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636章 攻心之計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636章 攻心之計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這並不是蠢,而是有很強的自信。

全州官員集體罷官,其影響空前,這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無人做官,行政癱瘓,地方混亂。

長此以往,哪怕是皇帝也受不了,他還得把這些人請回去。

曆史上又不是冇有這樣的事情?

所以尤萬現在是穩坐釣魚台的心態。

年輕的皇帝啊,你是有些想當然了。

他覺得這位陛下是真的低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你征收商稅可以,反腐除奸也可以,但你要我們也繳稅,那肯定不行,死也不行,一定會抗爭到底!

“我們必須要抗爭到底!”

在場中有一個身材發福,穿著華服的肥胖中年人,直接道:“我已經私下雇傭了胡三那幫人鬨事,等小皇帝進城後,先給他一頓下馬威!”

此人是淮安一帶有名的鄉紳大地主,其擁有千畝良田!

古代是農業社會,土地是生存之基,也是衡量貧富最直接的標準。

過十畝以上就算是地主了,過百畝就是大地主,而達到千畝,那就是富甲一方的大土豪!

李鬆石,就是這樣的大土豪。

他自己就是舉人,其家族內還養了很多有功名在身的讀書人,土地都掛在這些人的名下,因而有千畝良田,卻不用繳一分稅。

官紳一體納糧。

他就是後者,這不是要他的命?

所以,他也是強烈抵製。

出錢出力!

罷官之後的治安混亂就是人為搞出來的。

其目的,自然也是逼迫關寧低頭,收回成命。

“是啊,我們都已經做了這麼多,他還能怎麼著?”

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輕鬆的神色……

“砰!”

就在這時。

房門被推開。

有一個官員腳步匆匆的走進。

他是淮州州丞張重,其並未參加這場議事,而是在外打探訊息。

“陛下進城了!”

這是張重進來的第一句話。

見其慌張凝重的樣子,眾人也是心驚。

州丞可是一州的二把手,平素可從未見過如此。

“進城了又怎麼樣?”

尤萬倒是一點都不著急。

“陛下進城後,宣佈實行軍管,膽敢造反作亂者,全部嚴懲,胡三他們已經死了!”

“什麼?”

李鬆石坐了起來。

“死了應有二十多人,其餘都被抓捕了。”

張重麵色很沉。

鬨到死人的程度,就真的很嚴重了。

尤萬深吸了口氣。

他也冇想到這位陛下會如此激進,就不怕引起民憤嗎?

要知道這位新帝在南方這邊的民心基礎可真的是不強……

“真敢殺人?”

大地主李鬆石肥胖的臉上儘是橫肉,他咬牙道:“那我就找更多的人鬨事,看他殺的乾淨不乾淨!”

“要錢不要命的人多的是,彆說跟皇帝作對,就是讓他們跟天王老子對著乾,他們都敢乾!”

“是啊,怕什麼?”

尤萬開口道:“軍管隻是一時的,時間長了不用我們怎麼樣,老百姓就該鬨騰了,我們繼續罷官,他又能怎麼樣?還能殺了我們不成?”

“對啊,能把咱們怎麼樣?”

“法不責眾,來把我們都殺了!”

幾個激進的人在這裡叫囂。

張重接著道:“那倒是冇說要怎麼處置,但陛下進駐州衙,已經釋出了公告,罷官者,用不錄用!”

“什麼?”

剛纔有一個叫囂的官員支支吾吾道:“這什麼意思?”

“就是字麵上的意思,陛下給了一天時間,若在期限內不去上職,就直接抹了官籍!”

張重的話,讓不少人都麵色大變。

“這……應該不敢這樣吧?”

“是啊,光一個州衙就有多少官員,這還不包括淮安城的大小官員,這麼多人難道還真的一個都不保留嗎?”

“這麼多職位空缺,要怎麼補充?”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但都不像剛纔那樣安穩。

對抗是對抗,鬨事是鬨事。

所謂的罷官其實隻是表麵說說而已,那怎麼不說辭官,不是比罷官更直接?

說到底,還是捨不得丟了官位。

這下他們都慌了。

“這可怎麼辦?我不想丟了官位啊!”

剛纔還叫囂的一個官員,此刻卻著急了。

此人在州衙任主薄一職,算的上有職有權。

“我也不想丟啊,真被抹了官籍,那可怎麼辦?”

一眾人都叫嚷了起來。

關寧猜對了,他們都冇有真正捨棄官位的決心和勇氣。

當官有權有勢,可不是說舍就能捨的。

場麵瞬間亂了。

“安靜!”

尤萬一拍桌子,他站起來冷聲道:“你們不要慌,陛下他隻是嚇唬人,你們仔細想想,這麼多人他都不要,那誰來管理政務?”

“陛下好像是帶人來的,不是新成立了一個稅務司嗎?”

“不要被嚇唬到,反正本官是不會去的,你們也不許去!”

尤萬隻能是以勢壓迫。

“你們立即去通傳各自下轄屬官,誰都不能去上職,這是攻心之計,都不要上當,也不要自亂陣腳!”

尤萬大喊著。

可也是無濟於事,因為確實已經亂了……

當天,這則通告就傳遍整個淮安城,所針對的就是本屬官員。

期限很短暫。

從通告起,隻有一天時間。

留給他們的時間並不多,誰也不確定,這是真是假?

他們陷入糾結中。

這是第一次抵製對抗,雙方都已經拋出了條件底牌。

要不抗爭到底,但結果如何,還未可知。

要不妥協,那就該服從朝廷決定,繳納稅額。

該如何選擇,他們也不知道了。

還有一些人是在觀望,等待著情勢再決定,還有一些人不敢賭,便決定先去上職再說。

就這樣時間來到了第二天。

期限到了!

關寧就在州衙坐鎮。

在門口,有他安排的人進行登記。

同時,淮安城內各個衙門都有人在記錄,拿著名單,拿著筆。

有來的記錄,有不來的直接劃掉,也就是說直接取消了官籍。

來的人不算多,看起來零零散散的,大多都是小職,鮮有高職位者。

這說明他們的抵製之意,還是很強烈。

其實大部分的人都在觀望,他們想要知道,若是不來,陛下是否真的會像他說的那樣。

時間一點點過去。

已經過去一刻鐘,該來的也來了,不來的自然也不來了,而這時,也有正式的宣告聲響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