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369章 朕根本就不吃這一套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369章 朕根本就不吃這一套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當然不敢!

這一點葉青城很確定。

他要聚集江淮二地最出眾的讀書人,仕人,有名望的學究大儒以及官員們,做一場最具影響力的盛會!

盛會越大,影響越大,陛下顧及就會越多。

因而葉青城有恃無恐。

這般想著,他直接道:“那就說定了,明日淮湖畔嘉陽樓,恭候您的大駕!”

“一定到場!”

尤萬應了下來。

第一次罷官抵製,已被破局,而這是第二次反擊。

他必須要參與。

尤萬也有緊迫感。

他的官籍都被削了。

不過他也不是很慌,他任淮州州牧的時間已經很久,其背後家族勢力龐大。

官位冇有了,影響仍在。

這一次就讓你們好好看看。

在淮州這片地域上,想把我尤萬甩開,這是不可能的……

當即,他就去抓緊聯絡人。

葉青城能找來讀書人,但不一定能找來官場之人。

他就能找來!

同時,他還去找瞭如李鬆石這樣的大土豪大地主。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在引動言論的同時,必須要有一定程度的造勢。

百姓隻認錢,而不認人。

要錢不要命的人多的是。

他們會是很好的馬前卒。

皇帝又怎麼樣?

到了這你也施展不開。

這纔是哪到哪?

尤萬等眾多有影響力的人出麵,一場盛會就要開幕……

雖是在私下進行。

但關寧也在第一時間得到訊息。

現在他是耳目眾多,跟剛來時兩眼一抹黑完全不同,能第一時間知道很多訊息。

距離宣佈將那些罷官之人辭退已經過去幾天。

在這期間陸續有人回來,想要繼續任職。

關寧給他們機會,同時也擺出了條件,那就是配合繳稅。

這是首要條件,冇有任何可商量的餘地。

必須當場繳納,還要簽訂一個繳納承諾書。

這算是一種約束。

就是你身為朝廷官員,必須要積極響應朝廷新政。

每有一個人繳納,就會直接宣揚公開。

這樣做是為那些還在觀望的人提供一個表率作用,也是讓這些配合的官員們冇有迴旋的餘地。

繳了稅就站到了那些抵製之人的對立麵。

你要不就退卻,要不隻能背靠陛下這座大山。

就用這種分化拉攏的手段,關寧聚集了不少人為他所用。

之後,暫冇什麼動作。

因為他在瞭解情況。

哪些人是領頭的,哪些人是背後的組織者……

現在他知道,機會來了。

這場集會,就是最好的機會……

“南方仕子曆來都在朝政中占有很大比重,之前罷官不成,他們必然會提及罷考,此事不太好處理。”

張重很隱晦的表達。

現在他是淮州州牧,而在以前很多同僚的眼裡,就是叛徒!

因為他冇有抵製新政,為了高位而背叛陣營。

在他被任為州牧的訊息傳出後,他的府上大門就被人潑了血。

家人也因此受到侵擾。

這就是其中厲害,鬥爭之慘烈。

可他已經彆無選擇。

他隻能把這些人打倒,他的位置才能更穩固。

因而他很是上心,生怕陛下不知其中厲害,而有意提及。

相比於罷官,罷考的影響更大。

在大康曆史上,曾有一次滄江大發洪水,造成災情嚴重,當地官員征調民夫挖渠疏通治理,然災情緊急,投入民夫根本不夠。

這名官員便強行征調了讀書人。

功名在身的讀書人不服徭役。

但這位官員顧不了這麼多,還是強征了。

最終河道得到治理,災情得到延緩,可這時這些讀書人們卻要求朝廷處置這位官員。

他救災有功,何錯之有。

當時的皇帝對其也是力保。

就是那一次引發了整個一州的考生棄考。

他們認為,讀書人就不該服徭役,而你強征我,就是犯了大錯。

一州學子棄考,影響太大,有逐漸蔓延其他州的趨勢。

當朝皇帝不得不妥協,將這位治水能臣斬殺,此事纔得到平息……

張重講著這個故事,聲音低沉道:“當時學子棄考的這個州,就是淮州!”

南方仕子在朝政中占有很大比重,他說這話並不虛假。

北方因有蠻族之患,一直都不如南方安穩,所以仕子不如南方多。

而在南方六州中,又以淮州最甚,他要表達的就是這其中的嚴重性……

新朝建立,國君顯示恩典最好的方式就是開科取士。

現在還未開,不代表以後不開。

新朝建立第一場恩科就出現大麵積棄考之事,這是什麼影響?

而且北方因戰亂生產未恢複,民生都未解決,自然無法安心讀書,因而仕子也會很少。

能夠用的還是南方仕子。

這般罷考,會導致朝廷無人纔可用……

這纔是曆代皇帝最顧及的。

“越是這樣,朕越要整治!”

關寧神情冷峻。

聽聽這叫乾的人事?

滄江決堤,災情嚴重,治水是每個人的職責所在。

難道眼見的水衝到家門口都不管不顧嗎?

“您就不怕學子棄考嗎?”

新任州丞梁泰麵色驚疑。

合著他們這般勸告還起反作用了。

“不怕!”

關寧平靜道:“讀書為了什麼?是為了做官,是給朝廷做官!”

“這有個先決條件,是朝廷任用他們,所以他們是依朝廷而存。”

說起來有些繞口。

但其實很簡單。

這就好比,你是打工的,而人家是雇主。

雇主會怕你個打工的嗎?

當然不怕。

張重等人明白了,他們不就是現成的例子嗎?

“所以,朕根本就不吃這一套!”

“那要不派人阻止這次詩會舉行?”

方屆開口道:“在今天晚上,就直接派人把嘉陽樓查封,讓他們無法正常舉行。”

“不用。”

關寧開口道:“就讓他們正常舉辦,朕不但不會管,還會親自去參加!”

“您要親自去參加?”

聽到此。

眾人神情皆是一片驚疑。

“以微服的形式,應該冇人認識朕,朕倒要親自去看看,他們是如何抨擊朝政的。”

“可是這……”

他們還是覺得有些不妥。

“您親自去那種場合……”

“冇什麼。”

關寧開口道:“朕先去參加,等到尾聲時你們在過去,然後將之一網打儘!”

他做起來了安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