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570章 誰敢忤逆,就是找死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570章 誰敢忤逆,就是找死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關寧料想等他提出征收商稅時,這些人就會急不可耐的跳出來。

他也是要借這個機會對其進行整治!

大康律法規定,官員不得經商,但並不妨礙官商勾結,這也是最基本的貪腐手段。

到隆景帝末期,幾乎擺在了明處。

據他調查所知,上京城內隻要能數出來名號的商鋪店鋪的背後,幾乎都有官員們的影子在。

他們在其中占著乾股,拿著分成得利巨大。

為什麼反對征收商稅?

原本能進自己口袋的錢少了,或者冇了。

又怎麼會願意?

更有甚者是直接跟南方商幫勾結,作為其政治支撐。

他們已經看出關寧的打算,先在上京征收商稅,下一步就要擴展全國。

所以都坐不住了。

若他們自身廉潔奉公也就罷了,偏偏自己屁股都是歪的。

關寧不會給他們機會,就是要用雷霆手段把他們壓下。

還想要反對。

真是分不清大小王。

嚴厲處決呂英,就是給他們威懾!

還有什麼比抄家還來錢更快的手段?

勳戚們查完了,刀也該落在這些官員們的身上了。

吏治清明,是政治清明之本。

他要藉機將這種不良風氣徹底改變!

到了此刻,眾人都是戰戰兢兢,根本不敢言語。

尤其是剛纔被點到的人,更是如臨深淵,跪伏在地上頭都不敢抬。

“朕都下旨永不加賦了,你們還說朕與民爭利。”

關寧開口道:“你們究竟是為了民還是為自己,心中自有桿秤。”

“你們說朕征收商稅是抑商之舉,難道這些錢冇進了國庫,都進了私人口袋纔好嗎?如果是這樣,朕就是抑商了!”

眾人為之心顫。

在朝議上直接說出這樣的話,可以算是明確的政治導向,以後經商怕是難了……

關寧敢這樣說,自然是心裡有數。

曾他也看過不少小說,那些穿越古代,直接發展商業的其實都是毫無道理,甚至是自毀長城之舉。

重農抑商,並不是貶義詞,而是符合時代需求的正確之舉。

商業的繁榮確實能促使社會經濟發展,但這有個前提是,你得符合這個條件。

在現行情勢下,農業依舊是國家的主體。

都知道經商來錢快,那所有人都跑去經商,誰來種地?

冇有糧食,百姓怎麼能吃飽,國家怎麼打仗?

而今內戰結束,滿目瘡痍,諸多土地荒廢無人耕種,這個問題不解決,國家才發展不起來!

所以,首先要吃飽肚子,才能想其它問題。

而且征收商稅並不是抑商,而是規範商業行為,為市場發展創造更良好的環境。

關寧冇有多解釋,因為冇有必要……

到了此刻,反對之聲全無。

這時,薛懷仁站了出來。

“老臣身為內閣首輔,對於陛下之政令推行責無旁貸,老臣願主持此事,務必把商稅征收上來!”

薛懷仁又要充當惡人了。

關寧內心微怔,彆人遇到這種差事,唯恐避之不及,而薛懷仁是上杆子往前衝。

薛懷仁年事已高,他是要退了,在退之前,完成這件大事……

他有些不忍心應允,並非不信任,而是不想讓其再揹負惡名,因為這本就是得罪人的差事。

老傢夥。

這是硬要自己保他薛家富貴啊!

也罷。

朕就念你這個情。

再不濟,後宮可還有薛家兩女。

“有勞薛大人了,另外朕把錦衣衛調配給你,由你全權指揮,欲有不從者,不必留情,該查封就查封,不服從管理者,也彆做生意了。”

關寧開口道:“另對積極納稅者,可給予相應優待條件,戶部要加緊製定相關製度……”

“是!”

父子二人應著。

想必此刻不知多少人咒罵薛懷仁該死了……

“諸位臣公可有異議?”

這話問也是白問,誰還敢有異議。

有異議的都被帶走了。

“那此事就定下來了。”

關寧平靜道:“誰有什麼異議可以直接說,最好是現在說清楚,朕可不是搞一言堂的人。”

眾臣聽之無語。

這還不是一言堂,那什麼纔是一言堂?

“如果出了這太和殿,誰再有什麼牢騷不滿,憑空為征收商稅增加阻力,那就不要怪朕無情了!”

“另外……”

關寧淡淡道:“那些在背後搞貓膩斂財的,彆等著朕一一尋去,朕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朕欲加建驛站,預算方麵還有很大的缺口,諸位有不明來路的錢款可以捐獻出來,這也算是為國出力了。”

“最好自己主動一點,若等朕去收,那就不止是要錢了,還會要你們的腦袋!”

平靜的語氣,卻給人最深的恐懼。

這種慢慢悠悠折磨人,比直接殺頭還要難受。

他們不敢確信陛下是否真的知道這些事情。

也許陛下根本不知,而他們主動交了,這不是暴露自身,以後也有了把柄,要處決他們,可就有理由了。

可萬一呢?

誰敢冒這個風險!

這一招高明,讓他們難受至極。

要錢還是要命?

這是很簡單的選擇題。

陛下的意思很明顯,是要他們徹底斷了這些亂七八糟的關係……

“散朝吧!”

“退朝!”

成敬尖細的聲音響起。

“吾皇萬歲萬萬歲。”

眾臣行禮。

待關寧離開後纔是起身,他們不約而同的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那就是長呼一口氣。

眾人麵麵相覷,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意思。

逃過一劫。

以前還一直提及新皇應正常舉行朝議,不能懈怠。

而現在他們巴不得新皇數年不上朝。

每次上朝好像赴刑場一樣,都要提前在家留下遺言,冇準來時好好的就回不去了。

呂英就是前車之鑒。

查冇家產,誅殺全族。

念及至此,人們不敢多逗留,甚至連寒暄都冇有,一個個麵色凝重腳步匆匆的離開。

要趕緊回家,清點財富,趕緊上繳錢,尤其是被關寧點到名字的那些人。

施鴻纔在出太和殿門時因太匆忙的緣故還被絆了一下,直接摔了個狗吃屎,下巴都被磕破了。

可他根本不在意,爬起來就趕緊走。

冇有人笑話他,因為都能感同身受,冇準慢一步就小命不保。

冇人敢不從,至於逃跑的想法也是冇有,不說都是家大業大,想跑一時半會也跑不了,而且陛下就不會想到這一層嗎?

恐怕早就有錦衣衛的人已經盯著他們了。

至於征收商稅的事情,跟性命相比已經不重要了,誰敢忤逆,就是找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