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鐵血巾幗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重獲信任

鐵血巾幗 第一百二十四章 重獲信任

作者:輕舟遠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來源:siluke

-

國民警察學校校長湯槐,四十多歲,少將軍銜,是一名學者型軍人,畢業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的法學家,隻是身體不太好,時不時有咳嗦的病根,今天湯槐冇有穿少將軍服,身著灰色中山裝,帶著厚厚的近視眼鏡,顯得學者味實足。

湯槐的辦公室很寬敞,很簡樸,一張辦公桌,一個磨的有些破損的長條沙發,對麵的牆上掛著世界地圖和華夏地圖,湯槐看到陸珊以筆挺的軍人姿態站在自己麵前,笑了笑說:“陸教官,這裡是學校,不是軍營,你不必總是這麼拘禮,隨便一點,坐吧”。

陸珊冇有坐下,依然筆挺的站著,“謝謝校長,我一會兒還有一堂政訓課,有什麼事請校長指示”,湯槐臉色稍微嚴肅了一些,回答說:“我找你冇有什麼事,是防務部鄭參議官找你”,湯槐從辦公桌內拿出一本深藍色小本,有手掌大小,深藍色的封皮,接著說道:“這是防務部特彆通行證,鄭參議委托我帶跟你,注意儲存好,防務部的警衛認證不認人”。

陸珊拿起特彆通行證,封麵上是一枚青天白日徽章,打開特彆通行證,一麵是陸珊的照片,蓋著深深的防務部鋼印,另一麵背景是一麵青天白日旗,上麵寫著,編號f0035,姓名:陸珊,性彆:女,職務:防務部高級參議參謀官,上麵的字都是手寫體,遒勁的隸書,看起來特彆有力。

看到陸珊有些疑惑,湯槐解釋說:“這本特彆通行證,是鄭參議親筆手書,其他人無法模仿,主要因為山城最近日偽活動猖獗,為了防止日諜滲透,不得不如此,鄭參議命令你馬上去防務部報到,具體是什麼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湯槐聳聳肩,攤開雙手,有些無奈的說“陸教官,我知道你是一個優秀的教員,還是一位女中豪傑,做過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我的好朋友陳凱大夫就是你們營救出來的,在我這裡做一名政訓教官,太屈才了,鄭參議是黨國大員,緊急召見你,一定有要事,你馬上過去吧,上課的事,我會安排其他教員”。

防務部鄭參議官,是委員長的心腹愛將,參讚軍機大事,突然召見自己,一定有什麼重要的事,坐在吉普車上,陸珊心裡很是疑惑,陸珊回到山城,擔任警察學校教官,已經快三年了,基本上斷了和軍界的聯絡,三年來陸珊和普通老百姓一樣,隻能從報紙上瞭解國家軍事情況,雖然經常見到父親陸步雷,但是陸步雷古板的很,對於軍機大事從來閉口不談。

山城徽安路,是山城一條僻靜的馬路,位於山城北部山區,東西走向,正好處於山坡上,路麵坡度很大,“吐吐,吐吐”,吉普車司機踩住油門不敢放鬆,吉普車艱難的爬上了徽安路,速度極慢的前行,很不容易,吉普車來到了半山腰,在一個有著高高院牆的院子門前聽,停了下來,陸珊下車,向院門走去,這裡就是山城防務部。

山城防務部處於半山腰一個山坳中,高大厚重的灰色院牆,上麵爬滿綠色的苔蘚和枝藤,院子背靠青山,處於懸崖峭壁之下,四周長滿榕樹,從遠處看是一片榕樹林,防務部隱蔽在此地,主要還是為了防止日軍飛機的轟炸。

陸珊身材高挑,麵目姣好,氣質不俗,防務部門前的警衛,看了看陸珊的特彆通行證,冇有說什麼,就放行了,在一棟外表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三層小樓的頂層,一間寬大的辦公室裡,陸珊見到了防務部高級參議鄭參議。

鄭參議將近五十歲,頭髮有些花白,中等身材,早年畢業於日本士官學校,中將軍銜,多年的軍旅生涯,養成了嚴謹的軍人作風,即使在自己的辦公室裡,也是軍容整齊,筆直的坐在辦公桌後麵,陸珊疾步走到鄭參議麵前,立正敬禮:“報告,卑職國民警察學校少校教官陸珊,奉命來到,請長官指示”。

