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642章 愛蓮說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642章 愛蓮說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葉青城走入場中,來到關寧身邊。

“各位。”

他打斷眾人嘈雜之音,指著關寧直接道:“這位兄台,是我首次所見,在外迎接時,問其姓名,他回答為讀書人。”

“這讓葉某肅然起敬!”

葉青城對眾人介紹著關寧。

不知為何,他從內心裡想要與之比較一番。

他總覺得這個人與眾不同,自帶一種特殊氣質。

高高在上,不把任何東西放在眼裡。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

他在這裡,與此處場景格格不入。

這是一個比自己還傲的人。

自己的傲是表現出來的,而他的傲是骨子裡的。

葉青城相信自己冇有看錯,他看人的眼光還是很獨到的。

他想要比較一番,試試其水準,以驗證自己的猜想。

在這般介紹下,眾人的目光聚集到關寧的身上。

見之覺得陌生,是完全的生臉。

不過在這般情形下,他依舊神情淡然,自顧自飲茶,這種氣度,就不是普通人能比。

“我們都是讀書人!”

葉青城開口道:“正是因為這個身份,我們才相聚在此。”

“兄台能以讀書人此自祤,想必也是有大才的人,不知有何佳作?”

他直接說出了目的。

眾人內心明瞭,也立即知曉了葉青城的意圖。

正常詩會進行,一人剛作了詩是絕對不會直接點名讓另一人作,因為這有鬥詩的意味。

一前一後相互比較。

在詩會詞會中,也是很不禮貌的舉動。

葉青城自然知曉其意,可他還是提出了。

難道說這個人真有什麼特殊之處?

還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了葉青城?

應該是後者。

麵對詢問愛答不理,足矣見之傲氣。

“葉大才問你話呢?能不能作出來?”

周邊人知道該怎麼說。

一個是在圈內有極大聲名,一個是完全不認識,自然該幫葉青城。

“是啊,作不出來就作不出來,這不說話算什麼?”

“還自祤讀書人,我們誰不是讀書人?”

因為葉青城一句話,眾人都開始針對關寧。

若他們知曉關寧的身份,不知該作何反應?

關寧倒是神色平淡。

他大概知道葉青城的想法,因為自己比他更會裝逼,便盯上了自己。

這個人倒是有幾分眼光。

但同樣缺點也很明顯。

太注重名!

他無時無刻都想顯露自己,因而也容不得彆人比他強。

這是把自己當成對手了?

關寧冇什麼反應,倒是蘇清遠有些動怒了。

這位天一樓的大師兄已經是大內侍衛長,就是關寧的保鏢頭子。

其本身性格淡然。

但來到這裡就心不平了。

這都是些什麼讀書人?

一個個爭名奪利,虛偽至極。

知道你們現在針對的是誰嗎?

他已經動怒。

見得關寧眼神製止,他又壓了下來。

“看來兄台是作不出了。”

葉青城搖了搖頭,他覺得自己看錯了。

此人根本就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冇什麼真本事。

“葉大才你作出此等名作,彆人又怎敢再作?不是自取其辱?”

“是啊,我們也要理解這位兄台。”

周邊起了一片譏諷之語。

葉青城神情不屑,準備轉身離開,也不再理會。

這時關寧開口道:“我要作的不是詩詞,而是一篇說。”

“說?”

正準備離開的葉青城轉身。

說是用以記敘、議論或說明等方式來闡述事理的文體,大多是借事物或一種現象來抒發作者的感想。

“莫非你是想托物寓意,借物抒情?”

葉青城笑著道:“這倒是蠻新鮮,願聞其詳。”

說並不比詩詞簡單,寫出來容易,寫好很難。

能有一定的傳承度更難!

連詩詞都作不出來,還談其他?

他並不認為能作好。

“快誦吧,我們可都等不及了。”

周邊人催促著,但卻帶著笑意,顯然是跟葉青城有同樣的想法。

關寧也不理會他們,站起來開口道:“我所作的名為,愛蓮說。”

愛蓮說?

這也算緊扣主題了。

周邊安靜了下來,想要聽聽到底如何?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

關寧沉聲唸了出來。

葉青城冇什麼反應,這第一句很普通,意為水陸上草本木本的花,值得喜愛的有很多。

其他人也神情不屑。

這話太平了,冇有任何出彩之處。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平淡的誦出,卻讓所有的神情瞬間呆滯,他們直感覺頭皮發麻!

我卻唯獨喜愛蓮花從淤泥裡生長出卻不淤泥沾染,在清水裡洗滌過,卻不顯得妖媚,它的莖中間空,外麵直。

不長出外蔓,不長出側枝。香氣遠播,更顯得清幽。筆直而潔淨地立在那裡,人們隻能遠遠地觀賞它們,卻不能親近而不莊重地玩弄它。

意思很簡單,用詞卻相當優美考究。

將蓮的外形內形與之寓意完美的結合,從而表露出來!

這絕對是佳句絕句!

尤其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更是將蓮的品質完美的展現!

葉青城眼中帶著驚駭看著關寧。

他當然是有才學的,因而才知道這篇有多麼的好!

就這短短幾句,已經超越他所作的詩,是不是詩詞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的詠蓮詩在其麵前都是黯然失色!

自取其辱!

葉青城瞬間想起了這四個字!

在如此場合,這篇愛蓮說傳揚出去,會讓他的文名傳揚,而自己則是被踩在腳下!

葉青城握緊了拳頭,內心充滿了悔意!

而這還冇有結束。

“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愛,現今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菊花,是花中的隱士,牡丹,是花中富貴者,蓮花,是花中君子……喜愛蓮花的和我一樣還有誰呢?

眾人無不驚歎,篇幅雖短,但字字珠璣。

托物言誌,以蓮喻人。

通過對蓮花的描寫和讚美,歌頌了君子“出淤泥而不染”的美德,表達了不與世俗同流合汙的高尚品格和對追名逐利的世態的鄙棄和厭惡。

在場皆為文人,能輕易理解其中之意。

葉青城神情頗為不自然,他總覺得這是針對他所作。

追名逐利,說的不就是他嗎。

而這時,關寧開口道:“蓮花,寓意高潔堅貞,不與世俗同流合汙的高尚品格!”

他轉向葉青城。

“你口口聲聲愛蓮詠蓮,可你有這樣的品質嗎?”

“你們呢?又有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