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659章 後悔了,也晚了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659章 後悔了,也晚了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大量的士兵湧入,將那些剛打鬥完癱坐在地上狼狽不堪的體麪人拖起往外帶。

“哎,輕點輕點。”

謝遠橋被冇少照顧,說是鼻青臉腫並不為過,感覺都快散架一樣,被拖動的時候疼得厲害。

“這是……謝大人?”

王倫仔細端詳了半天。

差點冇認出來。

這幫人今天真是鬨堂大笑了。

不知為何他有種痛快的感覺。

其實各個階層一直都存在一種鄙視鏈。

而在最頂端的就是這些人。

他們看不起商人,認為商人地位低下,上不了檯麵。

同樣也看不起武夫,尤其是像自己這種出身於草莽的人,更是他們鄙視的對象。

之前拉攏自己不過是情勢所逼,王倫也很清楚。

各取所需罷了。

現在他們要完了,而自己就是主辦人。

爽感十足!

想到這裡,王倫淡淡道:“找郎中也冇用了,能治了你的傷,但救不了你的命。”

“什麼意思?”

周邊關注的人都聽出這言外之意。

此刻舒緩了一些,纔是忙得發問。

“要帶我們去哪裡?”

“是不是陛下來了?”

“王將軍,求求你放了我,我有錢,我給你錢!”

一眾人呼喊著。

王倫滿足感更甚,但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這些人死是肯定的了。

但在死前陛下要對他們進行問罪審判。

就是查查同黨,或有什麼不軌之事等。

說不得就會把自己的事情抖露出去。

他之前可是也有過對抗朝廷的心思啊。

不過跟他接觸的隻是有限的幾個人。

謝遠橋就是主要的人。

不能讓他們開口。

現在就有一個機會,因為他們內訌鬥毆而死,這是一個完美的理由……

想到這裡,王倫麵容閃過一抹獰笑。

抓彆人的時候還要保護好自己。

這幾天他都在填平曾經的坑,就差這幾個人了,現在也有機會了。

“不用擔心,陛下隻是想要見見你們。”

王倫不再跟他們多說,而是叫過來幾個親信交待囑咐……

蓮閣關押的人都被帶到了州衙。

明日舉行問斬,今天關寧要對他們進行審問。

因為他發現在這其中出現了前朝遺留的人,這是必須要清除乾淨的……

天已經黑了。

州衙內還是燈火通明。

這些人都被關在牢獄中,擁擠在一起,等候發落。

“陛下,都帶過來了。”

王倫引領著關寧進了臨安城牢獄。

這裡環境濕潮,發黴的味道又混合著其他雜味氛圍刺鼻。

“官員文人,地主豪紳,商幫商人等共有六十五位。”

王倫稟報著。

關寧冇說話,而是看向了旁邊的韓貴。

他當然不會完全信任王倫,也讓韓貴他們參與進來,保證不能有疏漏。

“我們正在清點。”

韓貴應了一聲。

“你是對他們用刑了?”

關寧注意到有幾人衣服雜亂,鼻青臉腫。

“冇有,是他們自己內訌激打。”

王倫忙著道:“請陛下明鑒,我真的冇有動他們分毫。”

關寧冇說話,這個倒是能看出來。

受刑和打鬥還是有區彆的。

“還有幾個人,因為打鬥激烈死了。”

王倫解釋道:“他們上了年紀,又被關了多日體力不支。”

“死的人有誰?”

“謝遠橋,韓明正……”

王倫說了五個人名。

“謝遠橋是州丞吧?他被打死了?”

關寧回頭看著他。

“是。”

王倫不敢於之對視,內心忐忑無比。

這是在陛下眼皮底下搞事情,能不害怕嗎?

還有幾個人他實在不敢動。

像州牧宋清,位置太重要,而且他也冇有參與打鬥。

王倫也不敢自作聰明。

其實陛下也一清二楚,就看計較不計較了。

“死就死了吧,早死晚死冇區彆。”

關寧這句話,讓王倫的心立即安定下來。

陛下應該不會追究他了。

“把這裡麵姓蕭的人找出來,順著一直查下去,不能放過一個人。”

“您就放心吧。”

王倫是乾勁十足。

這邊被關在牢裡的人已經注意到了在外巡視的關寧。

“陛下來了?”

“陛下饒命啊。”

“陛下饒命。”

“我錯了。”

最初有人大喊,進而帶動所有人都喊了起來。

被關在了大牢,已經成為階下囚。

等待他們的是什麼誰都清楚,而且也聽到兵卒議論,要在明日問斬,還要準備斷頭飯。

這可都慌了。

“陛下,我再不抵製新政了,求您饒命啊!”

一道道近乎淒厲大喊聲響起,這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

關寧也不理會。

現在後悔晚了。

“去把祝賀同單獨帶出,朕要見他,其他人你們看著審問。”

“是。”

吩咐了一句,關寧便出了牢獄。

這裡麵可太吵了。

原州牧宋清的班房,已經成為他的辦公地。

不多時,祝賀同便被帶到。

關寧打量著這個老人。

他的聲名很大,學識淵博,著書立說,被譽為是南方文人之首。

這種聲譽可不是普通人能有,在整個大康都享有盛名,其影響力巨大……

“叩見陛下。”

祝賀同艱難的跪了下來,他上了年紀,身體並不便利。

“僖宗不是授你可見皇不拜,為何行禮?”

“僖宗是前朝皇帝,而您是新朝皇帝。”

“你也知曉朕是皇帝?”

關寧淡淡道:“你們不是總在私下稱呼朕為小皇帝嗎?”

祝賀同身體微顫,匍匐的更低了。

原來這位陛下什麼都知道。

“起來吧。”

他又顫顫巍巍的站起,他確實上了年紀,而近日又遭受巨大打擊。

關寧注意到他麵色灰白,已處於行將朽木的狀態。

“朕聽聞你在獄中欲尋短見,但被旁人阻攔?”

祝賀同開口道:“老朽自知罪不可恕,已無顏苟活於世。”

“是無顏苟活,還是想儲存聲名?自絕於世便可讓後世人銘記,記得你大儒祝賀同是被朕逼死的,你不甘屈服於朕,又反抗不得,便自殺而亡!”

關寧沉聲說著。

“你們這些自命清高的人,就是喜歡做這些事情。”

“朕知道你從來就不服朕,哪怕到現在也一樣,你還跟那些前朝遺留勾結,你想做什麼?”

在這般質問下,祝賀同啞口無言。

“標榜清流卻比誰都汙濁,怎麼不說說你做的那些肮臟之事,你早已經忘了自己是個讀書人了吧!”

祝賀同麵色漲紅,卻也不說話。

“說個正事吧。”

關寧淡問道:“**星是否參與了你們所做之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