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66章 感同身受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66章 感同身受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國子監,在遠離諸多閣舍之處,有一片僻靜之地,這裡似是農家,有著一間茅屋。

很難想象,國子監內竟然有這樣的地方,就算在上京城也是相當難得。

茅屋前,有著一張竹桌,桌的兩邊各坐著一人。

右邊的是一個老者,他穿著簡單的粗布麻衣,頭髮花白,看之已至古稀之年,臉上也佈滿皺紋,但他的眼睛並不渾濁,反而有種歲月沉澱之感,充滿著智慧。

在老者對麵的,是一個身穿淡青色長袍年紀五旬左右的男人,他身材略微發福,膚色略白,明顯是保養極好,耳垂比常人大一些。

若有相麵者,一看便知這種相,是天生的官相。

二人對坐。

居右老者開口道:“身為當朝次輔日理朝政,諸事繁忙,今日竟有時間來我這裡,可真是稀奇。”

原來這對坐之人,正是當朝次輔薛懷仁。

“前來拜訪祭酒大人,不是應該的麼?”

薛懷仁聲音平和。

“常言無事不登三寶殿,我的來意想必祭酒大人也明白,諸解的事情,能否寬容一些,由掌學直接被貶為助教,這是不是太重了?”

“重嗎?”

祭酒淡淡道:“既然你來了,那老夫便順帶提醒你,國子監是學府,是清流之地,不容汙濁,你在其他地方如何如何,在這裡絕不允許……”

薛懷仁瞳孔微縮,他冇想到祭酒措辭竟如此嚴厲。

他明白了,懲治諸解就是在警告他。

“我這般又是為了什麼?”

思緒閃過。

薛懷仁開口道:“還不是為了大康,為了陛下嗎?”

“你為了什麼老夫不管,你已經不是曾經那個掌學博士,老夫也管不著,但想要汙濁學府,就是不行。”

“您不要忘了,您曾經可是太傅,是帝師!”

薛懷仁的聲音提高。

“您如此維護那關寧,這妥當嗎?”

“維護?”

“老夫隻看中德行才學,並無他意。”

祭酒低沉道:“若說維護,老夫倒是看在你的麵子上,對你那孫子薛建中幾番容忍,希望你回去能告知他收斂一些,彆惹出了事端,到時不可收場。”

“不可收場?”

薛懷仁自知此番到來,難得效果,也有了怨氣。

“在這上京城,就冇有我薛家人不可收場的時候。”

“首輔年長不問朝政,內閣儘由你掌握又深得聖上信任,使得你難免沾染一些狂傲之氣。”

祭酒低沉道:“曾經那個賢良躬親的掌學博士哪去了,為何會變成這般?”

薛懷仁麵色微變,冷聲道:“我隻是順應時勢,倒是您要多注意,彆步了太保後塵。”

“三公皆為帝師,太師,太傅,太保,您應該是聖上最親近的人,卻……您自求多福吧。”

薛懷仁起身,一甩衣袍便直接離開。

而坐在竹桌前的祭酒,神色複雜,似在追憶著什麼……

同一時間,在一個靜謐的廳堂,也在進行著一場特殊的議事。

其中還有幾張熟臉,兵部左侍郎鄧丘,都察院右都禦史吳清昆,兵部尚書徐長英也在其中。

很顯然,這是一次雪黨的聚集。

“鄧大人,那關寧果真通過了八門會考?”

有一人問道。

這也是在場不少人的疑問。

“確實如此。”

“可存有舞弊或其他情況?”

“應該是冇有。”

鄧丘低沉道:“考覈全程都在嚴密監視之下,不可能舞弊,我們很可能被騙了,那關寧分明就是扮豬吃老虎。”

“可這怎麼可能?反差也太大了吧?”

“或許是我們所知不夠,或許是其他原因,總之此子不可小視。”

鄧丘的聲音很凝重。

“關寧通過八門會考,已經改變了一些人對他的看法,本來欲藉此事為機,廢除其世子之位,使得鎮北王府後繼無人,就此取締,現在怕也是不行了……”

有人開口。

“冇錯。”

吳清昆開口道:“鎮北王府太過特殊,又曾是太祖冊封,哪怕是聖上,若冇有正當理由,也不能取締,事情出現了偏差!”

“不止如此。”

鄧丘開口道:“關寧已經向我們宣戰了,在考覈過程中,他藉機發難,使得諸博士被貶職,薛大人已經親去國子監找祭酒,看是否有迴旋餘地。”

幾人的麵色都很凝重。

因為關寧的一鳴驚人,已經將他們的所有計劃都打亂了。

“有些事情陛下冇法明說,但已經表明瞭態度。”

吳清昆開口道:“陛下要求關寧跟宣寧公主儘快完婚,就是表明瞭態度,我們的打壓力度,應該增強了。”

“是的。”

“通八門,同進士,可為官,按理關寧應該被授予官職,這又該如何?”

“盧照齡是吏部尚書,此事他有極大話語權,也必然會為關寧說話,我們必須阻攔。”

鄧丘開口道:“不能讓關寧掌有重職,也不能給其機會。”

“嗯。”

“好在鎮北軍已經調離,下一步該進行其他事項,把重要官職替換,抓緊瓦解其勢力。”

“明白。”

造成的後續影響還在擴散,關寧已無心理會。

他一直在忙碌著迎接公主進門的事情,在這方麵不想讓彆人挑出理來,畢竟盯著他的人可是不少。

王府內,張燈結綵,總算是有了些喜慶的氣氛,可王府內的人情緒都不太高。

原本訂立婚約的是永寧公主,結果被退了婚約,又換成了宣寧公主。

這並非好事,更像是一種侮辱,也成了笑柄。

就連一向和氣的吳管家都板著個臉色。

“這算什麼事情?若是王爺猶在,怎麼能退婚再訂婚?簡直兒戲!”

“再說鎮北王府世子舉行大婚,不能回雲州舉辦,在這上京城稀裡寒酸,實在有損威名,咱王府何曾這樣過?”

“冇錯,嫁一個啞巴公主,這是看不起誰?”

“好了吳叔,生這閒氣乾嘛?”

關寧開口道:“我雖然是一個落魄世子,可我的家人對我還是很好的,宣寧公主被臨時替換,很可能她在宮中就不受待見,她既然來了咱們家,不管怎樣都是咱們家人,這樣的話就不要再說了。”

關寧倒是能夠感同身受,他遭受到的非議,那位宣寧公主同樣也在承受。

“世子可真是心好呢。”

靳月忍不住感歎。

“而且這也許還是好事。”

關寧沉聲道:“另外那個被退婚的永寧公主,我以後也要娶回來……”

--

作者有話說:

連更了兩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