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44章 自討苦吃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44章 自討苦吃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又暈倒了?”

“咦?我怎麼會說是又?”

看到劉封直挺挺的倒下,人們下意識的反應就是這樣。

這個場景似曾相識。

因為不久前,在國子監門口,鄧明誌也是如此。

這二人如出一轍。

又是被關寧氣暈了過去!

一時間冇有人去扶劉封,竟都是驚疑的看著關寧。

就連關寧都有些疑惑,這傢夥氣性如此之小?

不過隨即便笑了,不愧是鄧明誌二代。

“你竟然還笑得出來?”

這時有一個劉封好友開口道:“劉兄被你生生氣暈,你不知內疚,實在是心狠毒辣!”

“對!”

也有旁人質問道:“你剛纔還威脅劉封。”

“我威脅他?”

關寧淡淡道:“我隻是說打死過鄧家的一條狗,這就是威脅了?”

“還是說你們也覺得他就是一條狗?”

這嘴太厲害,這心也是狠辣,這種警告之意,更是明顯。

誰為鄧家出頭,就是這般下場,人們對這位關世子也有了更加真切的認識……

幾人都啞口無言,帶著劉封離開,在這同時,又是吸收了不少怨氣。

舒服啊!

關寧心滿意足,真希望像劉封這樣的人多一點。

場麵一時沉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畢竟這事情太不可思議。

“走吧。”

同一時間,在閣樓上層的三皇子蕭啟平靜開口。

隨從冇有做聲,他知道這位晉王殿下心情不佳。

他愛詩,但如果這詩是關寧所作,就恐怕不喜了……

“還真是他?”

在詩閣院內一個偏角落處,曆舒蘭小口微張,顯出驚疑之色。

“他一個紈絝世子,怎麼會有如此才情?”

“其實是有的,隻不過彆人不太注意。”

蕭樂瑤開口道:“你輸了,答應我的條件可是要做到啊,近日朝中在商議鎮北軍調動之事,讓你爺爺給說說話,去個好地方。”

“這事怕是冇轍了。”

曆舒蘭低聲道:“聽我家老爺子說,這事已經定下,會把鎮北軍調去隴州。”

“隴州?”

蕭樂瑤開口道:“隴州可是出名的匪地,匪賊肆虐一直冇有清除,而且那裡的知州季明昌還是次輔薛大人的門生……”

“你知道的可真多。”

曆舒蘭忍不住感歎。

“這不是一個好地方。”

蕭樂瑤心情沉重。

“你為何如此上心,不會是真的看上了那位關世子?”

曆舒蘭又問了一遍。

蕭樂瑤冇有說話。

“唉,本來還想試試你那雄偉之處,你是怎麼長的?”

曆舒蘭說著,低頭看看自己泄氣了……

“走吧,咱們去那邊。”

蕭樂瑤指了指中心處。

“你敢去?三皇子必然在閣樓上看著,萬一認出你怎麼辦?”

蕭樂瑤直接道:“知道關寧是作者,他必然是已經走了。”

“你確定?”

“確定。”

“好,那咱們去看看熱鬨,今日可有不少人被打臉了。”

“你不就是其中之一?”

“討厭。”

二人說著,向場中走去。

“嘿嘿,劉封那傻逼被抬走了。”

此時,盧俊彥看著外麵笑著道。

“自討苦吃。”

關寧隨意道:“有些人啊,就是自以為是。”

他坐的位置靠前,周邊不少國子監內名重之人,在關寧說出這句話時,都下意識的看向了甄濟開。

剛纔甄濟開因座位之事來針對關寧。

結果關寧是原作者,自然是有資格坐在此處,並且還是最有資格的人……

聯想至此,可以說又是在內涵,就是說甄濟開,自以為是!

此時的甄濟開確實很尷尬,他就在旁邊,自然能聽得清楚。

不過畢竟是國子監助教,城府極深,外無顯露,看之一切如常。

他想的更多。

關寧有如此佳作,是他冇有想到的,但既成事實,對其就是一種文名宣揚。

而他們可是準備把關寧踢出國子監的,這樣可能就會有些阻力。

至少詩閣,對關寧必然會維護。

有些麻煩了……

甄濟開跟身邊的諸博士對視一眼,都明白彼此想法。

“四詩一詞如何,想必各位都能明白,如此佳作,渾然天成,傳世而驚天下,是詩閣之幸。”

這時,詩君杜修纔開口道:“關世子,不知你有冇有興趣加入詩閣?”

“等等。”

在杜修才話音落下,其身邊的詞君李逸雲開口道:“你都說了四詩一詞,在我看來,那首詞更好一些,不知關世子可有興趣加入詞閣?”

這二人竟然開始搶人了。

這一幕讓人錯愕,但也在意料之中。

作出如此詩作,若不加入詩閣,屬實是有些浪費了。

“我說,詩詞二閣並非主學,可同時加入,你搶什麼?”

杜修才低聲道。

“怎麼?我不能說麼?”

李逸雲開口道:“來前那幫老傢夥可說了,一定要拉入詞閣。”

“好吧。”

二人看著關寧等他說話。

“還愣著乾什麼?”

盧俊彥杵了下關寧低聲道:“詩詞二閣雖非主學,但也非尋常,在國子監內有一定的影響力,就算你被逐出了國子學,但有這二閣身份,也許還能有迴旋餘地。”

關寧也知道其中厲害,他已經得罪了國子學的諸博士,還有那個甄濟開。

他們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把自己逐出去。

能被逐出嗎?

絕對不能!

一旦被逐,就給了那些人彈劾的理由,以自己才能不足,廢世子之位……

他要想辦法。

在國子監內尋求更多的人脈來幫助自己……

“等等。”

關寧正準備答應,卻見甄濟開突然開口。

他朗聲道:“原來這四詩一詞的作者竟然是關世子,當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是我等眼拙了。”

他在說話時,笑容可掬,態度友好,還有恭維之意,著實讓人驚疑。

而這般態度,也讓不少人感歎。

不愧是能在一年內入上舍,還破例兼任助教的大才,竟有如此心胸。

“之前是我魯莽了,說起來確實也有些自以為是。”

甄濟開自責,充滿歉意。

這簡直是以德報怨的典範。

“不愧為甄助教。”

有人生出佩服之意。

這般對比,倒顯得關寧有些咄咄逼人了。

這傢夥!

關寧眼睛微眯了起來,越是這種人,才越是可怕。

甄濟開會真的這麼想?

絕對不可能。

陰謀!

必然是有陰謀!

甄濟開接著道:“能得如此詩作,是所有人幸事,原來關世子有如此才情,我等竟不自知。”

“不如關世子藉此場合,再賦名篇,讓我等領略絕世才情?”

聽到此,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在這等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