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678章 謠言四起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678章 謠言四起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為什麼您就是懷疑殺不死關寧呢?”

軒清竹覺得很疑惑。

她跟在殿下身邊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殿下如此不自信。

如此周密的襲殺計劃,甚至都找到了關寧還是世子時候的事蹟作為依據。

難道關寧還有三頭六臂不成?

“那可是關寧啊,儘管不願承認,但他確實是一個很厲害的對手,再未親眼見到之後,是不能隨意斷定的。”

灰袍男子開口道:“不過這件事情的影響已經造成,我們的機會也來了!”

“新朝建立以來他為了穩固皇位大肆殺戮,並開始推行新政,在這過程中損害了不少人的利益,之所以現在安穩,是因為他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和一直強硬的姿態!”

“這時我們便可將之遇襲的事情誇大傳播,這會造成什麼後果?”

“殿下高明。”

軒清竹忍不住感歎。

後續纔是真正的殺招。

這位新皇在南方大推新政,使得人心異動,新朝建立短暫,還未真正穩定。

他這個陛下是不能有任何事情的。

灰袍男子又接著道:“而這時梁國也會對大康用兵,麵臨敵國入侵,平民百姓的心也不安穩,而他的軍隊也會被拖在邊境,這個時候也是最容易出亂子的時候。”

“傳令,我們在上京的計劃可以開始了。”

“嗯。”

軒清竹知道這個新建的王朝,將會麵臨一場大危機。

皇位哪是那麼容易坐穩的?

當然,如果在這次襲殺中關寧死了,那就更簡單了……

“我們該走了。”

“不等結果了嗎?”

“不能等了。”

灰袍男子道:“錦衣衛已經開始封鎖現場了,再過一會都要全麵戒嚴。”

“嗯。”

“走吧。”

這場襲殺的幕後組織者就這般悄然離開……

不多時,便有大量的官兵湧來,將這片區域完全封鎖!

在場之人全部限製出行,必須要經過嚴密的盤查之後才能離開。

同時,也將事發地所在的通善湖封鎖,暫停所有船隻通行。

湖麵停駐著十多艘船,有的是在保護現場,有的是在打撈屍體。

火早已經熄滅,湖中心隻是散亂漂浮著很多的雜木,具體結果如何誰也不知道……

緊張的氛圍依舊在延續。

當天晚上,又有大批軍隊趕到事發地所在的通善縣。

同時,一則訊息也在私下流傳。

當朝陛下元武帝於通善湖遇襲身受重傷,此事引起巨大震動!

深夜,通善縣縣衙依舊是燈火通明。

整座縣城都進入軍管,錦衣衛,禦林軍,還有正準備回京,卻臨時轉到此的戌京師,相加起來有近一萬人!

這陣仗不可謂不小!

就衝這陣仗也能知道,陛下肯定是在通善縣。

雖冇有明確訊息傳出,但也能大概猜測出來,陛下怕是受傷了,可能傷勢還不小。

落水後是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但落水是真的。

在得救後也應該是第一時間回京,畢竟那裡最安全,也有皇宮禦醫,能給到最好的救治。

可卻依舊留在通善縣。

這就說明其傷勢太重,無法趕路,隻能就地醫治。

而回到京城人多眼雜,也容易暴露出真實傷勢,反而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據說通善縣隻要是有些聲名的郎中都被請到了縣衙。

全縣範圍內都開始了大排查,追尋刺客。

甚至還有說陛下已經有了意外,現在擺出的陣勢根本就是在裝。

當年還是鎮北王府世子的陛下,就因為落水而差點命隕。

不管真實情況如何?

但可以確定的是,陛下肯定是受傷了……

縣衙,原本是縣令的房間,此刻已經被征用。

而身為主人的通善縣縣令劉德渾身顫抖的跪在外堂。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陛下竟然會來這裡,更冇想到竟然還遇襲了?

完了!

他知道自己的小命可能保不住了。

陛下在誰的地界出事,就是誰倒黴,而且他可能都脫不了乾係……

“漕運司司正是縣丞湯實兼任的?”

麵前一個生的俊郎的年輕人麵無表情的問著。

劉德知道這個人是大內侍衛長,是陛下的貼身護衛,比他這個小縣令品級不知高出多少。

今天見到的可都是大官。

據說等會府尹都要來了。

“在問你話,聽不到嗎?”

旁邊的錦衣衛統領羅剛嗬斥著。

“是,是縣丞湯實兼任的。”

劉德這纔是反應過來,忙著道:“通善縣因為有通善湖在運河段上,算是一個補給之地,也有一個小碼頭,因而纔有漕運司在此設職。”

“漕運司在通善縣有專設銀庫,我這個縣令根本就無權管轄,湯實兼任的司正,比我這個縣令都威風,我跟他冇有任何關係啊,請大人明鑒!”

劉德大聲哭訴著。

在這場襲殺中,正是漕運司的官船設卡攔截,並還在船內埋伏人。

無論如何,漕運司都擺脫不了關係。

事發後,漕運司在通善縣的分衙被查,一乾人等都被控製,司正自然是逃脫不了。

可卻發現司正湯實竟然死在家中,並且還是自儘而死,更加令人驚疑的是,他的家人直係親屬也都死了。

集體服藥自殺!

這是仵作驗屍後得出的結論,基本排除了他殺。

並且還推斷出時間,正是在襲殺進行時死的。

由此也基本可以確定,司正湯實完全參與了此次襲殺,至少也為刺客提供了極大便利。

知曉後果,畏罪自殺。

這也罷了,關鍵是拉著家人一塊死就很離譜。

“他平時有表現出反對新朝,或者說過類似的言論嗎?”

“這個倒冇有。”

劉德又補充了一句。

“或許是我冇有注意到,大人我真的跟湯實冇有任何關係,我真的毫不知情,我吃了豹子膽了,敢做這樣的事情。”

“湯實有什麼背景,他跟誰的關係比較好?”

蘇清遠一一審問著。

而他們的對話,在內堂的關寧聽的一清二楚。

他就坐在座椅上,並還是以一個很悠閒的姿勢,已經換了乾淨衣服的他看不出任何異樣,根本就不是外麵傳得那樣。

又是受了重傷,又是昏迷不醒,甚至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很顯然外傳都是假的,關寧還好好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