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鐵血巾幗 > 第一百二十章 贏得秦篙的信任

鐵血巾幗 第一百二十章 贏得秦篙的信任

作者:輕舟遠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來源:siluke

-

高文和嘲諷的笑了笑,說:“這個姓秦的,到是會給自己找地方,不過這個地方確實隱秘,一般人肯定想不到”盧江補充道:“秦篙的警衛由我們警察署偵緝隊負責,怡紅會館內外都佈滿了偵緝隊的人,在怡紅會館附近還有警車”

陸珊感激的回答:“盧先生,這一切我們會注意的,真的謝謝你,冇有你提供的情報,我們絕不會想到秦篙會隱藏在怡紅會館”。

秦篙不是一個花天酒地的人,相反秦篙是一個生活比較嚴謹的人,平時很少光顧**,住到怡紅會館,還是聽從了蔣裕光的建議,蔣裕光原來屬於軍統,秦篙屬於中統,都在上海潛伏,有過幾麵之緣,這次在廬城見麵,還都投靠了日本人,惺惺相惜,自有一般親切之感。

蔣裕光告訴秦篙,有一個叫浦誌的變節分子,也是隱藏在昌城,出去就餐時被打死,皖北山區有一股華夏軍在活動,行動迅速,行為隱秘,要多加小心,最好住在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按照蔣裕光的建議,秦篙就住進了怡紅會館。

最近一段時間,秦篙常有一種孤獨之感,冇有同事,冇有朋友,隻認識一個若即若離的蔣裕光,昌城軍警界的要員,表麵上對秦篙尊敬有加,實際上根本不拿秦篙當回事,秦篙到了昌城幾乎天天待在怡紅會館,形同軟禁,平時隻能見到幾個警察署偵緝隊員,秦篙心裡很煩,盼望著早一點會廬城去。

中午時分,在怡紅會館一個叫小翠芬的姑娘陪同下,吃了幾張地道的福祺記酒樓牛肉餡餅,喝了一杯廬城老窖酒,秦篙心情愉悅,躺在床上準備睡午覺,既來之則安之,及時行樂,自從來到怡紅會館,秦篙逐漸和小翠芬姑娘好了起來,幾乎到了難捨難分的地步,每天和小翠芬姑娘待在一起,無所謂了,一切費用都算在警察署的賬上,秦篙樂得個逍遙自在。

秦篙摟著小翠芬的姑娘,剛剛入睡,門外響起敲門聲,一個偵緝隊員在門外,“秦先生,有人找您,說是廬城特高課的,奉木村太君的命令來接您”,木村特高課,來接我會廬城,木村還記得我,這個鬼地方可算待到頭了,秦篙心想,他對著門外的偵緝隊員說道:“廬城特高課的,他們現在在哪裡”。

門外的偵緝隊員回答:“秦先生,廬城特高課的警員就在樓下,還有一輛敞篷吉普車”,“好吧,我知道了,你讓他們在樓下等一會兒,我馬上下樓”,秦篙有一種解脫之感,看來木村還是講究信譽的,派人來接自己了。

秦篙穿上薩克森皮鞋,薩克森皮鞋是進口意大利皮鞋,當下最時尚的皮鞋款式,進口的西式白襯衫,進口綢緞西褲,還打上了一個黑色領結,秦篙在上海生活多年,養成了衣著考究的習慣,照著穿衣鏡理了理頭髮,鏡子裡是一個洋氣的紳士,覺得冇有問題了,才推開房門走下樓去。

午後一點鐘多一點,多雲,天氣有些涼爽,赫平駕駛一輛敞篷吉普車,載著陸珊,高文和,李久福和魯明,根據盧江的情報,沿著昌城南馬路一直向西,在怡紅會館門前停了下來,昌城是一個小城市,即使向怡紅會館這樣的聲色之地,外表看起來也很普通。

怡紅會館是一棟二層小樓,紅牆灰瓦,門前停著一輛彆克車,還有一輛雪福萊轎車,正門上方一塊牌匾,鎏金隸書體——怡紅會館,因為赫平和秦篙家見過一麵,怕秦篙認出來,因此由高文和帶著魯明進入怡紅會館。

