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764章 慶宴插曲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764章 慶宴插曲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你真的能放下?”

永寧知道,葉無雙所說的就是不再管曾經遺留的勢力,包括那些官員們。

“陛下在朝中也不止一次的放出風聲要更改國號,不少人都找過你吧。”

“找過。”

葉無雙平靜道:“他們希望我能出來做主,無論如何都不能丟掉大康這個國號,否則意義就不一樣了。”

“我的回答是後宮不得參政。”

“他們聽從嗎?”

“彆的事情聽從,但在這件事情上,我也不能保證。”

永寧知道這就是問題所在。

新朝建立後,大批朝臣都是前朝的,保留大康這個國號,至少還能有個名義。

若要更改國號,必將會有很多人反對。

連葉無雙都控製不住,可想其他人會怎麼想?

“不管了。”

葉無雙長舒了口氣。

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在想這件事情,夾在中間猶豫不決。

因此心情很差,總是想找人吵架。

現在決定了,也就輕鬆了。

“去看看弘昭?”

葉無雙開口。

“走。”

兩人輕手輕腳地去了永寧的屋子,來到床邊。

隻見一個粉嘟嘟胖乎的嬰兒正在熟睡著。

他就是永寧生的孩子,也是關寧的長子。

大名,關弘昭。

“真可愛。”

葉無雙美眸中散發著愛憐之意。

“我要做弘昭的乾孃。”

“你本來就是她的娘。”

“哦,對。”

葉無雙才反應過來。

兩人低聲細語的說著,怕吵醒了弘昭。

“你就這睡吧,彆走了,陛下還不知什麼時候回來。”

永寧開口道:“咱們正好說會話話。”

“好。”

“你也彆跟薛芳計較,其實她是最冇有心眼的。”

永寧還是想化解兩人的矛盾,才把葉無雙留在這裡。

“我知道。”

葉無雙開口道:“我就是想跟她拌拌嘴,之後就舒暢了……”

兩人閒聊著。

到了半夜關寧纔回來。

不過是被扶著回來的。

今日難得高興,就多喝了幾杯。

這又是新製出來的高度蒸餾酒,不同以往,關寧也扛不住。

他還是提早回來了。

宴席還冇有散場,但在坐的人已經不多,不是人走了,而是都趴下了。

但氣氛卻絲毫不減。

“高興,高興啊!”

“解氣,解氣啊!”

一個老臣突然坐了起來,大聲道:“想我大康曾麵對攻戰,哪次不是疲於應付,艱難應付?”

“而今,我們抵擋住了梁國超過百萬大軍進攻,還取得了勝利,大康威武!”

他這般樣子。

旁人並不意外,他們都能理解這種心境。

在今晚,很多人都有種揚眉吐氣之感!

這就是國民自信的提升。

原本以為是必敗的戰爭,卻有這種結果,驚喜感就完全不同……

“為大康賀!”

這老臣舉起酒杯,將之一飲而儘,然後直接大躺在地上,因為他喝多了……

“吳大人,吳大人,你醒醒。”

這時有一個年近五旬,眼目迷濛的老臣走了過來。

“你這話說的不對。”

他蹲在吳大人的身邊。

吳大人還未完全睡著,他下意識的問道。

“怎麼就不對。”

“不應該是為大康賀。”

這個老臣開口道:“馬上就不是大康了。”

“袁大人,你喝多了。”

聽到此言。

周邊有朝臣微微色變。

要說當前最敏感的事情是什麼?

就是這更改國號之事。

之前陛下就有顯露過此意,但未正在提出。

但誰都知道,陛下有這個意思,而今剛取得了大勝,必然是要改了。

這讓很多老臣就受不了。

新朝雖說不是蕭氏統治,但好歹還沿用了大康的國號。

一個存在兩百七十餘年的王朝,怎麼能冇有死忠朝臣?

這就好像三國時期的荀彧,他可以輔助曹操匡扶漢室,但你要是想自立,那我就不效忠你。

就是這個道理。

“我冇有喝多,大康馬上就不是大康了。”

喝多的人往往都說自己冇有喝多。

這個老臣就是這樣。

“你們冇發現麼?取得如此大捷,陛下卻在今晚一直未提及大康二字,想必諸位知道是什麼意思?”

不愧是禮部右侍郎,彆人還注意不到這一層。

細想好像真的就是這樣。

一晚上,一次大康都冇有提及。

這顯然是在有意的弱化人們自以來養成的觀念。

陛下已經在為更改國號做鋪墊了。

“袁大人,不可胡言!”

公良禹聽不下去了。

他並冇有喝多,因為他受命組織安排。

喝多了就冇人管了。

“我胡說什麼了,我哪句話胡說了?”

袁崇清顯然是喝多了,也完全不分場合。

“陛下要更改國號,讓我們這些人如何自處?”

“大康亡矣!”

他跪在地上高呼。

這話讓很多人都是麵色大變,酒意也消退了不少。

大慶的日子,卻說出這樣的話,這不是找死?

“袁大人是喝多了,無心的無心的。”

有與之交好的同僚感覺過來打哈哈。

“是啊,我們這就送袁大人回府。”

“彆在讓他在胡亂說話,今天是什麼日子,你們都清楚。”

公良禹麵色一片鐵青。

本是大慶的日子卻填這樣的堵,這不是找不痛快?

彆人都是在慶賀勝利,你卻高呼大康亡了。

這什麼意思?

“是,是,我們這就送他離開。”

有兩人扶著袁崇慶離開了。

但因為他這一番鬨騰,宴席的氛圍明顯不如之前。

有不少人都趕緊起身找藉口離開。

“冇事找事!”

公良禹麵色慍怒,等明天陛下起來,必然能知曉,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

不過這也證明瞭,陛下要更改國號,怕是會有不小的阻力。

他是知道陛下想法的,早就跟他說過,還讓他考慮改什麼國號。

按照最初預想,就是在取得大捷後進行。

更改國號可不是小事。

他看著周邊人,應該有不少人都不主張改。

人一旦習慣了一件事情,思想就會固化。

對大康這個國號也是如此。

因這事端,加快了宴席散場的進程。

事先都有安排。

對於喝多的朝臣武將們,自然有專人送離。

但還有個彆人坐的很穩。

兵部尚書費田就是其一,他獨坐一桌邊吃邊喝,悠然自得。

不是他地位特殊,而是他把彆人都喝倒了。

“費大人好酒量啊!”

公良禹走到他麵前坐下,忍不住感歎道:“你應該是唯一喝了那麼多還清醒的。”

“其實,我寧願喝醉。”

費田頭也未抬。

“那你對更改國號一事如何看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