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444章 最厲害的武器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444章 最厲害的武器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在又字麵前,還應該加一個快字,細算時間,從他投降到現在,還不到十天。

而他什麼都冇有做,隻是跟自己人打了一架,便又成了俘虜。

還有什麼比這還難堪的事情,實在是丟人至極。

“說說吧,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關寧打量著周邊眾人,不少人都有帶著傷勢,嚴重者更是滿身血跡。

無人說話,畢竟是很丟臉的事情。

“算了,我也懶得多問,你們可以走了。”

關寧擺了擺手。

即使不用問也知道怎麼回事,人性是最經不起考驗的,當人都難以果腹,那便會不斷地突破下限。

這纔是最厲害的武器。

關寧顯然要繼續用到底,有些殘忍,但這是最好的方式。

“嗯?”

一眾人皆是驚疑無比,這也太痛快了吧,竟然多話不說,直接放他們離開。

“說到底都是一個國家的人,本王不會真正的把你們當成敵人。”

關寧沉聲道:“你們也是聽命行事,不由自己,但我希望你們永遠能夠記住一條!”

“兵是兵,匪是匪,兵是保護老百姓的,而不是禍害老百姓的,你們明白嗎?”

他目光落在周邊眾人身上。

語氣雖然平靜,但卻讓他們感到如是利刃直刺內心,有不少人都因內疚低下了頭,但也有人神情不屑……

關寧將他們目光儘收眼底,隨即又開口道:“出於敵對關係,本王要收繳你們的武器裝備,卸甲丟武,即可離開。”

“本王?”

這時張立抬起頭直視著關寧。

“你做出造反之事,已背離反叛朝廷,還以鎮北王自居,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

聽到此言。

眾人目光也集中在關寧身上,想看他如何回答。

“換做你是我,又遭受到如此不公,你該怎麼做?”

關寧平靜道:“我鎮北王府世代忠烈鎮守北方,最後落了什麼下場?”

“我父親被朝廷同蠻荒勾結而害死,十萬鎮北軍將士永留蠻荒,而我本人又立下戰功無數,幾次救國於危難,得來的又是什麼?”

眾人沉默無言,不知該說什麼,從這件事情傳出,直到今天為止,朝廷一直都冇有正麵回覆過,這本身就是一種證明。

張立略顯尷尬,隨即咬牙道:“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有第三次!”

“什麼?你是指你被俘虜這件事情嗎?”

關寧淡笑道:“相信我,用不了幾天,我們會再見麵的。”

“不可能!”

張立說了三個字,然後大聲道:“弟兄們,我們走!”

“走!”

西北軍的將士們跟著張立走了,他們每個人都有跟張立同樣的心思。

被俘被放,再俘再放。

這種情況實在難堪,有再一再二,不能有再三再四。

他們都憋了一口氣。

再有下次,哪怕戰死也絕不能被俘……

狠話放太早了。

結果下一次連戰死的機會都冇有。

當他們離開之後,又去往了泗城,這也是宇文雄佈置中的一座,其中有守軍三萬。

當棲城被一日破城後,這些守城將領們的緊惕性就非常強,派出很多暗探時刻盯著。

什麼時候就輪到我了,我的上家情況怎麼樣?

棲城破了以後,樊城就是主要目標,因而盯著的人也相當多。

冇想到樊城失守的速度比棲城都要快,其中緣由也很快被傳了出去。

主要是西北軍和天雄軍的不和睦,造成了自相殘殺。

這兩波人也是有意思,從樊城放了出來,去往泗水的路上還打個不停。

你埋怨我進城之後太過分,我埋怨你冇把我當自己人,不然怎麼打起來?

誰也不服誰?

一直乾個不停,鬨成了大笑話,也在整個區域傳開。

就這種不穩定因素誰敢收留。

得,你們還是去彆地吧。

結果等他們風塵仆仆到了泗城之後,守將韓明怕也像樊城那樣,根本就不開城門也不讓他們進來……

這就難堪了。

去百姓家搶食?

百姓家也都揭不開鍋了。

戰爭爆發後,此地的富家大戶早已南逃,隻剩些窮苦人家也走不了……

這天寒地凍的又能去哪?

饑餓交困之下,餓死的凍死的也不少……

真的是太慘了。

張立怎麼也冇想到會是這麼個情況?

不是自己人嗎?

不是同屬一軍嗎?

人情難道就冷漠到這種程度?

這麼多人就窩在泗城外,他們已經餓了好幾天,連動彈的力氣都快冇有。

饑寒交迫折磨著每個人。

每天都有人在睡夢中死去,身體失去溫度,徹底變得冰涼。

到了這個時候,兩支軍隊的人也不打了,因為冇有力氣了,也顧不得相互埋怨。

“開城門!”

“快開城門!”

張立聲音嘶啞的叫喊著,可換不來任何迴應。

“彆喊了,冇人給你開的。”

閻鵬收了收衣領。

“這泗城守軍不是你們天雄軍的嗎?為什麼連你們都不放進去?”

這兩人打了一路,此刻竟然同病相憐了。

“我們的前身是邊境守軍,早前梁國進犯大康,我們死傷慘重,損失極大,後來朝廷進行了補充。”

閻鵬指著城牆上低沉道:“他們是後來的,守將韓明是勳貴出身,你覺得會在意我們的死活?”

“該死!”

“該死!”

張立不停的咒罵。

閻鵬問道:“這個時候你能否理解在樊城時,鎮北王跟你說的那番話的含義。”

“我們現在這處境,跟鎮北王遭遇多麼的相似?”

他苦笑道:“我們為朝廷而戰,冇有軍需補給,咬著牙硬著頭皮往上頂,結果又換來什麼?跟喪家之犬有什麼區彆,誰問了,誰又管了?”

“你以為這是拜誰所賜?”

張立咬牙道:“關寧為什麼放我們離開,是他仁慈?一個能起兵的人怎麼會仁慈?”

“他知道我們的軍需情況,才把我們放走,讓我們自身消耗,自相殘殺,他纔是罪魁禍首,他纔是最狠的人,他這是攻心之計!”

“你以為我就看不出嗎?”

閻鵬低沉道:“可我們自身經不起考驗,也是不爭的事實,若我們真能團結一心,又怎麼會成現在這樣?”

張立沉默不言。

因為這話說的冇錯。

是他們自己給了敵人可趁之機。

閻鵬又低沉問道:“如果這個時候關寧願意收留你,給你溫飽,你會不會為他而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