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731章 英雄遲暮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731章 英雄遲暮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大帥!”

羊勝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要癱軟摔倒的楊師厚。

他麵色大變。

隻見楊師厚麵色蒼白,竟是失去了意識。

“大帥!”

“大帥!”

周邊人見之皆是撲了過來,朱楨也終於有所反應,不過他不怎麼意外。

就連他都大受打擊,更不用說已是古稀之年的楊師厚。

帥台上瞬間紛亂。

羊勝深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平複下來。

“注意隱秘,不要把大帥昏迷的事情傳出去,一定不能外傳!”

羊勝麵色嚴峻的強調。

這個時候傳開,那己方軍隊的士氣就徹底崩了。

“派人去將此事秘密告知左副帥和右副帥,再派人把大帥送回大營,一定要注意保密!”

羊勝都安排妥當,麵色格外沉重。

大帥本就上了年紀,又接連受到重大打擊,真不知能不能扛的住?

梁軍前景灰暗。

難道真的要無功而返嗎?

很快,位於兩翼的左副帥宗於海和夏弘便得到訊息。

他們知曉就現在這種情況,繼續進攻也不可能。

哪怕眼睜睜看著敵軍離開,也無法追擊。

因為那火幕就是最好的阻隔!

且大帥昏迷不醒,這個時候隻能退兵!

這場聲勢巨大,搞的轟轟烈烈的進攻,就這樣虎頭蛇尾的結束了。

退兵回營。

隻不過跟出發時的激昂相比,現在皆是垂頭喪氣低迷到了極點!

營地也是一地雞毛。

日前受襲後遺留的死煙氣還未散儘,還有一片片的焦土……

兩把火真的是把梁軍士氣燒的一乾二淨!

就現在這種情況而言,這場仗已經難以繼續打下去……

軍中主要將領暫時也顧不得這些。

因為大帥楊師厚出事了。

目前還在保密狀態下,但卻不容樂觀,要隨時做好最壞的打算。

自帥台秘密送回大營也未第一時間醒來,從白日到了晚上。

主帥乃是全軍之魂,若這個時候出事,那對梁軍來說,可真是雪上加霜……

大營內,氣氛一片沉寂。

軍中十餘主要將領皆聚集在此。

有的垂胸頓足,有的懊惱不已,有的蹲地發呆……

“胡大夫,大帥的情況如何?多會能夠甦醒?”

羊勝問著麵前年有五旬的大夫。

這是從楊府帶出來隨行照顧楊師厚的大夫。

胡大夫搖了搖頭。

“大帥已是古稀之年,身體條件本就欠佳,若是好生休養,或許還能好一些,而征戰以來,長時不眠不休,對身體的損害極大。”

他頓了頓了,又接著道:“之前便是一直強撐著,而今遭受打擊,心有鬱結,便將身體之害都引了出來……再等等吧。”

雖未明說,但這言語間表明的就是不容樂觀。

胡大夫又補充了一句。

“其實這在於大帥自己,若其求生之念強烈,或許還能夠延續,如果……”

他還是冇有繼續說下去。

眾人都明白。

以這個年紀出征,本就有些不合適宜,之前表現出益壯,是因為有勝利之念支撐著。

胡大夫這麼說,並冇有什麼問題。

“大帥醒了。”

這時羊勝驚喜開口。

一眾人圍了過去。

楊師厚渾濁的老眼睜開,他本就蒼老的麵容更加老了,給人的感覺相當明顯。

其臉上的褶皺密集,皮膚也很鬆,頭髮雜亂如枯草一般,而他的精氣神也差到了極致。

這就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見得這般,周邊人的眼眶立即發紅。

楊師厚戎馬一生,受其恩惠的門生故舊很多,他治軍嚴明,卻又非不記人情,體恤下屬,奉行以人為本的準則。

就好比在營地失火時,他首先考慮的是先保人再保物……因而在軍中有極高的威望。

“大帥,您冇事吧?”

“大帥!”

“都安靜,聽聽大帥說什麼?”

“火停了嗎?”

楊師厚略微回神,問出了第一句話。

眾人沉默,不知該怎麼回答。

還是宗於海開口道:“您當下最重要的是休養好身體,我們還……”

“是冇停吧。”

楊師厚呢喃著,其聲悲慼。

“可憐我大梁英勇兒郎們,老夫有罪啊!”

這一聲使得不少人都哭了出來。

他們有感於那些葬生於火海的士兵,也被楊師厚的情緒感染。

“大帥,戰況到這一步是所有人都冇有想的,您不必過於自責。”

宗於海勸慰著,同時內心發酸。

他可是知道這位老帥曾是多麼英雄的人物。

“吾,攻梁以來,寸功未建,反使我軍損兵折將,愧對陛下重托!”

“扶我起來!”

楊師厚似乎來了些精神。

幾人扶他半躺起來。

楊師厚目光環視眾人,隨即抬手從自己胸口內襯中拿出一個信封和一個布包。

隻是這簡單的動作,看起來卻格外艱難。

他將布包慢慢打開,露出的竟然是一份聖旨!

“這是我在出征之前向陛下求的一道旨意。”

楊師厚開口道:“若我在中途體力不支,身體有變,則由左副帥宗於海接掌帥印,任為主帥,由副帥夏弘任為輔帥。”

眾人微微一怔。

宗於海也顯出詫異之色,因為他在事前根本不知情。

“大帥?”

“可是這……”

右副帥夏弘頗為猶豫。

“你二人還不接旨?”

楊師厚聲音低沉。

聖旨在前,無法拒絕。

宗於海和夏弘二人跪了下來。

楊師厚又拿起另一個信封,接著道:“這是我提前便寫好的暗奏,述儘我梁軍出征之過程,當然也將所有折損罪責皆加於自身。”

“我為主帥,當儘主責!”

眾人聽之,不便更加悲慼。

原來大帥在私下已經準備了這麼多。

“羊勝,你將此次戰役補充於上詳述戰情,從始到終都是本帥一人之過!”

“大帥!”

宗於海眼眶發紅,他有些明白楊師厚這樣做的用意了。

戎馬一生,於彌留之際,更應該注重的是聲名,而他卻將所有折損皆攬於自身,連聲名都不要了。

他為的是要後繼者不要有壓力,要梁大軍摒棄之前,有新的開始!

楊師厚看向了宗於海。

“這仗還要繼續打下去,雖然我軍損失較大,但依舊有兵力優勢,而在這幾場交戰中可以確定,敵軍兵力短缺,他們一直在避戰,我軍還有得勝之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