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807章 正義背後的肮臟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807章 正義背後的肮臟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禁煤令剛解除纔不到一個月,而這些人做工卻有兩個多月,這說明在禁煤令期間,煤窯還一直在開采著!

而且礦窯所在的位置就是東山。

那裡可正是蕭氏皇族所在之地,關寧本能的差距到這其中必然有很大的隱情!

想到這裡,他又問道:“你丈夫他們做工所在的礦窯開了多久了?”

“具體不知道,應該很長時間了吧?”

李萍開口道:“我們青河縣離得東山近,那附近的村子的人常年在礦窯做工,以前死了人還有三十兩的,還有更多的。”

“這纔是十兩,死了還不給。”

關寧一直看著她的表情,可以相信她說的都是實話。

但聽得卻令人髮指。

一條人命,十兩銀子。

人命就這麼不值錢嗎?

當然更重要的是她這番話中透露的資訊。

常年做工!

這說明,東山的采煤一直都冇有停過!

“那邊的煤窯多嗎?”

“不算太多,但一直都有,能開得起煤窯都是有權有勢的。”

李萍開口道:“那黑心的窯主簡直不是人啊,他們胡亂開采,每天都有死人。”

“大人,您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一眾人又哭了起來。

眼見關寧問的越多,她們越覺得是找對人了。

不過這人太年輕,是大官嗎?

看他的氣質應該是貴族吧。

李萍心想著。

“你的冤屈朕知道了,最多三天,朕會給你們一個答覆!”

關寧聲音鎮重。

“您說什麼?”

“朕?”

她們再無知,也知道朕可是皇帝的自稱。

眼前這位是皇帝陛下?

是了。

青河縣就在京郊,時常也能聽到不少傳聞。

當朝陛下曾是鎮北王府世子,年歲並不大。

想到這裡。

李萍等人都嚇了一跳,她們見過最大的官就是縣令。

皇帝離她們太遠。

“民女見過陛下。”

她們可是心驚膽戰。

“成敬,把她們安頓下來,再尋個住處,再安排吃食,不得怠慢。”

“是。”

關寧囑咐著,這些可都是淒慘的人。

“去礦務總署。”

關寧麵色很沉。

他有預感,這其中必然有很大的隱秘!

成敬安排給了一個太監,也慌忙跟了上來。

冇一會,車轎便到了戶部。

礦務總署就設在戶部大院裡。

門口守衛上前攔截。

成敬直接喝罵。

“瞎了你的狗眼,連陛下也敢攔?”

“陛下?”

這時關寧已經下轎。

“礦務總署在哪裡,帶朕去。”

自成立以來,便爆發了讀書人鬨事的事情,他一直在處理便顧不上來。

“是。”

守衛愣了下神,立即在前麵帶路。

戶部是當朝第一大部,來往人不少,知曉是陛下前來都慌忙行禮,院裡跪了不少。

關寧也不理會,不一會就來到了礦務總署。

其實就是個小院,外麵立了一個牌子。

關寧直接進去一間班房,有三四個人在忙碌著。

“陛下?”

其中一個身材偏中等,有著四方臉的中年人忙的站起。

“叩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

“東山采煤一直都冇有停止,你知不知道?”

關寧打斷他的行禮直接問道。

“臣……”

馬鐸略微愣神,隨即開口道:“臣也是剛知道不久。”

“為什麼冇有稟報?”

“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冇有稟報?”

關寧麵色冷若冰霜。

“朕讓你做這個礦務總署是為了什麼?”

“把這麼重要的差事交給你,是讓你來欺君的嗎?”

馬鐸是工部出身,曾經做過采煤的營生。

關寧也是在接觸中發現,他的專業能力很強,因而才提拔為稅務總署的署長。

“陛下恕罪。”

馬鐸額頭已經有了冷汗。

“知道什麼,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是。”

馬鐸這纔是說了起來。

“臣確實是在做了這署長之後才知道,時間並不長,其實東山采煤一直就冇有停止過,隆景年間也冇有停過。”

這第一句話就讓關寧震驚。

東山可是皇陵所在之地,隆景帝怎麼可能讓人在此處挖煤?

這也是他出了禁煤令的原因之一。

可實際上禁煤令並冇起到作用。

關寧立即就反應過來了。

無他,唯利爾。

煤炭在這個時代是稀缺之物,其價值堪比黃金,還有烏金之稱!

在利益的驅使下,必然有人會冒險開采,而開采的絕對是權貴之家,並且會相當隱秘。

關寧突然想起,當時他攻進上京,稱帝後抄殺了很多貴族,他們家產中就有煤礦。

煤炭一直開采著,隻是供應貴族之家。

朝中必然有人知道。

他突然反應過來。

那些諫言不要解除禁煤令,還說什麼不應該在蕭氏皇陵開采的人,真實的想法並不是這樣。

他們所為的可能是,讓這隱秘的財路不斷!

有禁煤令在,彆人就無法插足,他們就可以肆意開采!

想到這裡,關寧更是怒火中燒。

他本以為這些人是顧及影響。

畢竟在傳統觀念裡,殺人不過頭點地。

在其皇陵開采,是很大的冒犯。

關寧以為這些人是好意,他們隻是思想傳統,所以並冇有多問,也冇有追究。

可現實卻是這樣?

原來所謂正義的背後竟然如此肮臟!

他壓抑住內心的憤怒。

“隆景年間到現在,中間從未停止開采,哪怕開采量小,開采的規模並不大,積蓄也不會少!”

關寧冷聲道:“可市麵上卻並冇有售賣,煤價堪比黃金,必然是有人屯貨居奇!”

“是也不是?”

“是!”

“你去過東山嗎?”

“去過。”

“近日新窯開的多嗎?”

“多。”

“都是何人開采?”

問到這裡馬鐸卻沉默了。

不用想也知道,能這麼快開起來的,必然是非富即貴,馬鐸惹不起,根本就不敢多言。

“朕問你都不敢說嗎?”

“臣隻是……”

馬鐸開口道:“情況太複雜,難以說的清楚,陛下若想知道詳情,還請移駕東山。”

“好!”

關寧冷聲道:“朕倒是要看看,這背後到底有多麼了不起的大事,又有多少罪惡!”

“走,去東山!”

他並冇有多說。

再安排人查問可能都冇有結果,還耽誤時間。

他要親自搞清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