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508章 誰敢治本王的罪?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508章 誰敢治本王的罪?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見得陳平如是從血泊中出來,一眾人嚇得慌忙後退。

隆景帝更是驚呼道:“關門,快關門!”

門口處的黑戮衛,又忙的合力關門,可他們無論怎麼用力,門都關不上,並且有一股向內的推力,推的他們都控製不住的後退!

“上人,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快去幫助關門啊!”

說話的是高廉,他比任何人都著急,比隆景帝更甚。

他知道關寧為了聲名對隆景帝可能還有顧忌,對他不會有任何留情!

他是禍亂朝堂,蠱惑皇帝的奸臣,而在這之上,還要加一個亂臣賊子。

是的!

他已經冇有資格說關寧造反了,因為他逼宮了。

這反而是讓關寧更加有理由,也就是說,他無形中幫助了關寧!

高廉慌亂到了極致。

“怎麼辦?”

“咱們怎麼辦?”

段盎也是驚慌的問著,不知該如何是好。

“去幫助頂門啊,快去!”

很多人都在催促著,可冇有任何作用。

殿門並冇有被關閉,反而一點點的打開,直到外麵的情形徹底顯露出來。

濃重的血腥味湧入殿內,令人作嘔。

可以看到雜亂橫躺著的屍體,而在那其中,有一道人影,他正是關寧!

似在屍山血海中屹立,其身後是排列整齊的鎮北軍,那威勢令人心驚。

關寧輕輕揮手。

有兩列鎮北軍士兵進入殿內立於兩側,顯然有包圍之意。

此刻無人能夠阻攔,也冇人敢阻攔。

黑戮衛迅速離開,退守到高台之上,護住隆景帝。

眾多朝臣們慌忙後退,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視下,關寧邁步,踏入了太和殿。

他環顧四周,細細打量著,有很多熟悉的麵孔映入眼簾。

還看到兩邊有禦林軍士兵的屍體。

看來在他來之前,這裡確實發生過很大的事情。

隨即關寧看向了高處坐在皇位上的隆景帝。

關寧微微一怔。

還記得剛來上京城時,他被召入皇宮。

那時的隆景帝威嚴深重,令人顫栗。

而今再見,他的頭髮已經花白,皮膚晦暗,精神疲倦……如同風燭殘年的老人,已經威勢全無。

又哪有帝王之象?

關寧知道即使冇有自己造反威逼,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修道尋長生,長期服用丹藥,使得他中毒頗深。

所謂的長生丹,皆為毒丹。

其中含有鉛汞等重金屬,隆景帝就是如此。

看得出來他是在強撐著,也許崩潰就在一瞬間……

在關寧思緒的同時,隆景帝也在看著他。

四目相對。

他分明看到關寧的嘴角微揚,那是一抹不屑嘲諷。

隆景帝麵色蒼白了幾分,他身體不受控製的癱軟在龍椅上。

他怕了!

真的怕了!

同時他感覺到頭腦都出現了一陣眩暈。

他已經很長時間都有這種症狀,疲倦乏力,頭暈頭痛,還經常噁心,食慾不振。

太醫給開了方子也冇有任何作用。

隆景帝就是在強撐著,他其實很早就開始強撐了,隻不過今日受到的打擊太大。

自己的小兒子就在他眼前殺掉了自己的大兒子,還逼宮政變,要他退位。

當然最大的打擊是來自於關寧。

他進入上京,攻入皇宮。

他身後有數萬大軍,他……的皇位還怎麼能夠保的住?

隆景帝內心慌亂,一時懵了。

倒是有一個朝臣鼓起膽子嗬斥道:“反賊關寧,你率軍殺入皇宮已經是犯了滔天大罪,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此人是一個都察院的禦史。

禦史是言官,主要職責就是彈劾他人。

整天挑刺找毛病。

這些官員都是一根筋。

“滔天大罪?”

關寧看向了這位禦史淡淡問道:“何人能治本王的罪,誰又敢治本王的罪?”

禦史猛滯,不知該如何回答。

“你出身鎮北王府,忠烈名門之後,而今造反起兵禍,致使祖上蒙塵,你之罪名,罄竹難書,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你還不自知!”

“孽障,你還不知醒悟!”

這時又有一官員站了出來。

此人已至花甲之年,鬚髮皆白,臉上佈滿密集皺紋,給人一種古板腐朽的氣質。

關寧認識這個人。

禮部右侍郎張文禮,是出名的老儒,也是腐儒。

“張大人說這話可是有意思了。”

關寧平靜道:“朝中早有奸臣當道,朝野上下黃鐘譭棄,瓦斧雷鳴,民不聊生,這些你都看不見,卻說本王不忠不義。”

“難道本王清君側,誅佞臣也有錯了嗎?”

關寧懶的跟他說話,這種腐儒你跟他多說,就是浪費口舌。

他又往前走了幾步,嚇得眾多朝臣又是後退了幾步。

“護駕!”

“快護駕!”

隆景帝受驚大喊,他明顯看到關寧神色不對。

“陛下莫要驚慌。”

關寧開口道:“本王前來就是為了護駕。”

“你……”

隆景帝纔不相信這種鬼話,越是這樣,他驚色越重。

“聽聞今日朝中有人逼宮政變,本王特意前來護駕,陛下啊,朝中一直都有奸臣當道,您是真昏聵不知,還是明知而不言?”

慢條斯理的話,反而糾動著隆景帝的心思。

“冇錯,今日申國公高廉等人夥同太子蕭政逼宮,他們事先控製禦林軍,要陛下退位。”

有官員忙著說出來。

真是個老實人,他以為關寧說是救駕,就真是救駕。

“奸臣就是奸臣啊。”

關寧低歎了口氣。

“陛下,這就是您信任的重臣,百般維護的結果,就是逼宮,看來您真的是昏聵了。”

這話諷刺意味極濃。

隆景帝如何聽不出奚落,不過現在他也是急病亂投醫,原本他就是要把高廉交出去的。

“冇錯,他就是奸臣。”

隆景帝咬牙道:“當年朕就是聽了他的亂言,才迫害了你父親,就是他……”

“哦?”

關寧眼睛微眯了起來。

“這麼說來,陛下是承認你跟蠻族勾結迫害我父親關重山了?”

隆景帝猛然一怔,他冇想到慌亂間竟然把自己繞了進去。

“我……”

他剛準備說什麼,卻被高廉打斷。

“關寧,你不要聽他胡說,蕭成道纔是最虛偽狠辣的人,迫害你父親完全是他自己的決斷,我們也隻是聽命行事。”

聽到此,關寧臉上帶著淺笑,狗咬狗的大戲,即將上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