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796章 求生難,求死易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796章 求生難,求死易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我等要做什麼,有必要與你這鷹犬說麼?”

嚴朗抱臂神色淡然。

其話音傳開,令得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直剛錦衣衛指揮使,並稱其為鷹犬。

這也算第一人吧。

原本還有些慌亂的眾人都略微安心。

這氣勢是打出來了。

我輩讀書人當有此氣節,不畏強權,不懼鷹犬。

嚴兄就是楷模。

不愧是張大人最出眾的弟子之一。

一時間人人敬佩不已。

揚名就在今日!

感受到周邊那些崇敬的目光,嚴朗虛榮心爆棚。

人活這一輩子為了什麼?

歸根結底,還不是名利二字。

實際上,這些自恃飽學之士的讀書人,更是看重聲名。

很多時候,這纔是真正的出發點!

嚴朗似乎得到了勇氣光環的加持,更是無所畏懼。

“好!”

“很好!”

花星河麵色並無波動。

他淡淡道:“聽聞諸位在此集會,欲起事端,本官前來……”

“鬨事?”

未等花星河說完,便有一人立即開口。

“我等抒發己見,不違之路,怎麼能是鬨事?”

“莫非這朗朗乾坤之下,還不讓人說真話了嗎?”

“就是!”

“我等一心為國,避免朝政步入深淵,爾等鷹犬,安敢阻攔?”

受嚴朗刺激,這些人都似打了雞血,個個聲高氣傲。

“好膽!”

花星河算是明白什麼叫頭鐵了,或者說是不知所謂。

跟這些人糾纏對論根本就說不清楚,他也懶得與之廢話。

“來人!”

花星河直接道:“將這些鬨事者,全部緝拿回錦衣衛衙門。”

隨之命令。

其後錦衣衛立即蜂擁上前。

這一幕,令人心驚。

哪知錦衣衛還真敢當眾抓人。

“乾什麼,你們要乾什麼?”

嚴朗麵色微變。

“我等皆是有職級要務在身的官員,你們有什麼權利抓我們。”

“駕帖呢?拿來駕帖。”

都是朝廷官員,顯然是知道流程的。

錦衣衛也不能隨隨便便拿人,要有駕帖發下,須從刑科批定,方可行事。

“聖意在此,爾等還敢不從?”

花星河從衣袖中取出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聽聞有人尋機鬨事,擾亂朝政,著錦衣衛查辦,欽此!”

很簡短的聖旨,不過隻有一句話,但卻是把權利儘給了錦衣衛。

“這……真是陛下的旨意!”

嚴朗呢喃著神情呆滯。

他們還未開始,就要被扼殺在搖籃中。

陛下真的冇有任何顧忌。

他們也根本就不需要去叩宮門,鳴冤鼓。

因為冇有任何意義。

陛下派錦衣衛來,就已經給出了答案……

眾多人都在愣神間。

“拿下!”

花星河冷聲道:“如有反抗者,格殺勿論!”

其聲中充斥的冷厲讓人膽寒。

“瘋了!”

“你們已經瘋了!”

“竟然還要格殺勿論?”

其中有一人衝了出來。

“我要麵見聖上,看你們誰敢阻攔?誰敢動我?”

此人狀若癲狂!

“我要問問陛下,我爹究竟犯了什麼錯,要被當朝活活打死!”

原來他正是張文謙的長子,張豐。

他剛衝出幾步,就被兩名錦衣衛力士攔住,隨即便將之扣押!

“放開我,放開我。”

“你們這些走狗鷹犬,有本事就把我張家人殺光!”

張豐掙紮著,大喊著。

顯然已經失去了理智,不過卻無濟於事。

在這同時,其餘錦衣衛也上前抓人。

“放開我!”

“憑什麼抓我!”

“我可什麼都冇說。”

嘈雜聲密集響起,整個場麵也混亂了起來。

都是些文人在錦衣衛的嚴控下根本就冇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他們采用了一種特製的套繩,把要抓捕人的胳膊背後,然後套在其兩個手腕上。

這樣他們就被控製,根本掙紮不動。

就這樣一個個的都被押了出來,樣子頗為狼狽。

這是動真章了。

有些人便害怕了。

真要是被打入錦衣衛大牢,那可就真的生不如死,想想都不寒而栗。

“大人,我什麼都冇說,就是前來弔唁的普通人,跟他們可不一樣啊,您不要抓我!”

“我是無辜的啊,是他,就那個嚴朗說的要叩宮門,我可冇準備去啊。”

不少人開始求饒。

胳膊能擰過大腿嗎?

當然不能。

讀書人是應有氣節,但還有一句話是,識時務者為俊傑。

“有冇有事情去了錦衣衛查問便知,若冇有問題,自會放你們出來。”

花星河麵無表情地說著。

這其中很可能有前朝餘孽挑撥作亂,這也是重點查問對象。

他們還有一個很大的任務冇有完成。

那就是抓捕前朝餘孽之首蕭鸞。

“朗朗乾坤之下,竟有如此惡事發生,暴君!暴君啊!”

“還更改國號為大寧?”

“這國家必然是永無寧日啊!”

有一老人高呼著。

他顯然有尋死之意,趁人不注意,直接衝撞到一名錦衣衛的刀刃之上。

“顧老先生!”

周邊人驚呼。

這位也是一名飽學之士。

“必然永無寧日!”

他呢喃著,倒在血泊中。

“把他的屍體放在一邊。”

花星河麵無表情地說著,神色冇有任何波動。

這般態度,讓人更是心驚。

一人死亡,反而刺激了幾人。

“我們跟他們拚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拚了!”

“願以死明誌!”

有人高呼,雖手被控製,但身體可動,皆是到處衝撞,肆意反抗。

麵對這種情形,錦衣衛的人並未意動。

他們遵循反抗者殺無赦的命令,對於這些人毫不留情。

“唰!”

“唰!”

隨意幾刀下去,便有幾人被殺。

這反而是把這幾人鎮住了。

他們以為用這種方式會讓這些錦衣衛顧及,能免於此難,顯然是想多了。

周邊圍觀的人都驚到了。

完全冇有想到會如此激進。

“求生難,求死易!”

“莫要以為本指揮使是跟你們開玩笑,誰想找死這就是下場!”

花星河冷聲傳開。

殺伐還是有作用,震懾的這些人不敢再有異動。

又有六七個人死了。

他們可不隻是有功名在身,更有職級,最高的一位都官至五品。

卻依舊被殺。

他們知道,冇有陛下的授意,錦衣衛絕對不敢如此激進。

陛下鎮壓之決心太重,都不敢再挑釁。

剛纔還強硬的嚴朗,此刻躲藏在最後都不敢露頭。

不裝逼了。

再裝逼就要死了。

場麵安穩下來。

“帶走!”

一眾人老老實實的根本不敢反抗。

而花星河卻是進了府中,左右四看,還有三個人纔沒有落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