怡紅會館一樓大廳舉架很矮,窗戶也很低矮,大廳內光線不是很好,四周牆壁是灰白色,掛著幾幅電影明星海報,給人以壓抑的感覺,有幾張桌子,散散落落的擺放著,一個人老鴇,四十多歲的年紀,橘紅色旗袍,一身珠光寶氣,看到有人進來,急忙迎上去,“二位客官,歡迎,歡迎,找哪一位姑娘,我們這的姑娘個個水水靈靈的,溫柔體貼,包您滿意”。

高文和一進入怡紅會館一樓大廳,就注意到靠近窗戶的桌子旁,坐著四個人,年紀都在二三十歲,黑色禮帽,黑色綢緞外罩,黑色皮鞋,白襯衫,高文和判斷這幾個人是警察署偵緝隊的,他們這身打扮,自己在廬城經常見到。

老鴇說著話,熱情的來到高文和麪前,一陣濃香飄了過來,高文和擺擺手故意大聲回答,目的為了引起那幾個警察署偵緝隊的注意,“啊,你誤會了,我不是客人,是來找人的,有一位秦先生在這裡嗎”。

果然,高文和的話引起了幾名警察署偵緝隊的注意,一個瘦高個的偵緝隊員站起身本來,走了過來,腰上很明顯的彆著一支駁殼槍,瘦高個的偵緝隊員看高文和穿著時尚,紫色夾克,戴著金絲眼鏡,短髮,精明乾練,知道不是一般人,客氣的打招呼:“本人是警察署偵緝隊警長吳庚,負責保衛秦先生,你們找秦先生有事嗎”。

高文和聽說來人是警察署偵緝隊警長,客氣的敬禮,“原來是吳警長,本人廬城特高課劉協,從廬城來,奉特高課木村太君之命,找秦先生有事,接秦先生和回廬城”,吳庚聽說是廬城來的,還是特高課課長木村身邊的人,馬上換了一副麵孔,立正回了一個禮,熱情的說:“原來是廬城特高課的長官,失敬,失敬,秦先生在樓上,剛剛休息,我馬上去叫醒秦先生,您稍等一會兒”。

怡紅會館一樓大廳地板是紫紅色的,樓梯也是紫紅色的木質樓梯,吳庚疾步走上了樓梯,一轉身上了二樓,過了有十幾分鐘,一個個頭不高瘦瘦的男子出現在樓梯口,男子三十多歲,穿著時尚考究,吳庚跟在這名男子身後,高文和估計這個男人就一定是秦篙。

“秦先生好”,高文和緊走幾步,向在樓梯上的秦篙敬禮,“卑職廬城特高課劉協,從廬城來,奉特高課木村太君之命,接秦先生和回廬城”,秦篙出身於中統,精神多疑,有很強的反偵察能力,他看高文和很麵生,自己在廬城冇有見過,因此緩步走下了樓梯,“劉協,廬城特高課的,證件帶了嗎”。

“啊,有證件”,高文和感覺秦篙有些疑慮,趕緊掏出證件,遞給秦篙;秦篙接過高文和的證件,疑慮加重了,證件上寫著特高課經濟調查室劉協,秦篙疑慮的問:“劉警官,你是廬城特高課經濟調查室的,我接觸的都是你們廬城特高課政治調查室,應該是特高課政治調查室的人來接我,怎麼派你來了”。

高文和心裡有些緊張,表麵上還很平靜,“秦先生,是這樣,特高課政治調查室的長島長官有事去坪山縣城了,我們正好到昌城有事,就委托我們來接您,這是木村先生給您的信”,高文和把那封偽造的木村信件遞給了秦篙,心裡忐忑不安,本來和陸珊說好的,儘量不使用偽造的木村信件,防備秦篙看出破綻。

秦篙展開木村的信件,他並不熟悉日語,但是落款木村兩個漢字還是認識的,既然有木村的信件,看來還是自己多慮了,秦篙臉上堆滿笑容,“劉警官,你彆見外,我在廬城冇有熟人,不得不謹慎,既然有木村君先生的信件,那我就跟你們回廬城,一路辛苦了,我讓他們準備幾個小菜,慰勞慰勞幾位弟兄”。

“啊”,高文和也是鬆了一口氣,知道秦篙相信了自己,急忙回答:“謝謝秦先生,昌城距離廬城有一百多裡,現在出發,到達廬城時間也會很晚了,我們還是馬上出發吧,木村太君還在等您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