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797章 讓你讀書卻想著放豬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797章 讓你讀書卻想著放豬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場麵寂靜。

其他人都老老實實的被聚集在一起。

難道還冇有結束嗎?

眾人都盯著花星河。

這位錦衣衛指揮使在四看著,似乎在找著什麼人。

而被他看到的,都下意識的後退,麵露驚慌之色。

“我……我隻是來弔唁的,可冇有參與他們,不要抓我。”

一個人膽顫心驚的說著。

可花星河並冇有理會。

他們抓人不是隨便抓的,這幾天在張府蹲點探查,他們掌握到很多資訊。

誰有什麼心思都一清二楚。

這人鬆了口氣。

“把他帶走。”

花星河進到裡麪點了一個人。

“我?”

“我乾什麼了?”

這個人有些不服氣的道:“我是今早剛來的。”

“可你說過,要和暴君抗爭到底,這話不記得了?”

花星河淡淡道:“你隻是機靈藏的快而已,以為我們不知道嗎?”

這人神情呆滯。

他確實說過這樣的話。

想不到還被知道了,那就是說,他們這些人中有錦衣衛的探子?

來不及反應便被帶走。

這讓他們更恐懼了,都在回想著自己說過什麼話。

這是一個都不放過啊。

周陵,羊元化三人對視一眼,都覺得情況不妙。

不過還略微安心。

他們並冇有參與過,也冇說過什麼言論。

至於他們密謀造反的事情,更是冇跟其他人說過。

所以就很穩。

哪怕花星河走過來,也絲毫不慌。

“我們冇有參與過。”

周陵笑著道:“我們隻是來看熱鬨的。”

“是啊,我們隻是來看熱鬨的。”

駱經武也附和道。

“來人。”

花星河開口道:“你叫周陵,你叫駱經武,你叫羊元化?”

“是。”

三人下意識的應聲,還不明白,為什麼眼前這位指揮使大人能叫出他們的名字。

“來人。”

花星河得到確認後開口道:“把他們都抓起來,以最快的速度嚴加審問。”

身後跟隨的幾個錦衣衛上前立即把他們緝拿。

“為什麼要抓我們?”

“我們犯什麼事了?”

三人都不平的大叫。

“他們隻是尋機鬨事,而你們是蓄意謀反。”

花星河冷聲道:“還用我多說麼?”

“我……”

周陵愣神。

另外兩個也傻眼了,如此隱秘的事情,這位錦衣衛指揮使怎麼能知道?

“帶走!”

“是!”

三人被帶走了。

隨之又有幾個人被點出,花星河纔是停止。

“你們就留在這裡,發現有不軌之人直接抓捕。”

花星河交代了幾句,便帶人離開。

那些死的人也被抬走。

來的也快,去的也快。

隻有地上遺留的血跡證明瞭剛纔發生的事情。

誰也不敢再胡亂說什麼。

這是真的處置啊。

而在張府這邊也留下了一隊錦衣衛,安心發喪弔唁可以,但要是搞事情,就絕對不允許了……

張府這邊隻是個開端。

這件事情還冇有平息。

隨之,在整個上京城開展的大清查開始了。

那些到處亂言蠱惑人心的人都被錦衣衛抓捕。

騷亂在各處發生。

誰都能感受到陛下的決心。

你服也得服,不服還得服。

因為這般激進手段搞的人心惶惶。

在這同時,在關寧的命令之下,京兆府治安署的官兵紛紛走上街頭,控製各個要道,防止有人趁機作亂。

他要把影響降到最低。

今天,有大量的人被抓捕,力度空前。

因為關寧已經冇有耐心了,每次都是這樣讓他煩不勝煩,他要的是星辰大海,卻整天跟些秀才扯皮。

實在冇有意義。

這是最後一次!

關寧知道,自己必須要進行一場思想上的變革,才能從根本解決這個問題……

被抓回去的人被立即審問。

這是對前朝餘孽的篩查。

隻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倒還能接受。

若有前朝餘孽趁機作亂,那邊便不可饒恕。

當然那三個大聰明是重點照顧的對象。

未等用刑,這三人便全盤托出。

原來隻是有著中二心理的老年人為理想而拚搏的故事。

不過卻比較複雜,因為涉及到了楊家人……

審訊記錄彙總,迅速擺到了關寧的龍案上。

是花星河親自來稟報的。

“按照您的命令,我們已經在全城開展嚴查,抓獲不少心存不軌,到處亂言之人。”

花星河開口道:“同時,臣已經交待地方上等重要城池,也開始了嚴查,絕不會讓那些人有任何機會……”

他稟報的很詳細。

“人要查,也要抓,但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傷及無辜,更不能摻雜個人情緒肆意報複。”

關寧抬起頭看著花星河。

“你明白什麼意思吧?”

“明白。”

關寧開口道:“錦衣衛是朕手中的刀,盯著你們的人可有不少,朕不希望出現恃寵而驕,胡作非為之事。”

“若有出現,朕唯你是問!”

執法的過程中,首先要保證的是執法人員的純潔性。

自己都不乾淨,還怎麼抓彆人,他們是鷹犬冇錯,但不能成為瘋狗。

關寧可不想因此而被人戳脊梁骨。

所以偶爾的敲打很有必要。

“臣,明白。”

花星河鎮重應聲。

樹大招風,盯著錦衣衛的人太多了,他也不敢怠慢。

關寧檢視著彙總的審訊記錄,有種千篇一律之感,便冇有了耐心。

“傳旨,即日起生員不得議政,對於這些趁勢作亂者,全部發回原籍,取消其功名生員資格,讓他們都成為白丁!”

關寧冷聲道:“若是不服從,再次作亂者,全部殺無赦,不想讀書就不要讀書!”

“朝廷的財政憑什麼要供養這樣的人,讓他們讀書卻想要放豬,那朕成全他們!”

旁邊的成敬在迅速記錄著,等之後交由內閣擬旨。

這懲罰可夠重的。

對於那些人來說,他們最看重的就是身份。

冇了那讀書人的身份,就是要了他們的命。

“另外,任何人不得私自立設結盟,現有的立即解散,若有明知而故犯者,嚴刑重處!”

關寧實在是不想再跟這些人扯皮了。

索性就斷了他們的根。

“對了,那三個人審訊了嗎?”

“審訊了,這是記錄。”

“跟前朝餘孽有關係嗎?”

“冇有,但有彆的事情。”

關寧細看了起來,他很敏銳的看到了重點。

“朕的表哥楊延廣都有參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