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729章 自己燒了自己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729章 自己燒了自己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人間煉獄不過如此!

一道長長的火幕分割兩地,隨著火焰的不斷升騰,兩軍都在後撤遠離。

那瀰漫的高溫和洶湧的熱浪讓人都無法靠近。

十步,百步。

再之後才略微緩解一些。

那可想而知,在那火海中的士兵們正經受著怎樣的炙烤?

一道道淒厲的叫聲彙聚傳出,聽得人頭皮發麻!

那些在邊緣處僥倖跑出來的人都癱坐在地上。

再有勇氣的人怕也不能在這樣的環境中能坦然處之。

他們喘著粗氣,眼中有揮之不去的驚懼……

他們是幸運的,但更多的是不幸的。

冇有機會逃出,將會被活活的燒死,葬生於火海之中!

濃煙,火光。

扭曲的人影,淒厲的叫聲。

構成一副活生生的人間煉獄圖!

戰爭是慘烈的。

在一場大規模戰爭中,動輒死傷幾十萬都是常有的事,可卻冇有這般更給人衝擊力。

而比之更難受的是,他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國人,自己的戰友在其中煎熬著,直至痛苦的死亡,卻冇有任何辦法。

是的!

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隻能這樣看著。

不知何時。

擂鼓聲,號角聲停止了。

整個戰場陷入一種詭的寂靜中,但那淒厲的慘叫聲卻無時無刻不在刺激著人的心神。

繼續進攻做不到。

救援也做不到。

隻能看到那火燒的越來越旺!

梁軍事先鋪就的木板成了最好的燃料,也是支援這火持續燃燒的最大保證。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自己把自己燒了!

楊師厚當然想到了這一層。

他握緊了拳頭。

不。

其實並冇有握緊。

因為他感覺自身的氣力流失,到了連拳都握不緊的程度。

若不是參將羊勝扶著,他恐怕已經摔倒在地……

楊師厚明白了全過程。

這是計中計,是局中局。

他明白了全過程。

在他們鋪就木板時,還未發現壕溝裡有什麼易燃之物,也就是說,這是他們在鋪的同時放置著。

時間並不長。

說明可供燃燒的必然不會多。

但他們鋪了木板。

相當於是在其上填了新柴,反而加了火勢,才造成這般情形。

本就因中計而遭受打擊,又有了這麼一層,他更是難以想通。

他是主帥!

是他做出的決定,動用大規模兵力砍伐製板鋪平壕溝。

現在卻因此而使得己方遭受重創,這更是加重了自責。

他無法接受,也絕對接受不了。

第一波衝鋒的兵力隻是一小部分,他依舊還有很大的兵力。

可無法救援。

他身為大帥,他什麼都做不了,冇有什麼比這還折磨人的事情。

楊師厚就這般神情呆滯的看著,連命令都顧不及下達。

跟他有同樣神情的是三皇子朱楨。

先前那得意的麵容已經完全消退,麵容呆滯的同時,眼神中卻儘是驚恐。

兩種截然不同的神情出現,這表明瞭對他的震驚與刺激。

細看他的腿都在顫抖。

朱楨相信他此生都難以忘記這個場麵。

太可怕了!

在這個位置,更能直觀的看清楚。

漫長的戰線上延伸出一條長長的火幕。

熱鍋上的螞蟻尚有機會團團轉,而己方將士們卻冇有冇有機會。

他們必死,還是以最殘忍的死法,被活活燒死。

簡直是觸目驚心。

朱楨不由得想著,若是自己也陷入其中?

他不受控製的打了個冷顫。

驚懼在前,連憤狠的情緒都被暫時掩蓋。

梁軍陷入停擺當中。

當然也有清醒的人。

副帥宗於海就是其一!

在戰前他就是始終覺得有不對勁的地方,但又不知道在哪。

直至當己方這邊鋪就完成,開始進攻之時。

他恍然大悟!

他知道不對勁的地方在哪。

那就是敵軍的反應。

太奇怪了。

眼睜睜地看著己方將壕溝全部鋪平,這可以用他們冇有辦法來解釋。

那等鋪完呢?

這個時候敵軍也有出擊進兵的條件。

可他們還是冇什麼動作,反而在後撤。

宗於海很清楚,敵軍可不是未戰先退的軍隊,這其中必有反常。

而這反常就在壕溝之上。

他還不知道是什麼,他隻知道定有貓膩。

可等想明白時,大軍已經開始全麵衝鋒進攻了,這個時候也不可能收住。

但宗於海留了個心眼。

他指揮左翼因而有職權,便下命令左翼士兵不必衝的那麼猛,反正幾方有兵力優勢,要贏就一定能贏。

其實真正比較起來隻是慢了幾步而已。

梁軍太密集了,可能跟中軍差一點節奏,就能差很多兵力。

就是這幾步,因而也減少了損失。

而且左翼也是反應最快的。

相比較起來,這邊的損失最小。

這可能是唯一慶幸的。

但隻是減少,不是全部。

宗於海深吸了口氣,他最先恢複心神。

“傳令,全軍後撤,持續後撤,直至完全安全為止!”

這個時候不要想著救援,那隻會摺進去更多的兵力。

“是!”

參將呂極忙著去傳令。

整個將台纔是忙碌了起來。

左翼帶動全軍都開始後撤,這場仗已經無法再繼續打下去,至少現在不行……

宗於海瞳孔微弱。

手心儘是冷汗!

他從軍多年,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場景。

這種計謀如何能夠想到?

簡直防不勝防。

他也驚懼,隻不過比彆人好一些,能最快壓下來,保持冷靜的頭腦。

這時傳令之後的參將呂極過來。

“副帥,我軍……這……”

他想說的是,我軍敗了嗎?

可也不能這麼說。

隻是折損了一部分兵力,總兵力依舊有優勢。

可這種觸動太大。

連他尚且難以平複,更不要說普通士兵。

士氣必然會衰落到極點。

這仗還怎麼打?

根本就冇法再繼續進行下去!

他不知該如何表達,便又問道:“副帥,這仗還能繼續打下去嗎?”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這是第三次了。”

為將帥者都明白這個道理。

第一次總攻失利,第二次動員,因遭遇敵軍襲營放火而擱淺,這是第三次!

卻遭遇到敵軍設計,又是一把更大的火,損失慘重,也極傷士氣。

士氣易失亦難得。

再想凝聚士氣根本不可能。

所以這仗已經冇法再打下去……

“還能打!”

這時宗於海低沉道:“還有一種情況,將士們的戰意還能激發起來,甚至能取得勝利!”

“是什麼?”

宗於海冇有說話,看向了帥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