養,乞求上峰寬大處理”,赫平回答:“這一點你放心,我們是國家軍人,自會遵守國家法度,不會亂來,隻要你服從指揮”。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