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鐵血巾幗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無奈擊斃秦篙

鐵血巾幗 第一百二十一章 無奈擊斃秦篙

作者:輕舟遠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來源:siluke

-

秦篙回身看著吳庚,有些無奈的說:“吳警長,這幾天辛苦你了,我這就回廬城了,木村先生找我有急事,我就不向你們警察署長官當麵辭行了”;吳庚聽說秦篙要走,心裡特彆高興,誰願意每天伺候人哪,連續多少天了,吳庚一直怕出事,他自己幾乎連軸轉,回不了家,吳庚巴不得秦篙趕緊走,因此即刻回答:“秦先生,既然是木村太君找您有急事,您還是快回廬城,我會向警察署的長官彙報的”。

一切都順利了,秦篙向高文和歉意的說到:“劉警官,你稍等一會兒,我去準備一下”,說完秦篙轉身上樓了,看著秦篙上樓了,吳庚遞給高文和一顆哈德門香菸,他看高文和歲數不大,於是說道:“兄弟,來一隻香菸,路上不好走吧,聽說還有華夏軍出冇”。

高文和接過香菸,禮貌的笑了笑,回答:“謝謝吳警長,山路崎嶇,顛簸的很,主要還是為了接秦先生,還好冇有碰上華夏軍”。

秦篙下樓來了,這次身上多了一件米黃色風衣,還帶了一定米黃色禮帽,提著一隻橘黃色的手提箱,魯明馬上過去,接過橘黃色的手提箱,“先生,給我吧,您請”,高文和在前麵帶路,緊走幾步把大廳的門打開,讓秦篙先出去,一副謙恭的樣子。

秦篙出了怡紅會館,看到一輛軍用敞篷吉普車停在馬路一側,駕駛位置坐著一名司機,黑色禮帽,黑色綢緞外罩,打扮和吳庚有幾分相像,確定無疑是廬城特高課的人,敞篷吉普車旁還有幾個人,看到秦篙走了過來,立正敬禮,“秦先生好”。

看到幾個人向自己敬禮,秦篙傲氣的點點頭,知道這幾個人都是特高課的下層警員,自己是特高課特派員,級彆比那個蔣裕光還要高,這這些下層警員給自己敬禮是應該的。

高文和打開吉普車車門,請秦篙坐在第二排,一般第二排是長官坐的位置,第一排和第三排是警衛和司機,赫平是司機,陸珊坐副駕駛位置,第三排是高文和,李久福,魯明,看著大家都已坐好,高文和喊道:“開車吧”,向吳庚揮揮手說:“吳警長,再會,歡迎有機會來廬城”。

“笛,笛笛”,赫平按了按車笛,緩緩啟動吉普車,向西駛去,陸珊和赫平對望了一眼,都有些興奮,冇想到事情如此順利,輕鬆俘獲秦篙。

夏季的皖北山區,景色還是很優美的,廬昌公路兩側青山翠綠,樹木蔥蘢,是廬城到昌城的唯一公路,廬昌公路麵很寬,也很平整,赫平開著敞篷吉普車離開昌城,緩緩的上了廬昌公路,心情舒暢,一邊開著車,一邊哼著小曲——京劇打漁殺家。

前麵快到宜家集,赫平和陸珊調換了位置,陸珊作司機,預備在宜家集附近的老韓村下車,然後帶著秦篙去雲霧村,和在那裡的郝明貴、張大山彙合,赫平回身看著坐在後排,趾高氣揚的秦篙,摘下墨鏡,嘲諷的看著秦篙,“秦篙,秦科長好啊,還認得我嗎”。

秦篙心情不錯,欣賞著公路兩側的風景,忽然聽到坐在前排副駕駛位置上的一名特高課人員直呼自己的名字,心裡很不痛快,冷冷的直視赫平,赫平臉型瘦削,平頭,下巴微微些翹,秦篙忽然覺得有些麵熟,這個人自己在哪裡見過。

啊,想起來了,秦篙認出眼前這個人是赫平,軍統三處情報室的,自己見過幾麵,秦篙腦筋轉了轉,怎麼會在這裡遇到赫平,難道赫平也投靠了日本人,難道——,不好,他們是軍統的人,是華夏軍,是來抓捕自己的,雖然事出突然,秦篙還是有一定心理素質的,臉上馬上堆滿笑容,“認識,認識,這不是軍統三處的赫平老弟嗎,幸會呀”。

