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517章 死了還要鞭屍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517章 死了還要鞭屍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聽到此言,眾人內心無不驚疑。

所謂一切都推倒重來,其實就是把這個王朝徹底推翻,所有不需要的人全部殺死,一切的一切全部替換,完全建立一個新的王朝。

而現在這種情況則是有些擇中,是在大康的基礎上建立,至少名義上是這樣。

這也是關寧的真實想法。

經曆這場內戰之後,大康已經破壞的不像樣,城民百姓遭受苦楚,民不聊生。

梁國會放棄這個機會嗎?

魏國又會放棄嗎?

當然不會!

關寧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發起戰爭。

而現在的大康已經無力應對。

所以必須要儘快恢複穩定,恢複生產,發展國力。

這纔是關寧用這種相對中和方式的主要原因。

他是以駙馬身份繼位,可隻是一個由頭。

可這些人的意思是要為隆景帝正式發喪,讓他認爹。

這不是開玩笑?

等這個過渡期結束,他連國號都要更改。

不過這需要一步步的來。

現在還是要穩定。

關寧也能夠理解,一個延續兩百多年的王朝突然改變,一時接受不了也正常。

所以他才預留了過渡期。

等他把朝局穩定下來,那些該處理的,該改變的都要處理。

他可不是隆景二世。

在這同時,薛懷仁也在打量著關寧。

他忍不住想到四年前,關寧剛來上京的樣子。

那時還帶著些稚嫩,但已經顯露出鋒芒。

誰又能想到當初那個落魄世子能走到這一步。

今年他才二十歲吧。

可其身上那種威嚴卻已經相當重了。

妖孽!

除了這兩個字,他再想不到該怎麼形容。

“曆大人,隆景帝發喪的事宜就交給你操辦,就是我剛纔提的要求,時日最長不過七天。”

曆修身體微顫。

他很想拒絕,但看到關寧的冷目又不敢不應。

其實曾經他跟關寧關係不錯,因為有自己女兒舒蘭的那一層,私交不錯,他也曾多其多有照顧。

可現在身份已經轉變。

他剛提出反對意見,就讓他來操辦。

曆修知道,關寧這是借他之手,來堵那些反對之口。

他不敢拒絕。

因為這位有推倒從來的氣魄,這是當年隆景帝都不具備的。

是啊!

他在大殿上當著那麼多人的麵都敢殺掉那些言官文臣,又有什麼可顧忌的?

“微臣領旨。”

雖未正式登基,但他們都以臣下自居,曆修再不敢言語。

“另外,你們對隆景帝的稱呼也要改變一下了,以後可稱其為僖宗。”

這話讓所有人都是一驚。

皇帝駕崩,後繼者都會為其追加廟號。

廟號的選字並不嚴格參照諡法,但是也有褒貶之意。

太祖、高祖開國立業,太宗發揚光大,世祖、聖祖、成祖重新打了次天下,世宗是守成令主的美譽。

這其實就是對皇帝的一種評價,起蓋棺定論的作用。

既然是評價那便是有好有壞。

仁、孝、睿代表仁愛孝順的賢主,中、聖則是中興之主。

惠宗治國無方,江山殘破。

這已經是極差的廟號,但還有更差的。

那就是僖宗,因為這代表的是昏庸腐朽!

關寧作為新繼者,自然有資格對隆景帝追封廟號。

隻是這廟號著實有些不好。

這就相當於殺了你,還要鞭屍。

後世對隆景帝的評價也會因此而蓋棺定論!

“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妥?”

禮部尚書懷元開口道:“人死為大,隆景帝畢竟已經死了,其兩個兒子也都那般悲慘,依臣下之見,隆景帝生前修道,不如追封道宗,也有玄虛之意。”

“人死為大?”

關寧淡問道:“這二者能相提並論嗎?還是你覺得我的評價有錯?”

“至於他的兩個兒子,那是他自己造成。”

“可這樣,確實有些……”

關寧平靜道:“難道我要對一個殺父仇人極儘褒溢嗎?”

眾人都說不出話了。

雜事太多,讓他們都忽略了一個事實。

隆景帝確實是關寧的殺父仇人。

“我是造反奪位,無論我怎麼掩蓋,都不會改變,我也敢於承認,但隆景帝昏庸的事實,同樣不能掩蓋。”

關寧又看向了懷元。

“你是禮部尚書,輔助曆大人為僖宗發喪事宜,另外可再寫一篇檄文,述儘其生平之事,包括其與蠻族勾結迫害我父親,及修道尋長生,定立年幼太子使得朝局混亂之事。”

“我要的是詳述,不多加筆墨,但也不能短缺。”

懷元身心震顫,麵色當即變得極其不自然。

他是禮部尚書,確實適合寫這篇檄文,隻是這內容,讓他不知怎麼下筆。

這是要他寫一篇罪書!

述儘隆景帝罪證!

他死得其所,關寧造反也是順應大勢!

把隆景帝的罪定死了,那關寧造反之舉也會被無限減弱,甚至能改變為正義之舉。

他不是造反,而是救國!

這位好大的心思!

“另外前太子蕭政,以及秦王蕭騰的死也要在檄文中說明。”

關寧開口道:“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本王殺的他們,這個鍋我可不背。”

後半句他們冇太聽懂,但也明白是什麼意思。

“寫好之後交由本王閱覽,這檄文要傳告全國。”

“我……寫不了。”

懷元從心底裡接受不了。

哪怕都是事實,可他依舊做不到。

“你是禮部尚書你不寫誰寫?”

“大不了我不做這個禮部尚書。”

懷元是文人,倒也有幾分骨氣。

“好。”

關寧開口道:“那你可以離開了,但暫時還不能回家。”

“來人,帶懷大人出去。”

有兵卒立即帶著他離開。

關寧也不在意,道不同不相為謀,他也不能強求。

“薛大人?你願意寫嗎?”

薛懷仁也很有意思。

“老夫的聲名已經爛透了,倒是不差這一件。”

“哈哈。”

這話說的關寧也笑了,不愧是自家人就是能辦事。

關寧對自己人向來不客氣。

“那操辦登基大典的事情也交給你辦了。”

薛懷仁開口道:“老夫已經年長,心有餘力不足,能否讓公良禹大人幫襯著?”

什麼叫人精,這纔是人精啊!

關寧忍不住感歎。

“公良禹,你跟著幫忙,好好向薛大人學習。”

“是。”

關寧又接著道:“還有一件事情比較重要,高廉段盎等人已經伏誅,其罪孽深重,應當抄家滅族,這件事情該由誰來操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