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鐵血巾幗 > 第十一章 誤入顧宅

鐵血巾幗 第十一章 誤入顧宅

作者:輕舟遠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來源:siluke

-

陸珊和赫平來郝家診所接頭,以為可以順利的拿到電台,冇想到中了埋伏,千鈞一髮,還好高文和開槍報警,引走了埋伏的額敵人。

“好險哪”,看著這些人的背影,赫平低聲對陸珊說:“這個地下聯絡站已被敵人端掉了,馬上離開”,三個人轉身往回走,迎麵魯明走過來。

魯明裝作很隨便的樣子,來到陸珊身邊,低聲說:“陸參謀,排長髮現有埋伏,來不及通知你們了,隻能開槍把敵人引開,讓我們馬上出城,先不要管他”。

赫平看了看周圍,說:“我必須馬上出城,用不了多長時間城門就會封鎖,快走”,陸珊猶豫了一下說:“要不要等等文和,我們走了,他怎們辦”,赫平擺擺手說:“不能等他,耽誤一會,我們都走不了,這也是地下工作的規矩,快走吧”。

四個人急忙回到王家客棧,牽上馬車,匆匆出城,剛剛出了城門,就聽一個皇協軍警備隊的小頭目,大喊:“長官有令,馬上關閉城門,有刺客”,他喊完,和幾個皇協軍隊員一起“吱吱呀呀”,推動兩扇巨大的城門,瞬間兩扇厚重的城門就合上了。再晚一步,幾個人就都被關在裡麵了。

幾個人趕著馬車,匆匆來到相馬鎮李氏客棧,找到秦掌櫃,通報了一下情況。秦掌櫃也感到很震驚,郝家診所這個聯絡點很隱蔽,這麼快就被破獲了。

赫平看著大家:“冇有電台,和老家聯絡不上,下一步怎們辦”,秦掌櫃建議:“先在相馬鎮待幾天,等等小高排長,我看小高排長身手不錯,廬城人口眾多,地麵很大,周旋餘地大,敵人冇那麼容易抓到他”,陸珊點頭同意:“在這等幾天,我相信文和肯定能出來”。

冇有高文和在身邊,陸珊心裡有點空落落的,感到不踏實,還有高文和不在,自己和赫平控製不了高文和的部隊,尤其是郝明貴、李久福這些兵油子,根本看不起自己和赫平這些總部的軍官,也不會聽自己的指揮,尤在其遠離大部隊的敵人後方,他們隻聽高文和的。

陸珊對高文和的看法很複雜,高文和機智勇敢,為人淳樸,所以心理上對高文和有些依賴,尤其是在敵後作戰,但高文和又對長官唯命是從,對政治問題不感興趣,尤其他還是白日勳章獲得者,也許到最後兩人還是要分道揚鑣。

廬城,在日軍第十二旅團司令矢村少將辦公室裡,矢村聽著特高課課長木村的彙報,“司令閣下,對不起,冇想到我們在郝家診所的埋伏被髮現了,他們的同夥提前鳴槍示警”。

矢村看著麵前的木村,嚴厲的訓斥:“木村君,平城是我們的大本營,必須保證城內的治安,儘快肅清城內的反日分子,我會命令川島君配合你的行動”,木村立正回答:“已經開始全城大搜捕,這個抵抗分子肯定跑不了,我會和川島君及時通報情況,爭取一起行動”。

木村出身於日本黑社會組織黑龍會,長期從事情報工作,是個華夏通,曆來主張恩威並施,他對於川島這樣的赳赳武夫很看不起,認為他們除了隻會殺人之外,什麼都不懂,無奈,川島立過很多戰功,深得司令長官的信任,是矢村麵前的紅人。

矢村看著站在自己辦公桌前的川島中佐,冷冷的說:“川島君,大本營的意思是,要把皖北建設成一個後方重要基地,準備建機場,修建鐵路,後勤醫院等等,你要保證這一地區治安良好,儘快消滅這一地區的華夏軍隊,軍車遇襲,十幾名皇軍士兵死難,還有一支十幾人的巡邏隊失蹤,到現在也不知去向,大本營震怒,如果再出現其他事端,後果很嚴重”。

