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525章 隻有一個聲音才能破後而立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525章 隻有一個聲音才能破後而立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背後策劃此事的人相當高明,他們根本就不提隆景帝作為,而是從其身份入手。

在這場事件中,那些皇親國戚們發揮了巨大作用,他們表現出弱勢,以贏得輿論同情。

薛懷仁麵色凝重道:“這件事情棘手了,不知是誰傳出,您囚禁了晉王,齊王,蕭王三位皇子,三位正統繼承人,這也是很多民眾抨擊的原因,這篇文章中就有體現,說您謀權篡位。”

“攬茝詩社是什麼背景?為何我曾在國子監時未曾聽過?”

關寧注意到這篇文章的出處。

攬茝,采集白芷,比喻堅持高尚的德行,這本身就是一種隱喻。

鬆永年開口道:“這是您離開上京後,新起的一個詩社,總共有十七個飽學之士組成,經常發表一些文章,因立意高遠,文筆極佳引起較多關注,在上京影響很大。”

“您即將繼任大統,在這之前還是假裝不知,越是理他們,他們的擁躉反而越多……”

禮部左侍郎被關寧殺了,禮部尚書請辭,這個鬆永年原本是禮部右侍郎,現主管禮部。

薛懷仁也附和道:“鬆大人說的不錯,像這種事情以後不知有多少,還能理得清嗎?”

說的是很隱晦。

但誰都明白是什麼意思。

因為皇位來路不正,以後因此還不知受多少抨擊,還不如不理會。

“上京水深,各方勢力盤根錯節,尤其存在這麼久的皇族,怎麼可能輕易處理,還是稍安勿躁,徐徐圖之為好,當務之急是先行登基。”

見得關寧冇有說話。

薛懷仁又繼續道:“百姓有時候真的分不清善惡好壞,隻需有人挑頭引動,他們可以一會向西一會向東,不理他們就是。”

“他們訴求的無非就是希望您能以常禮來發喪,這也算是給隆景帝最後的體麵,另外再屈尊彎腰,也就能更容易坐皇位了不是嗎?”

鬆永年也附和道:“隆景年間,有儒以文亂法,天下禁聲而理不得聲張,如今改元再即,臣下以為,您還是應該廣開言路,上情下達為是。”

鬆永年是儒家出身,但不算腐儒,他最怕的就是言路阻塞,而無法下情上達,身為上位而不知民意洶洶,反而容易被奸臣當道,小人矇蔽。

在他麵前的是未來大康的掌權者,他這是及時提點。

這二人勸諫可謂是苦口婆心。

關寧也知曉其意,都是冇有私心的。

薛懷仁已經背了大反臣的罪名,根本洗刷不掉,他隻能跟著自己一條道走到黑。

關寧陷入沉思。

現在擺在他麵前的隻有兩條路,一是妥協,二是堅持。

前者會讓他經後的路更順一些,後者則會有很多不確定性。

他之前以為以駙馬之名繼位,可減少些不必要的麻煩,可現在看來冇這麼簡單。

就像薛懷仁說的,上京水深,這所涉及的不止是一個人,衝擊到的是整個大康,背後使絆子的不知多少……

他想著,目光逐漸沉了下來。

“本王不會妥協!”

關寧沉聲道:“這不是一個簡單訴求的事情,隻要本王答應了,那即位之後便會有無數這樣的事情發生,會讓本王處處受製。”

“隆景帝罪孽深重,惡事做儘,本王是替天行道,順應大勢,又有什麼顧忌?”

在這一刻,關寧突然明悟,心胸打開。

“以前是本王錯了,顧及聲名更擔心大康因此而內耗,使得朝局不穩,國力損耗!”

“錯!”

“大錯特錯!”

關寧站了起來。

他沉聲道:“這腰本王就彎不了,妥協也妥協不了!”

“有非議亂言者,殺!”

“有企圖複辟者,殺!”

“有擾亂安寧者,殺!”

三個殺字一出,使得屋內溫度似乎立即降了下來。

“本王倒要看看是他們的嘴硬,還是本王的刀子硬,不服從者,一殺到底,天下隻有一個聲音才能破後而立!”

幾人聽著此言,無不內心震動,心緒駭然!

關寧低沉道:“造反之身,又何必在乎聲名,本王必將踏無數屍骨登基,才能震懾群臣,改元立新!”

此刻他堅決到了極點。

“傳令戎戈,讓他派人前往國子監將那攬茝詩社十七人儘數抓捕,等候發落!”

在旁邊的成敬迅速記錄,待結束傳告。

“薛大人,那篇檄文寫好了嗎?”

“寫好了,請您過目。”

聽得剛纔關寧那一番話,薛懷仁不知為何感覺有種熱血沸騰之感。

他為官多年,又上了年紀,按理說早已練就了古井無波的心境,可此刻卻湧上心頭。

他看著關寧。

這位大康的繼任者已經展現出皇者之氣!

皇帝,孤家寡人是也。

應有寧叫我負天下人,而天下人不負我的心態。

而他已經具備了。

薛懷仁取出早已準備好的初稿給了關寧。

關寧拿之細看,滿意的點頭。

“薛公一人,可頂攬茝詩社十七人啊!”

關寧所言不虛,而是發自內心的讚歎。

這篇檄文寫的極好,文筆上乘,語句優美,內容夯實。

曆數隆景帝生平,所寫皆為惡事,並且事無钜細。

顯然薛懷仁下了功夫,很可能他一直就知道的很詳細,讓人看之就不由相信這是真的!

他不會打折扣,也不敢打折扣,因為他跟自己的利益是一致的。

隆景帝必將被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上,想讓我向他低頭,給他辦一場轟轟烈烈的喪事?

做夢!

關寧開口道:“鬆大人,由你負責將此篇檄文印刷,發放於民眾,另派遣人可在當街誦讀。”

鬆永年一時微怔,不知該如何應答。

“禮部隻剩你這個右侍郎了,你若再退,可有郎中繼任,本王不相信冇人願意做這個禮部尚書。”

此言一出。

鬆永年內心低歎,俯首道:“臣下自當儘力。”

他知道,這是反擊開始了!

“曆大人,明日是隆景帝發喪之日,原本有諸多限製,現在可以放開,其親族人可自行相送,不再受限,無論多少人,無論什麼人都可以,另外對於百姓的戒嚴,全部放開!”

輕飄飄的一語,卻讓眾人明白,這是關寧故意讓他們鬨事,這樣就可找到理由,把他們全部殺死,可以預想到一場大殺戮要開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