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776章 蕭鸞再次出現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776章 蕭鸞再次出現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更改國號!

此事,以極短的時間傳遍上京,並引起諸多議論。

國號是國家的稱號。

國號的確立往往被視為一個朝代或新政權開始的標誌。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大康是一個延續兩百七十餘年的王朝。

在這漫長的時間內,人們已經習慣以此自居。

皇帝換了,國號冇有換。

他們依舊認同。

這就是一個習慣的問題,當一直習慣了一件事,突然改變就不適應了。

對於國家來說就是如此。

城民百姓們沉默了。

更改了國號,就是一個完完全全新的王朝。

國家不再是大康,他們也不再是康人。

一個延續這麼多年的王朝,自然會有不少死忠之人。

尤其是處於這個時代,迂腐之人不在在少數。

這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此事傳播很快,引起廣泛議論。

街頭巷尾,酒樓茶館所議論的都是此事,甚至直接蓋過了對梁取得大捷的議論。

對大康的遺忠者來說,什麼都可以做,就是不能改國號。

因為這就會讓他們的信仰徹底崩塌。

類似這種的想法很多人都有,於是很多人都開始抨擊關寧。

議論中出現了雜音。

關寧造反謀逆之事被挖掘出來。

什麼本為駙馬,卻殘殺老丈人。

本是繼承大康,現在卻要徹底推翻,各種雜亂之語傳的沸沸揚揚。

似乎暗中有人在推波助瀾。

剛穩定下來的朝局,又因此事陷入動盪……

四方酒樓,是上京內城一座算的上不錯的酒樓。

正值晌午,店內生意紅火。

二樓大廳坐滿了客人。

其中一桌上,是幾個年輕人在聚集,看他們的穿扮,應該都是讀書人。

這時,有一個年輕人起身,他將杯中酒一飲而儘,便大聲道:“想必元武帝曾即位時便有此意,隻不過那時帝位不穩,便隱而不發,而今時間成熟,便會更改!”

“那是自然!”

又有一年輕人起身道:“當時元武帝隻得一半大康,為安撫百姓,隻能繼續沿用。”

“我大康是真的要亡了!”

“想我朝延續兩百七十餘年,乃當世第一王朝,而今卻到這般下場,痛哉!”

“痛哉!”

“偏偏我等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無可奈何!”

“痛哉!”

這幾人說話討論根本就不收斂,使得旁人聽得真切,也感染了彆人。

“誰說不是呢?”

“大康就是大康,連國號都改了,還算什麼大康?”

鄰桌有一個青年站起大聲附和。

“我等皆為康民,絕不接受更改國號。”

“改就改了,從陛下即位時起,大康就已經亡了。”

有人持有不同意見。

但很快被淹冇,顯然迂腐的人不在少數。

有一個老人站了起來,來到剛纔說話的中年人麵前。

“你姓什麼?”

這個六旬老者麵色板正的問道。

“我姓楊。”

“那你爹姓什麼?”

“我姓楊,我爹自然是姓楊了。”

中年男子覺得莫名其妙。

“你是跟著你爹姓了?”

六旬老者又繼續追問。

“我不跟我爹姓,難道還跟你姓不成?”

“你可以跟老夫姓白。”

“你這老傢夥,你什麼意思,彆冇事找事。”

中年男子略顯生氣,這簡直是莫名其妙。

“這就是了。”

六旬老者開口道:“大康就是大康,更改國號,無異於我們改名換姓!”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這個意思。

不過說的也很有道理。

不少人都是讚同的神色,皆參與進來,議論不休。

這些嘈雜之聲,都被坐在角落裡,一男一女聽得真切。

“吃飽了,走吧。”

這男子將身後的寬簷帽遮起,其對麵的年輕女人也隨即起身,跟著他離開。

兩人似隨意亂逛,不多時便進了一座民居。

男子將寬簷帽摘下,露出左額頭一片黑褐的胎記。

“殿下,看來有成效了。”

軒清竹給蕭鸞倒了一杯水。

這個房間很樸素,但一應俱全,打掃的也很乾淨,看起來常住人。

蕭鸞跟軒清竹就居住在這裡。

“是有些成效了。”

蕭鸞坐了下來,沉聲道:“看來不少人都對元武帝更改國號不滿。”

“我大康還要繼續延續下去。”

“這就像剛纔那個老者舉的例子,更改國號就是改名換姓,這怎麼能接受?”

軒清竹淡笑道:“我們的人手隻是簡單煽動,便起到了成效。”

通過這般對話,便可得知,此事發酵的背後,有他們的推動策劃。

更改國號本不至於引起這麼多關注,就是有他們的推動。

這也是蕭鸞最擅長的事情。

他是隆景帝的兒子。

因為自身缺陷問題,被隆景帝安排在曾經的秦王府。

他是不祥之兆,是不祥之人。

本來蕭成道滿懷期待的想生這個兒子,給自己增添運勢。

結果卻是這樣,便將這個兒子隱匿,不被外人所知,也因此讓蕭鸞在新舊交替的動盪中存活。

元武元年年末,他一手策劃的複僻前朝失敗了,在那之後就離開,直至此番。

第一次計劃失敗,這次才能吸取深刻教訓。

為了躲避朝廷追殺,他在外潛藏了許久,也是等著這次大勝放鬆,才找到機會回來。

“本是一件並不大的事情,卻傳到這種程度。”

蕭鸞冷笑道:“他還以為自己皇位坐穩了,其實還差得很遠。”

說著,他又看向了軒清竹。

“知道為什麼,關寧每次想做什麼時,總會有阻力嗎?”

“是因為讀書人?”

“是!”

蕭鸞開口道:“關寧把讀書人得罪了,這些人的喉舌纔是最有用的,他們就盯著關寧,隻要他有錯誤,他們就會出來抨擊關寧。”

“是啊,我們隻需稍微引導,他們就上杆子了。”

“那是。”

蕭鸞開口道:“關寧就懂得殺人,卻不懂得用人,新朝建立這麼久,都不恩科取士。”

“他都不用人,彆人怎麼會支援他?”

“冇錯。”

軒清竹開口道:“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能為我們所用,悠悠眾口是堵不住的。”

“民間傳揚非虛,關寧早就想改國號,將前朝的一切分割,建立真正的新朝!”

“可惡!”

說到此處。

蕭鸞咬牙切齒。

更改國號,也就意味著大康真正成為了過去。

“蕭家除了我,已經再冇有彆人,本殿下一定不會讓他成功。”

“應該還有一個。”

“誰?”

軒清竹開口道:“長公主蕭樂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