川島心裡很無奈,這些華夏**人一旦鑽進深山,確實很麻煩,華夏土地麵積太大了,而且華夏軍隊派係林立,五花八門,很難確定這隻部隊的隸屬關係,雖然困難很多,但川島還不能在司令長官麵前表露出來,隻能說:“嗨,我一定儘力剿滅這些華夏軍隊,麻田中佐已開始了清剿行動”。

天漸漸黑了下來,又下起了小雨,嘩嘩的雨聲,掩蓋街上嘈雜的人喊聲,在衣櫃裡的高文和,心裡非常著急,今天上午,為了警醒陸珊和赫平,高文和開了兩槍,把便衣特務吸引過來,開始沿著寬平大街向西跑,後來發現這樣不行,敵人沿著寬平大街堵截。

冇辦法,高文和看到有兩個特務追得太緊,估計距離自己有一百多米,略一停頓,回身一槍,距離太遠,聽不到特務喊叫聲,隻見一名特務應聲倒在地上,另一名特務也馬上趴在地上,不再緊緊追趕,戰亂時期,能夠活下來的人,一個是有好運氣,還有一個必須有本事,高文和平時練就一手好槍法,關鍵時刻救了自己。

高文和看到特務追趕自己的腳步緩了下來,迅速拐進一個衚衕,跑了幾步才發現是死衚衕,衚衕頂頭是一處院牆,院牆是灰色,有兩米多高,冇辦法施展自己少年時期爬山上樹的功夫,蹭,躥上院牆,一翻身就輕輕落在院內,他覺得可以歇歇了,聽一聽,喊聲越來越近,這個院子也不安全。

他又翻身進入另外一個院子,用同樣的方法,高文和一口氣越過了四五個院子,幸好都冇碰到人,就是有人看見了,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當冇看見。

在第五個院子落地,高文和實在跑不動了,感覺自己像要虛脫了一樣,聽一聽,追趕的喊叫聲漸漸遠了,想找個地方緩口氣,這個院落不太大,有一棟二層小樓,他覺得一樓不安全,一縱身跳到一樓窗台上,又一跳雙手抓住二樓窗台,一個翻身跳到二樓窗台上。

二樓的一個房間窗戶虛掩著,趙文和向裡麵看了看,冇人!他輕輕推開窗戶,跳了進去,一個桌子上放著茶壺,還有一盒點心,看見水和點心,高文和才感到又渴又餓,已經一天冇喝水,冇吃東西了,高興極了,這些東西就像給自己準備的一樣,馬上喝了幾口水,吃了幾塊點心,緩了一緩,感到渾身又有了力氣,纔想起看看房間的佈置。

房間散發著一股馨香味,特彆好聞,房間整潔乾淨,一個單人床,粉色床罩,床上有兩個布娃娃,牆上掛著幾張電影海報,還有一張仕女圖:昭君出塞。靠近窗台的地方是一個梳妝檯,梳妝檯放著女性化妝品、口紅、小鏡子之類的東西。

高文和意識到這是個女子的閨房,自己換不擇路,根本冇注意,他趕緊把桌子收拾一下,防止被人發現,正想離開,聽見又說話和上樓的腳步聲,出不去了,急中生智,看見一個兩米多高的大衣櫃,拉開衣櫃門躲了進去。

門開了,進來一男一女兩個人,剛一進房間,就聽那個女人說:“許署長,您請回吧,我要休息了,謝謝您送我回家”。

那個被稱為許署長髮的人說話了:“顧小姐,我這麼晚了送你回家,很累了,我進屋休息一會兒,再陪我喝點酒”,說著,他大大咧咧坐在大衣櫃對麵得到椅子上,透過大衣櫃門的縫隙,高文和看到這是一個個頭不高,有點禿頂,,但很壯實的中年男人。

哪位顧小姐哀求道:“許署長,我陪了你一天了,確實太累了,明天再配你喝酒好不好”。

許署長冷冷一笑:“顧瑩瑩,你不就是個戲子嗎,裝什麼清高,讓你陪我喝酒是給你麵子,隻要我不高興,明天就把你的戲台子拆了,信不信”,說著許署長一把摟住顧瑩瑩的腰,把顧瑩瑩按在自己的大腿上,說:“今天讓我高興,明天你的戲班子可以正常演出”。

趙文和透過大衣櫃門的縫隙,看到一個苗條的背影,穿著時尚的旗袍,長長油黑的頭髮散在後背上,儘力掙紮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