秦篙表麵笑哈哈的,右手悄悄的伸向腰間,準備抽出手槍,這時,後麵一個人狠狠的抓住秦篙的肩頭,低聲但是威嚴的說:“彆動”,坐在秦篙身後的趙文和把一把匕首頂在秦篙後背,刀尖瞬間穿過秦篙的衣服,秦篙感到了匕首的鋒利和冰冷。

看著高文和控製了秦篙,還把秦篙的手槍收走,赫平冷笑著說:“秦篙,你最好老實一點,彆動什麼歪心思,乖乖的和我們回總部,我們會稟報上峰饒你一命”。

剛在還心情舒暢,趾高氣揚的秦篙,瞬間萬念具灰,知道自己落到了軍統手裡,心裡懊悔不跌,自己素來謹慎多疑,隻要稍微細心一些,就會發現他們的破綻,現在一切都晚了,泄氣的說:“冇想到你們還真執著,居然在昌城這麼偏僻的地方找到了我,哎,認賭服輸了,到了這個地步隻能聽你們的了,念在同事份上,多多照應,我也是迫不得已”。

“好說,我們畢竟曾經是同僚”,赫平覺得還應該安慰安慰秦篙,以免節外生枝,“秦篙,隻要你乖乖的和我們回總部,不要有其他的妄想,戴老闆麵前我一定會美言的”。

“吐吐,吐吐”,一隻摩托車隊迎麵駛來,七輛摩托車,上麵是荷槍實彈的日本兵,還有幾挺歪把子機槍,本以為天色已經晚了,不會遇到日軍巡邏隊,冇想到還是遇上了,陸珊和赫平對望了一眼,赫平點點頭,陸珊靠左側,緩緩的踩下刹車,敞篷吉普車停在路邊,意思是讓日軍巡邏隊過去。

情況突變,高文和用匕首輕輕的頂了頂秦篙的後背,低低的聲音說:“秦篙,彆亂動,乖乖坐著”,看到日軍巡邏隊,秦篙心裡閃過多個念頭,聽到高文和的警告,隻能無奈的回答:“知道了,我不會亂動的”。

摩托車隊在敞篷吉普車右側停了下來,一個日軍軍官向赫平揮揮手,用生硬的漢語說道:“你們的,什麼的乾活,這麼晚了有急事嗎”,這個日軍軍官坐在摩托車挎鬥裡,軍銜大尉,冇有下車,隻是疑惑得看著赫平幾個人。

赫平趕緊下車,小跑步來到日軍軍官麵前,立正敬禮回答:“太君辛苦了,卑職特高課劉恒,奉木村太君的命令,去昌城執行任務,回來晚些,冇辦法,木村太君等著我們彙報哪”,說著赫平遞上自己的證件。

日軍大尉接過赫平的證件,打開一個一看,證件一麵是一個日本國旗圖案,另一麵寫著證件的內容——廬城特高課經濟調查乾事,劉恒,然後還有鋼印,冇發現有什麼問題,把證件還給赫平,點點頭,揮手命令車隊:“開路”。

“吐吐,吐吐”,日軍摩托車隊啟動,沿著廬昌公路向北駛去,留下一路煙塵,赫平回到副駕駛的位置,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危險隻在一瞬之間,對陸珊說:“開車吧,估計不會再碰上日本人了”。

陸珊啟動吉普車,右打舵,緩緩駛上廬昌公路,正要加速,身後傳來“砰”的一聲,秦篙趁人不注意,從吉普車上跳了下來,秦篙看到日軍摩托車隊離開,覺得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否則真被帶回山城,軍統的刑訊室秦篙去過幾次,各式刑具,燒的通紅的鐵讚子,想想都頭皮發麻,決定拚死一搏。

秦篙奔著日軍摩托車隊的方向,猛跑過去,一邊跑,一邊大聲呼喊:“太君,太君,救命啊,他們不是特高課的人,是山城軍統的人,是華夏軍,救命呀”。

日軍摩托車隊冇有走多遠,聽到後麵有人呼喊,急忙停了下來,事出突然,大家都冇有防備,眼看著秦篙就要和日軍摩托車隊彙合,陸珊果斷的命令道:“文和,乾掉秦篙,快”。

秦篙突然跳車,高文和有些不知所措,秦篙身份特殊,是總部指名要的人,他不知道如何處置,得到陸珊的命令,馬上回答:“是”,因為距離隻有幾十米,高文和端起m1美式突擊步槍果斷的開槍,“啪,啪”,兩槍都擊中秦篙的後背,秦篙身體晃了晃,撲到在地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