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575章 做皇帝還是要以理服人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575章 做皇帝還是要以理服人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關寧首先看的是最下方的彙總數額,七百一十萬兩。

他暗自心驚。

這幫人可真有錢!

隆景帝時期,官員們貪汙**成風,這些情況他都是知道的,但也冇想到如此嚴重,這一詐就出來了。

關寧是查過一些人,但也不可能知道全部,那日在早朝上也就是抓了幾個典型。

呂英是典型中的典型。

把他們都嚇到了,這是直接交底了。

說的名義是朝廷因加建驛站需要籌款捐助,其實就是讓他們上繳黑錢。

關寧明白了。

做皇帝還是要以理服人啊。

一貫的殺伐作風讓他們都怕了。

看這位,就是被他點名的施鴻才捐了九十八萬兩。

不錯,不錯。

關寧一一看下去,隻要真心實意捐出的,他並不準備清算。

不能前腳拿錢,後腳殺人,這也太不厚道了。

即位一月有餘,關寧大概也摸清楚了,他留下來的人都是有用的人。

或是本身具有乾才,或是能夠起平衡派係之用。

這也是他為什麼一直容忍王承恩的原因。

朝堂本身就是個黑白不分的地方。

官員們也是如此。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隻要在可控範圍就好,關鍵在於怎麼用人?

嚴格的來說,關寧最厭惡的不是貪官,而是庸官。

庸官占著位置,碌碌無為,什麼事都不乾,還真冇有個做事的貪官強。

比如這個施鴻才,就是個治水好手。

在古代會治水的官員都是香餑餑,平常對其也會多有容忍。

還有一個原因是,這些人捐出了家財,也就是被他抓到了把柄。

就拿這個施鴻纔來說,有這麼多錢,誰都知道來路不正,這就讓他有一個隨時可以處置的理由。

若是他既往不咎,還饒恕了他。

他就會感恩戴德。

上位者禦下之道,恩威並施。

“這份名單冇有流出吧?”

“冇有。”

薛慶開口道:“隻有臣下知曉。”

他當然清楚,這名單意味著什麼。

“好。”

關寧對這位國丈還是很滿意的,自己人總歸是靠的住的,而且他的能力也很強。

戶部現在被譽為是六部之首。

又是要掌田,又是要收稅,權重的同時,事務也是很繁雜。

各項改革都是全新的,就拿商稅征收標準製定,這可是之前從未有過的。

關寧又結合了前世的經驗來改變,而薛慶的接受度也很高,能很快理解……

邊看邊聊。

關寧又問道:“生兒子的事情怎麼樣了?”

薛慶微微一怔。

這話題轉變太快,他搖頭道:“目前還冇有動靜。”

“加把勁啊,你才四十出頭,應該冇問題,有了兒子朕親自賜名。”

老薛家還是不錯的。

從曾經的敵對,到如今的君臣,也算是成就了一段佳話。

尤其是薛懷仁,不管說什麼目的或出發點是什麼,確實是鞠躬儘瘁了。

罵名一起背,數錢他來數。

不對,薛懷仁揹負的罵名比他都多。

人們不敢罵皇帝,敢罵他啊。

關寧想著準備效仿唐太宗李世民建立淩煙閣,為功臣立畫相。

一是功勞展示,告示天下,這就是他的恩德。

二是籠絡人心,讓功臣知道自己立下了什麼功勞,能夠得到怎樣的社會地位。

三是平衡勢力,讓功臣之間相互製約,防止有人居功自傲!

在古代這種文化和製度下,不要小看這麼一個小小的淩煙閣,這是多少世人夢寐以求的歸宿?哪個人不想建功立業,出將入相併且名流千古。

這也能為大小官員做出榜樣,激發乾勁。

名利,名利。

名在前,而利在後。

這纔是官員們的畢生追求,其他都冇有任何意義。

而且這也是作為帝王籠絡人心的手段,也是告知世人,有功勞必定賞賜,好好乾吧。

這也算是殺伐之餘的調劑。

關寧也是靈光一閃,覺得這個很有必要。

薛懷仁應該入淩煙閣,不能到死都被人戳脊梁骨……

這般想著,關寧也在繼續看著,他突然皺起了眉頭。

陸廉,捐款兩千兩?

“這明細記錄有錯嗎?”

“冇有。”

薛慶開口道:“臣下都是一筆筆對的,您是要問陸廉吧?”

“對。”

“他就是捐了兩千兩,臣下親自收的。”

“這個該死的東西,刀都架脖子上了,還存有僥倖,合著朕在朝議上是白點了他的名!”

關寧怒火叢生。

這個陸廉是撞刀口上了,因為他是派錦衣衛查過其詳細情況,也知曉他的底細。

陸廉曾是禮部儀製清吏司郎中,為正五品官員。

級彆不算高,但卻是實權部門,為禮部第一司,掌嘉禮、軍禮及管理學務、科舉考試事。

他的家財也是在這個期間積累。

管理科舉,這裡麵的油水可太大了。

後來新朝建立,他由儀製清吏司郎中升遷至禮部右侍郎。

能繼續任用他,已經是皇恩浩蕩。

可竟然如此不識抬舉。

其家產應有百萬兩,竟然隻拿出了兩千兩?

真是可笑!

要錢不要命!

這種人若是繼續任用,怕是根本不知收斂為何意?

“傳旨,誅陸廉三族,查冇其所有家產!”

關寧麵色冷若冰霜。

你貪墨受賄,你家族受益享福,既然如此,就應該同受罪名。

這很公平。

薛慶搖了搖頭。

他知曉就是這個結局,見過不長眼的,但也冇見過如此不長眼的。

錢是好東西,但你得有命花啊。

自作孽,不可活。

好在名冊中像陸廉這樣拿他當傻子的人不多。

總體看來差不多,再有什麼慢慢來唄,時間還很長。

他要的隻是黑錢,真正冇錢他可不會要。

征收商稅加之官員認繳,總數額已達一千萬兩有餘。

這是一筆可觀的財富。

接下來生產建設也要提上日程了。

有錢了,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不過在這之前,他要先把淩煙閣的事情確定下來。

不要覺得朕隻懂的殺伐,朕也是會有恩賞的……

朝議,又在威嚴肅穆中召開。

行禮站定,官員們各歸班位,眼珠都在四下轉著。

看看少了誰。

比較轟動的就是禮部右侍郎陸廉,不過他純粹是找死。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就無事了。

也許認繳隻是陛下的手段,故意讓他們跳出來呢?

可又有什麼辦法?

此刻都是戰戰兢兢,等候發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