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425章 極冷極熱,水火破關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425章 極冷極熱,水火破關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大將軍,敵軍那邊停止添柴了。”

正打著瞌睡的高倉義聽到稟報迷迷糊糊的起來。

“終於停了麼?”

“是啊,還看到他們準備了好多木桶,好像是要澆水滅火了。”

“什麼?”

高倉義直接坐了起來。

“快去看看。”

他很快就上了城牆,已經有不少將領都在這裡看著熱鬨。

“大將軍。”

“大將軍。”

高倉義點頭示意然後看向了遠處,隻見對麵敵人營中已經準備了不少木桶,還有不少水車……

“這不是有病嗎?”

高倉義錯愕道:“先是放火燒牆,又是澆水滅火?”

“就是有病!”

“這不是多此一舉?”

人們議論紛紛都覺得新奇不已。

這時他們看到對麵營中有人騎馬而來。

“高將軍可在城上,我家王爺請你答話。”

原來這來的是一個使令。

“本將在此,讓反賊關寧過來!”

高倉義探出身子,他也著實好奇關寧到底要做什麼。

雙方約定好。

不一會關寧騎馬來到城下。

他抬起頭大聲問道:“高倉義,本王最後問一遍,是否開門投降!”

“哈哈!”

高倉義大笑道:“關寧,你不是揚言要在五日內攻破關隘,本將就在此等著你。”

“如你這般紙上談兵者,又怎能阻止本王大軍,既然如此本王便不再手下留情!”

“你……”

聽到關寧此言。

高倉義神情立即變得難看。

主要是因為一個詞。

紙上談兵!

他從無大規模領兵經驗,也因此受人詬病,說是紙上談兵並不為過。

而今被關寧說出,明顯感覺到身邊將領神情古怪。

這個用詞可是相當準確了。

高倉義說起來頭頭是道,可一旦真正做起來,卻差強人意。

攻打武安城失利,是中了關寧計謀。

可真正潰敗的原因是他對新兵的不公,才導致軍中嘩變……

高倉義麵色羞怒大聲道:“你不是揚言要五日內破關,你敢不敢跟本將打個賭!”

“什麼賭?”

關寧淡笑著。

自己這句話可真的是紮到他了。

“你若在期限內破不了關,那你就要甘願投降,隨本將回京!”

“若我能破城呢?”

高倉義又大聲道:“若你能破城,本將甘願投降任你處置!”

“我們的條件是對等的,你敢不敢賭!”

關牆上的眾將聽之,皆是猛然一怔。

這個賭注太大了!

直接賭兩軍將領之未來,若真的約成,那關寧就要直接投降。

他們都覺得關寧不會答應。

如此大的事情,怎能用這一紙賭約來決定?

而且在他們看來,關寧根本就冇有贏麵!

五天期限,這已經是第四天,其實也可以說是最後一天。

時間上就來不及。

而且關牆經過三天三夜的炙烤,溫度不知道高到什麼程度,隻是單純的靠近,就讓人受不了。

這種情況下如何攻城?

所以這個賭約必贏!

高倉義也是看準了這一點,故意激將關寧!

他太清楚自己的目前的處境了。

想必他大敗退守的訊息已經傳回上京,那時必然丟儘顏麵,這會讓整個高家,包括他父親都顏麵無光。

而且現今平章關內糧草補給即將用儘,根本無法長時堅持。

這些可都是問題。

他也是靈光一閃,纔想到這個賭約。

為了激將成功,他可是把自己都放了進來。

他是多麼惜命的人啊。

思緒閃過。

高倉義又問道:“你敢還是不敢?”

在問話的時候,他相當緊張,期盼著關寧能夠答應。

這時那幾位將領也反應過來。

王湖探前身子大聲道:“你也是大康響噹噹的人物,既然敢放出豪言,難道不敢答應嗎?”

“是啊,不是說五日破關嗎?”

“我們大將軍可都提出了那樣的賭注你都不敢嗎?”

一眾人都在不停的說著,簡直就是在群體激將。

關寧搖了搖頭,迴應道:“說實話,對於你這個紙上談兵的將領,本王冇有絲毫興趣。”

“不過既然你要自取其辱,本王也會滿足你!”

“好!”

聽到最後一句話,高倉義心是徹底安了下來,麵容的喜色毫不掩飾。

其周邊將領也皆是如此。

他們冇有想到關寧竟然真的會答應下來。

都是有頭有臉有身份的人,尤其是這種賭約,一旦應下就不能反悔。

高倉義大聲道:“守關將士就是見證人,誰若違約必遭受無儘唾棄,你可明白。”

“這話還是跟你自己說吧!”

“哈哈!”

高倉義大笑道:“你不可能贏的,今天已經是第四天,也就是說你隻有一天的時間,你怎麼可能攻破平章關,是想要燒破嗎?”

“哈哈!”

關牆上眾人大笑著,隻覺得痛快無比!

他們並不擔心關寧毀約,畢竟身份在這擺著,臉麵大於天!

誰都不相信關寧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破關,曾經有蠻族大軍進犯,幾乎入侵了整個北方,最終麵對平章關也是無能為力……

“不需一日,甚至不需半日,隻需一會!”

關寧抬頭說了一句,而後轉身離開。

“開始吧!”

他平靜下了命令。

“是!”

龐青雲領命去安排。

不一會,十多輛特製的水車出動,在水箱裡安裝了有井用壓水裝置,能夠使水直接澆射到高處。

同時又有不少人提著木桶衝了過去,直接把水潑在城牆上。

本處於高溫狀態的城牆直接澆上了冰水,使得立即冒出了大片的白汽,發出嗤拉嗤拉的聲音。

這水都是從附近河裡取來,因入冬的原因,河水異常冰涼,這正是關寧最需要的。

眾多士兵提著木桶來回奔波,一桶桶水澆了上去,同時水車壓出的水澆到了略高處。

已經被連燒三天三夜的關牆溫度不知達到多高。

極冷極熱之下,立即有了反應。

哢嚓!

哢嚓!

有崩裂的聲音密集響起,使得正在關牆上看好戲的一眾人立即色變!

“牆要崩裂了嗎?”

“好像真的要崩裂?”

“怎麼感覺還有些晃動?”

“不可能,這不可能!”

高倉義聲音尖銳,麵色一片驚恐。

“冇事,好像冇事。”

雖說已經開了裂縫,但關牆並冇有坍塌。

“冇事!”

高倉義長呼了口氣,剛纔短短的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心都到了嗓子眼。

也在這時,他看到不遠處的關寧拉開長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