鄭參議禮貌的笑了笑,語氣溫和的說到:“陸珊,有幾年不見了,不要拘謹,陸先生是我的老長官,我們北伐時期就在一起,我們也算是世交,坐吧,坐吧,我們慢慢聊”,鄭參議肩上將星閃爍,陸珊感到自己差距太大,一個小少校在中將麵前那有坐的份,因此立正回答:“謝謝高參,我習慣站著,請高參指示”。

看到陸珊拘謹,鄭參議冇有勉強,身體前傾,習慣的雙手敲了敲辦公桌桌麵,讚許的說:“陸珊,陸少校,我看你軍人氣質冇有變,你的問題我都知道,軍統對你審查了很長時間,心裡覺得委屈嗎”,鄭參議突然提起陸珊被審查的事,出乎陸珊意料之外,稍微思考了一會兒,陸珊堅定的回答:“高參,冇有覺得委屈,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我在敵後時間很長,有些事情確實需要調查,接受審查是應該的”。

對陸珊的回答是,鄭參議滿意的點點頭,感慨的說:“好啊,接受審查,不要感到冤屈,比起那些犧牲在淞滬戰場的千百弟兄們,我們還活著,這點冤屈算什麼”,陸珊知道淞滬戰役是**抗擊日軍非常慘烈的戰役,**死傷慘重,鄭參議是淞滬戰役的指揮官之一,因此馬上回答:“卑職知道,與那些為國捐軀的將士們相比,我們是幸運的,個人的榮辱太不值得計較”。

陸珊這幾句話說的是心裡話,在皖北山區,多次生死考驗,幾乎每天在生死線上翻滾,自己和自己的部隊,多次麵臨絕境,陸珊確實覺得個人的榮辱不值得計較。

鄭參議拿出一張地圖,是新版的大比例地圖,攤在辦公桌上,地圖上有幾處被紅藍鉛筆標註,“現在,敵我態勢是這樣的,我們和日本人處於相持階段,日本人想消滅我們辦不到,我們向前推進也很困難,但是日本人並冇有善罷甘休,而是派了很多特務,潛入我們的後方從事破壞活動,有一些特務甚至潛入了山城,對我們的後方構成了極大威脅”。

鄭參議說的這些日本特務在山城搞破壞活動,陸珊早就知道,她自己就曾經多次帶著警察學校的學員,配合山城警方警戒行動,搜查過往車輛,盤查過往行人,不過鄭參議和自己說這些是什麼意思,莫非是要自己也參加山城警方的反特行動。

想到這些,陸珊立正說:“高參,日本特務在山城搞破壞活動,我也知道一些,曾經多次帶著警察學校的學員,配合山城警方警戒行動,如果需要,我願意隨時聽從調遣,參加行動”。

陸珊的態度,鄭參議很高興,他堅定的說:“陸珊,我要的就是你這個態度,我決定由你出麵,組建蝙蝠行動隊,以其人知道,治其人之身,像你在皖北山區一樣,深入敵後,打擊日軍,你有什麼困難嗎”。

組建蝙蝠行動隊,這纔是鄭參議今天召見自己的目的,由自己出麵組建行動隊,出乎陸珊意料,陸珊腦海中迅速閃過一個矯健的身影——高文和,還有郝明貴,赫平等,自己可以再次把這些人組織到一起,一起到皖北山區,或者到其他的什麼地方和日本人戰鬥。

想到這些,陸珊立正回答:“謝謝高參信任,我願意組建蝙蝠行動隊,我早就渴望回到與日本人戰鬥的第一線,隻是,隻是——”,鄭參議感到陸珊有話要說吞吞吐吐的,臉色嚴肅起來,“陸珊,因為你曾經在皖北山區敵後潛伏過,戰績卓著,炸燬日軍機場,炸燬日軍港口,所以我把組建蝙蝠行動隊的任務交給你,希望你坦誠一些,有什麼困難一起說出來,不要吞吞吐吐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