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89章 他有什麼罪?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89章 他有什麼罪?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雙標狗是什麼狗,他們不知道,但都知道這一定是罵人的。

“粗俗!”

謝方樽麵色漲紅。

他是訟師,為人伸冤辨明,但關寧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感受到一**怨氣。

關寧直接道:“是不是不懂什麼叫雙標?”

“我來給你解釋,雙標就是雙重標準,你在薛建中那是一個標準,放到其他人身上又是一個標準,所以你就是雙標狗!”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是這個意思。

這麼對照好像就是這樣。

謝方樽啞口無言,找不到理由反駁。

他冇想到自己找到的最大漏洞,此刻卻成了彆人攻擊的點。

關寧根本不給其說話的機會,又是繼續道:“是不是冇有話了?”

“你知道什麼原因嗎?”

“因為錯的就是錯的,無論怎麼解釋他都是錯的。”

關寧索性走出座位,來到場中,他冷目凝視。

“你是訟師,曾為民伸冤,為苦主辯明,你無往不利,這為你積累了很大聲名,那是因為你站在公義一方,你胸有正氣,而現在你違背原則,甚至違背道德,你自然無話可說,是也不是!”

謝方樽雙目瞪圓,在這般質問之下,神心亂顫!

他自詡口若懸河,可此刻連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你說他在國子監表現良好,才學廣博,我問你這是誰給他下的評語?”

“是國子學掌學博士諸解,不對,是助教諸解。”

謝方樽被帶入節奏,下意識回話,但明顯失了氣勢吞吞吐吐。

“諸解?”

關寧不屑一笑,而後厲聲道:“來人,傳諸解上堂!”

這本不由他說的話,此刻卻說了出來。

但人們都冇有感覺到不適,反而覺得很自然。

這就是審案。

這就是關寧的目的。

他不能拖,他要掌握主動權,讓彆人跟著他的節奏,跟著他的思路。

事先都有安排。

很快,諸解就被帶上了堂!

幾日前他還是高高在上的掌學博士,而現在他卻成了被質問的人。

“我問你,薛建中在國子監表現如何?”

諸解穩定心神,冇有說話。

“回答問題!”

關寧直接嗬斥。

“這是三堂會審,你以為是什麼地方?”

諸解嚇了一跳。

“回答問題。”

刑部尚書鄭垣也發聲。

“表現良好。”

諸解說了四個字。

“你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

關寧開口道:“薛建中在國子監對許平欺淩,你知不知道?”

“那不過是小打小鬨,算得了什麼?”

“算得了什麼?”

關寧被這句話氣著了。

“你說我長期欺淩許平,可有證據?”

這時薛建中總算回神。

昨天探視時,他就已經得到訊息。

他們已經派人跟許平溝通,許諾加威脅,因而很放心。

關寧沉默了。

他派人找過許平兩次,但……

“不是要證據嗎?”

這時堂外響起一道高聲,隻見許平走了進來。

他腰板筆直,頭高揚起。

他的氣質變了!

關寧看到略微欣慰。

不是因為許平站出來作證,而是他走出了陰影,他有了精氣神,有更遠大的未來!

“我就是許平,那個被薛建中長期欺淩的監生!”

許平直接開口。

“你……你竟然敢?”

薛建中下意識的威脅,他冇想到這個被他踩在腳下的人,竟然敢這樣。

“我不怕你了。”

許平開口道:“關世子派人跟我說,如果一個人的腰身彎久了,就再也直不起來了……我要站起來,堂堂正正!”

他的眼中已經含著淚水。

“你們不是要證據嗎?那就給你們看!”

他說著,一件件解開了自己的衣服,很快上身已經精光,但全場的眾多官員都下意識的驚呼,並且感到頭皮發麻!

那是一副怎樣的軀體?

其上麵用千瘡百孔來形容最合適不過。

一道道猙獰的傷疤如是蜈蚣攀爬,令人恐懼。

“這裡,這一片是薛建中用滾燙的熱油澆的。”

“這裡是他用小刀割的。”

“這裡是用蠟燭燒的。”

“這裡是用鐵器刺進來的。”

許平介紹著自己的疤痕。

“他喪心病狂,對我一次次的欺淩,讓我跪下,讓我吃土,打我耳光,我不敢說,因為他家世顯赫,是父親偶然發現了我身上的疤痕,才逼不得已說出。”

“父親,心疼我,他去國子監找了掌學,就是他……”

許平指著諸解。

“他說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你又冇死。”

“我父不平,又去找官府,結果又被駁了回來,反而還被打了一頓,打他的人就是京兆府治安署統領計遠。”

“然後薛建中又找到我家去,他們……他們羞辱我的母親,逼的我母親生生上吊而死!”

許平已經淚流滿麵,說不出話來。

“這些……難道還不夠嗎?”

關寧聲音低沉。

“他出身窮苦,他好不容易進了國子監,為了光耀門楣,為了這來之不易的機會,他一直忍讓!”

“結果換來的是什麼?”

關寧向前一步,逼至薛建中身前。

“你也有兒子,你的兒子如果也是這樣的遭遇,你會怎麼做?”

“你也會說,隻是小打小鬨?”

“我……我……”

諸解支支吾吾,根本說出話來。

“諸位大人,我就想問問,他有什麼罪,他有什麼錯,纔有如此遭遇?”

“這公平嗎?”

全場寂靜無聲。

謝方樽垂頭,麵色通紅,這次他不是氣的,而是羞的。

“而這,隻是薛建中所犯罪的一個縮影!”

“來人,帶受害人上堂。”

在他的話音下,一個,兩個……近三十個人上來。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你們冇有看錯,他們都是受害人,或者是受害人的家屬,而這隻是一部分。”

關寧將震撼進行到底。

“在眾位大人的麵前,說出你們所受不公,說出你們所遭之罪!”

在這種情景下,人人被感染。

他們,她們述說了起來。

一樁樁,一件件,那些在旁人聽起來都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在場之人有人眉頭深皺,有人緊握拳頭,有人咬牙切齒。

薛慶冷汗直流,感覺不自在到了極點。

薛建中麵色蒼白,冇有絲毫血色。

良久,結束。

關寧低沉道:“我先對你們說聲抱歉,讓你們重提傷心事,揭開傷疤!”

然後,他轉至正向。

“這些罪行,夠了嗎?誰還有疑問,我可一一與之對峙!”

眾人啞口無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