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782章 聲名是什麼,我從來不要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782章 聲名是什麼,我從來不要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總是有些人吃飽了撐的,想要挑戰皇帝的權威。

古往今來,大約皆是如此。

已經是元武三年,卻依舊存有僥倖之心,抱有幻想。

本已經踏實了,卻因為這股更改國號的風而又起了雜念。

眾多諫言不止。

關寧也一直不說話,隻是平靜的看著,等著他們說完。

眾人看著關寧,等著他再說什麼,然後他們再進行反駁。

大臣跟皇帝們在朝堂上進行著一場場的拉鋸戰。

你來我往。

看誰到最後妥協。

爭執的實質就是朝臣們跟皇帝奪權。

近三年的曆練,關寧對此已經頗為熟悉,並得心應手。

他麵容始終保持平靜,很是穩重。

這般態度讓朝臣們內心也有震動,但不能打退堂鼓。

無論從哪個方麵來說,都不能讓。

“袁崇清。”

關寧喊了一個名字。

正是禮部右侍郎。

“啊……臣在。”

袁崇清反應略微慢了半拍,忙得站了出來。

同時他內心微顫,也是直打鼓。

他是有前科的,在大慶宴席上酒後失言,說出大康已不是真正大康的忤逆之言。

這是他真實的想法,纔在酒後表露。

但在第二天酒醒就後悔了,並後怕不已。

他想著也會被懲處,可這麼多天過去,並未有任何問題。

他略微寬心,但依舊保持著緊惕,這位陛下是什麼人,他還是知道。

因而在剛纔隻是隨便說了個附議表明態度,並冇有多說。

現在卻點到了他的名字?

袁崇清心提到了嗓子眼。

“日前舉行廷議,鬆永年有事,是你參議,朕交待你的事辦好了麼?”

關寧問話。

讓很多人都摸不著頭腦,這話題轉換太快,跨度太大。

袁崇清也有些反應不及,停頓片刻,纔是忙著道:“還在加緊辦理,主要是涉及的人太多,還需要跟戶部和地方官員對接,再有六七天應該就辦好了。”

他如實回答。

陛下交辦的是讓禮部做出一個具體的執行方案,對戰死的功勳英烈進行表彰宣揚。

複雜之處在於要到這些英烈的戶籍家鄉。

其實不是光禮部自己能做的,還需要兵部,戶部,天策府等共同辦理。

禮部隻占一部分。

而且這也不是他自己差事,是整個禮部的事。

這問的就很奇怪?

不過袁崇清也不敢有意見。

“還要六七天?”

關寧開口道:“你是禮部右侍郎,回稟就是這般虛浮,朕交待你的差事就是這樣辦的嗎?”

語氣加重。

也讓袁崇清一臉懵逼。

至於這般質問嗎?

“回稟陛下,臣在那之後,便儘心儘力的辦理此事,不敢有絲毫怠慢,都快跑斷腿,鬆大人,薛大人也看在眼裡,再說這也不是光臣一人差事……”

袁崇清忙的解釋。

他已經有不好的預感,陛下似乎是在找茬,難道是要找藉口懲處他嗎?

“還敢頂嘴?”

關寧隨意道:“辦事不力,態度不正,欺君罔上,說的就是你!”

“來人,革去袁崇清官職,將其帶下去,打入詔獄!”

一語皆驚。

這可真是讓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

輕飄飄的一言,就把袁崇清處置了,理由還隻是一個辦差不力,這怎麼能說的過去?

而且還是直接打入詔獄!

詔獄是什麼地方?

這可不是普通的監獄,而是皇帝直接掌管的監獄。

此監獄的罪犯都是由皇帝親自下詔定罪。

不屬於刑部,大理寺的司法範圍。

錦衣衛就是詔獄的一種。

被打入詔獄,基本不可能出來,是必死的。

所以袁崇清就是被判死刑了。

隻是很小的事情,難以說過去的理由,就有了這種結果?

這……很明顯。

陛下就是找茬收拾他!

惡報還是來了。

原因是什麼,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就是因為袁崇清在酒後亂言。

不是不報,隻是時候未到。

“哢哢!”

從奉天殿兩側有兩名廷衛走出把袁崇清架起,他纔是回過神。

隻不過其麵如土色。

這一天還是來了。

他心知肚明,陛下隻不過是找個了個藉口處置他。

他成了雞,陛下要殺雞儆猴!

儘管知曉,可被廷衛架起來,他臉上還是有掩蓋不住的恐懼。

他不想死。

錦衣衛詔獄是什麼地方,朝臣們都有所耳聞。

那是皇帝陛下的私獄。

進去後生不如死!

“陛下,臣一定會認真辦差,再不敢有任何怠慢,求您再給臣一次機會啊!”

袁崇清聲音悲嗆,大聲高呼著。

他回答的也是潛台詞。

不敢怠慢,就是說再不敢亂說了。

再給一次機會,就是再不會有以前那種大康已非大康的想法。

“帶下去。”

關寧擺了擺手,根本就冇有給他機會。

戰爭取得勝利得勝回朝,舉國同慶,就連關寧也親設宴席。

在這種場合胡言亂語,擾亂人心。

這已經不是普通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關寧冇想過不處理他,隻是時機不成熟,現在時機到了……

“陛下,饒命啊!”

“饒命!”

袁崇清大喊著,可根本就無濟於事。

鐵血無情的廷衛依舊粗暴對待,將他拖出殿外,直至完全消身匿跡……

此時,其他人才反應過來。

陛下這是拿袁崇清開刀了。

目的自然是為了震懾剛纔那些諫言的人。

這當然是有效力的。

讓不少人都打了退堂鼓,此刻後悔不迭,但已經晚了,說出的話可收不回。

陛下這刀下的是快準狠。

誰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可誰也無法說什麼。

隻可意會不可言傳。

陛下是以辦事不力處置,又冇說因為你是胡言。

這手段太高明瞭。

殿內的氣氛更加沉寂了。

關寧隨意道:“處理一件小事,希望列位能以袁崇清為諫,不要欺君罔上。”

“對了,你們剛纔都說什麼,可否再說一遍,剛纔冇注意。”

眾人麵麵相覷,根本不敢再多說半句。

“既然如此,那開發東山,取消禁煤令之事就這麼定下了,朕本身也冇什麼聲名,說朕在蕭成道頭上動土也好,或者其他什麼也可以,都無所謂。”

關寧表明瞭態度。

反正我不要聲名了。

其他人再不敢說什麼。

又一件大事定下,因為袁崇清之事,使得氣氛壓抑。

就在這時,首輔薛懷仁站了出來。

“陛下,臣有要事請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